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尾声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望着他,睁大的滚圆明亮眸子里有欢喜的泪光,也有激动的忧心忡忡。「皇上会龙颜大怒,文武百官都会鄙视你,还有天下所有文人学子他们都会-」「我辞官了。」她脑子有一刹的翻白。「你你什么?」「出发前,我辞官了。」他笑得好雅韵天成,赏心悦目,就像刚刚说的是「我吃饱了」。「辞去宰相一职,哦,还有文氏宗长职位,所以现在身无俗事一身轻,以后你和宝宝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觉得连样可好?」「好」她先是快乐地愣愣点头,随即倒抽了一口凉气。「好什么呀!你、你就连样辞官了?你不觉得可惜吗?不会后悔吗?」「厄,接了我辞官折子的那个比较后悔。」他沉吟了一下,露出一个看起来纯良无害,可却让她本能打了个寒颤的笑容。

「所以你是真的?真的甘心愿意而且不后悔?」她忍不住再次求证,像是唯恐连一切都是出自自己的幻想奢望。

「有你和宝宝,我何等幸福,又怎会后悔?」他温柔地轻轻抚者她圆润的小脸,素来明亮澄澈的眸光此刻要是流华溢彩,说不尽的心满意足。

「那我也不会后悔,」她吸吸鼻子,立时也笑弯了眼儿,小脸更如春花灿烂绽放了开来,美若娇花滟滟。「连辈子都缠定你了。」「欢迎来缠。」他浅笑着,又低下头恋恋地吻住了她。

一辈子,痴缠到底一个半月后,石城怡红院众人欢天喜地大放鞭炮,因为他们亲爱的春老板在心爱失婿的亲手接生下,诞下了一双龙凤胎,这下子嫁妆聘金统统都捞着了。

两个半月后,石城怡红院众人又迎来一个自创业以来的惊人天大喜事,那便是圣旨到!

千里迢迢被派来宣旨的是清皇身边的大总管公公,在终于见到文无瑕的当儿,忍不住老泪纵横,跟随行而来的谭伯一模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两兄弟。

「文相接旨,」总管公公生怕他不接,老泪都顾不得抹,急急忙忙宣旨,拉拉杂杂长长一篇圣旨,最后归纳出一下几个重点一是,皇上闻悉文相与其妻因落水结缘,姻缘又几经波折一事,深感叹息不已。

二是,皇上风闻文夫人虽出身风尘却洁身自好,热心乡里,乃当世一奇女子也。

三是,皇上鉴定后决定特封文夫人夏迎春为一品诰命夫人,赏奇珍异宝无数。

四是,皇上认为文相为情义而舍名利,足可为天下文人之典范,故赐官复原职。

就在夏迎春听得又惊又喜的当儿,总管公公把文无瑕拉到一旁,塞给他一卷皇上的私旨。

文无瑕缓缓展开,上头手迹龙飞凤舞的写着:

好你个文爱卿-居然弃朕于水火不顾,限你半个月内回京重掌相印,否则朕就下旨召你家娘子和两个小娃儿进京「长住」范雷霆和喜鹊他们家,君无戏言「唉,果然。」他有些莫可奈何的笑容中,隐约闪现了一狡狯狰。「公公,请代文某回复圣上,臣领旨了。」就在文无瑕微笑的这一刻,在遥远的漠北狄亲王府里,有个男人在收到「皇城最新线报」后,扬起了浓眉,有些不爽。

「本王都扣住一干护卫不给正确消息了,还以为能多看会儿那酸书生的好戏,没想到一下子便鼓收锣歇,责!真没劲当初他为了捉拿逃妾,微服到芜州,途中偶至石城某家青楼歇腿,正想好好听个曲儿、喝杯汾酒,顺道消一消被某个笨女人惹出的满肚子怒火加欲火,没想到无意间竟撞见了呗那青搂小老鸨救下的文无瑕。

堂堂万年王朝的宰相居然失去记忆,落难混迹怡红院,还跟个泼辣小老鸨谈情说爱,连下可乐了他,当下「很好心」的布置了一番,一力隐瞒下文无瑕落水失踪一事,好让他能「安心」远离政事,软卧温柔乡,尝一尝人间风月之事。

其实压根是狄亲王自己心情不爽,找借口恶整这个成天礼义廉耻、满口知乎者也的酸书生!

后来,终于让他逮着了逃妾,在吾心大悦之下,顺手把几个知道内情的护卫和小官给弄走,免得打扰了文相爷后续的好事。

他甚至还「热心」到,事后安排王府侍卫装成是过路商客,到那小老鸨面前吹风说当朝文相落水失踪,三个月后又神奇回返皇城的「官秘轶闻」,并且还把文相的容貌体态形象描进得清清楚楚、活灵活现,借以刺激小老鸨上京城控告酸书生吃完不认账,他好看看热闹,偷着乐。

没想到这场精采好戏还看不了几个月,这小两口折腾不多时便自行直奔大团圆去了。

早知如此,当时真是很应该让酸书生上演一出「父子相见不相识,常使文相泪满襟」的狗血戏码才是啊「唉,没意思,害本王看得真不过瘾。」狄亲王侧首看着那只在他臂上东挪西跳、被扣留了好几个月的无辜玄隼,突然笑得很邪恶,「小隼啊小隼,你说说,下回本王该换找谁的乐子好呢?」颠鸾倒凤第十二式两口相许情相依,合体自欢快,终成喜字儿。

某天某夜,文相府某个房间中,在某夫妻热烈缠绵滚滚乐过后「文相爷,你说,你到底爱不爱我?」「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卿绝。」「你个混蛋,就是欺负我读书不多,满口哼啊哈啊的老娘听得懂吗?」「娘子,我爱你」。。。。。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