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欢迎将军不光临

第三章

他瞥了她一眼,改口道:「你我条件交换,本将军就放过那个背主私贩粮米的大胆奴仆。」

「什、什么条件?你、你要交换什么?」她倏然警觉,圆脸上满是愤慨不平地瞪着他。「而且什么『背主私贩粮食』?说穿了我们不过也就是以物易物,你犯得着给人家大娘安上这么大罪名吗?」

「粮车上所有粮食鱼米皆属燕国公府和将军府所有物,擅自贪墨舞弊者以贪污罪论处,」他冷冷地道,「将军府一概以军法治府辖民。你说,那奴仆罪名大不大?」

玉米心猛一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若认真要追究起来,你也是个收受臓物之罪。」他淡淡地补了句。

「我就知道……」她抖着惨白的唇儿,喃喃。

就知道他哪有那么好说话的?

平常有事没事都爱找她麻烦了,更何况今天还是她亲手将把柄交到他手中的,剎那间玉米好想痛哭流涕,更想狠抽自己这双手——叫你手贱!叫你乱炫耀!不显摆你会死啊啊啊?!

燕青郎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夹着鱼肉进食,对于她的纠结懊悔沮丧苦脸彷佛视而不见。

不多久——

「那个……」但见某个缩头缩脑的小女人终于鼓起勇气蹭到了他桌边,圆圆脸上僵硬地堆满了讨好笑容,小小声道:「要交换什么条件,大将军您才不追究我和大娘?」

「我要……」燕青郎好整以暇将沙锅里的菜肴和米饭一扫而空,这才搁筷,抬眼凝视着她。「你。」

「还好还好,吓死人了,还以为要我倾家荡产……」她呆呆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小脸轰地涨红了。「你——你——说——我?!」

「我要你——」他缓缓开口。

她险些一口恶血喷出来。「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你!好你个人面兽心的淫——」

「进将军府庖食一个月。」

「……」贼字以下的一大篇痛骂句子霎时全卡在玉米的喉咙里。

「你刚刚要说本将军是什么?」他浓眉微挑问道。

「呃,没、没、没什么呀!」她心底止不住阵阵发虚,赶紧堆笑道:「野店风大,窗子钉不牢,老哗啦啦的乱响,很容易教人听错耳的……大将军方才是说要小女进贵府做一个月的饭以示赔罪?哎呀!那有什么问题,小女明日一早立马收拾包袱前往贵府报到,您连车都不用派,哈哈,哈哈。」

燕青郎似笑非笑。

她被他盯得腿肚子都打颤了,讪讪道:「大将军还有什么指示?」

「明日卯时初,迟者十军棍。」他高大虎躯起身,抛下一锭银子,负手扬长而去。

留下玉米神色复杂地盯着桌上那锭足足可抵得过她一整月收入的银元宝,心下既是暗喜,却又忍不住恨得有些牙痒痒的。

为什么明明是她自己自作孽,偏偏又有种中计掉坑的心情咧?

当天晚上——

「姊姊,我能跟你进将军府去打打下手吗?」

「说啥呢?」正在专心打包的玉米猛地抬起头,凶霸霸地怒视弟弟。「店关门一个月,客人还不以为咱倒闭落跑了?自然是我进将军府做牛做马,你留在店里流血流汗,一定要稳住姊姊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听到没?」

「我、我一个人不行的。」玉粮弱弱地抗议。

那些食客个个如狼似虎……

「啐,是个男人就别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行』!」她一脸恨铁不成钢,小手重重拍上他的肩头。「我玉米带出来的弟弟,杀猪宰羊煎煮炒炸当不在话下,平常你只是没有机会表现,现在正是你身为玉家男儿勇于负起责任、展现自我的好时机,姊姊对你有信心!」

「我……」

「就这么决定了。」她挥了挥手,继续盘点着青色大包袱里还缺少的东西。

菜刀,带了。五味瓶瓶罐罐,带了。玉氏菜谱秘籍,带了……喔,对,还有她的万用无敌瓜果刨。

见姊姊乒乒乓乓的上窜下跳,一忽儿抱这个,一忽儿拿那个,玉粮眨眨忧郁的眼神,默默认分到角落揉面团去。

呜呜呜……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还黑蒙蒙的未亮,玉米就扛着一个庞大到几乎快爆肚的大包袱,在冷风吹拂中,和弟弟「生离死别」。

「呜呜呜……」

「小粮,你别哭了,都哭一整晚,你哭不累我都听累了。」她叹了一口气,止不住地心酸酸,拍拍弟弟抽抽噎噎的肩头。「也不过就是一个月,等一个月后姊姊就回来了,而且姊姊身在曹营心在汉,我会一直惦记牵挂着你的。」

「呜呜呜……」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要自己一个人面对那些跟蝗虫过境似的饥饿大汉子啊……

玉米头疼地看着弟弟,一时间不禁有些犹豫踌躇。

不远处天际线那端突然涌现漫天滚滚风沙,伴随着轰隆隆的奔雷声而来,在晦暗迷蒙的清晨时分显得分外令人心惊胆颤。

「沙暴来啦!快收衣服……不对,是躲回屋里啊!」她见状不对,赶紧嚷嚷。

「欸、欸……」慌得玉粮抱头就要窜回店里,忽又觉不对。「姊,好像不是沙暴,我听着是马蹄声。」

「唉,我说你哭胡涂了不是?马蹄哪那么大动静跟炸雷似的……」说到这里,她也察觉出了异样来,忙眯眼眺望,丰润的小嘴瞬间张大了。「耶?」

来的果然是马,严格来说是「一匹」神骏非凡的高头大马,正大材小用地拉着一辆沉稳朴拙却看起来坚固无比的桐木马车,赶车的车夫是个黝黑悍勇的大汉,双目炯炯有神,仅仅只是一人一马,却挟带着沙场上刀光剑影淬链出的威煞和千军万马、雷霆之势!

沙场,千军万马……为啥这几个浮现她脑中的词儿都不太妙?

该不会是——

车夫轻轻一扯马缰套绳,也不见有其他动作,转瞬间,狂猛疾驰近来的马车稳稳停在她跟前,玉米还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自己和一个大大的马头大眼瞪小眼……幻觉是吧?她怎觉得马儿乌黑的大眼睛还特意朝自己暧昧地眨了两下?

「呃……」这是演咋?

「小人何勇,奉大将军之命前来押……咳,接玉老板进府。」何勇抱拳朗声

玉米一张圆脸瞬间黑了。

「还真是多谢大将军了。」当她没听到那个「押」字吗?

「请。」何勇对于她脸上明显的不悦恍若无睹,脸不红气不喘眉不挑,全然是燕家军治下严谨不苟好青年的作派。

她嘴里念念叨叨,临上马车前还不忘再甩了个杀气腾腾的大白眼过去,吓是没吓到何勇,反而吓到了自家弟弟。

「姊姊……进了将军府……千万谨言慎行……」玉粮双手紧紧攀在车沿边,眼巴巴地望着她,只差没「无语凝噎,相对泪两行」了。「要记得弟弟啊!」

「小粮,店里就交代给你了。」玉米豪气万千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哭什么?没事儿,等姊姊去摆平将军府的灶头就回来啦!」

「呜呜呜……」

何勇默默在一旁,内心极度无言。

一个是过度敏感伤春悲秋,一个是缺心少肺迟钝大条,这对姊弟还真是「东疆一絶」。

不过想起临出门前,将军破天荒亲口吩咐的那副脆异离奇场景……

素来深沉肃穆的燕大将军浓眉动也不动,漆黑如墨的双眸不见平时的锋利,反倒有种罕见的兴奋……或者说是恶趣味,还是期待呢?

总之,何勇莫名背脊发毛。

他突然对那个坐在车厢里犹不知「前途无亮」的乐观小姑子,生起一股由衷的同情怜悯之心。

可怜的小姑子,是怎么得罪他们家英明神武的大将军的?

卯初时分,天光乍现,那辆风尘仆仆的马车终于驶进了镇东将军府内。

还来不及参观一下传说中占地辽阔,固若金汤,威武如山的将军府邸,玉米一下马车就被赶到将军专属的小厨房报到。

说是小厨房,其实一点也不小,只是有别于煮给将军府里奇外外护卫丫鬟家丁老妈子拉拉杂杂两、三百人的大厨房,此乃应护孙心切的燕国公府太夫人强烈要求下,专门辟出来做饭菜点心给燕青郎一人所用的蔚房。

但太夫人不知道的是,自家这个嫡亲命根子大孙儿,几乎吃住都在军中大营,这间小厨房大半时间都拿来养养鱼、了了风。

只是今日一大清早,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小厨房里,角落桌子前已经稳稳坐着好整以暇呷茶的燕青郎。

「你迟了。」他放下茶杯,面色无波地指出。

明明大将军还是威严如昔、沉着如昔,为何恭立在门口复命的何勇瞄见了大将军嘴角有那么一丝可疑上勾的微笑呢?

何勇面上还来不及反应,鋭利如电的眸光已然扫来,慌得他哆嗦了一下,忙行了个军礼后拔腿就溜。

将军饶命啊,属下刚刚什么都没瞧见,统统都是眼花、眼花……

「哪有迟?」玉米扛着沉甸甸的大包袱,脸色又青又白,一路被马车颠得头昏眼花、腹中翻涌,没当场吐给他看就很客气了,闻言不禁又翻了个白眼。「刚刚我还特意问了何大哥来着,我们是卯时初进的将军府,一分也不差。」

回马房的何勇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心虚地摸了摸后颈。

「何大哥?」燕青郎黑眸一眯。

玉米被他突如其来迸发的寒气压迫得呼吸一窒,不由吞了口口水,「欸?」

「你们很熟?」他明明是不疾不徐地说了四个字,甚至连声音都没扬高,她却觉得心肝儿颤抖了两下,本能往后缩了缩。

「……没,误、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来着,哈哈。」她干笑连连。

「以后像这样的误会,不准再发生。」他淡淡地道。

关你屁事啊?不过像这种话,她也只敢在脑袋瓜里转转。

「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咕哝,「将军最大嘛!」

燕青郎英挺沉肃的脸庞微微抽了一下,略一定神,修长大手随即轻敲了敲桌面。「做吧。」

「做啥?」她愕然抬头,一脸茫然地问。

「早饭。」

「……」她咬了咬牙关,不无愤慨地道:「将军,你大清早军营也不去,就是在这里等我做早饭给你吃?」

「嗯。」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玉米险些一口闭气过去,气急败坏道:「你你你……就有这么急吗?我才刚刚进将军府,连房也没进行李也没放,让我歇口气儿喝口水会死吗会死吗?」

「你这是不满?!」他浓眉微挑看着她。

「废话!换做是你,你会高兴吗?」她那张圆脸上横眉竖目的。

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她心窝堵着的那口气总算稍觉好过了些,面色一松,正要表示她一路上「披星戴月吹风喝沙」赶路而来有多不容易,就听他慢腾腾地开口。

「早饭就做点小米粥,蒸些包子,」他顿了顿,又道:「我不吃韭菜馅的,其余的你看着办。」

娘的!你燕大将军到底是对早饭有多坚持啊啊啊?!

饱受晕车之苦又被三言两语撩拨到火气蹭蹭上窜的玉米,差点一家伙把手上包袱往燕青郎脸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