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第十八章

「狄亲王说得对,我就是一个满身书生意气,不知变通,墨守成规又冥顽不灵,还傲气得可恨的酸书生。」他轻轻地道,「我以为这世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唯有家国天下及文氏一族清誉,可那是我还没记起你之前现在,你和孩子就是我文无瑕一生中最重要的珍宝,我是永远也绝对不会放手的。」她隔着半个院子的距离望着他,心底热流激荡沸腾,感动不已,可依然不发一言。

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害他身败名裂。

他是天下文人领袖,是何等清贵高洁的宰相身分,天人之姿,是多么备受尊崇仰望,她怎么能把他自纤尘不染的云间拉下来,陪她在这泥浆里打滚?

不。她不能。就算为了宝宝,她也不能这么自私。

「你还是走吧,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夏迎春努力维持面无表情,说完转身回屋去了。

她不愿、也不敢再回头看他一眼,因为她知道他的神情一定很伤心心,很痛。

后院这些日子来的纷纷扰攮,前院里早就人人都知晓了,可花姑娘们心里再这么为文相爷的深情唐动,替自家老板感到惋惜,可大家都知道夏迎春的性子固执如牛,决定了什么便是什么,谁都规劝不得。

他们只能帮文无瑕送去一些茶水点心,有时小声地鼓励了几句,然后便又赶紧溜回前院去了。

唉,自古情之一字,最是说不清、道不明,也乱人心弦啊。

隔天午后,因怀孕而重度渴眠的夏迎春躺在床上睡午觉,正迷迷蒙蒙间,隐约闻到了一股香味,眼睛还未睁开,唾液已经疯狂分泌泛滥,肚子也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耶?」酸酸的、香香的,有点熟悉她再也忍不住揉着眼皮,打着呵欠,撑坐起沉甸甸的身子来。

「醒了?也该吃晚饭了。」一个温柔清雅含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有你喜欢的西湖醋鱼和酸辣瓜条,我还熬了小米粥,大夫说这个很养胃的,你多吃点。」她打呵欠的动作一僵,愣愣地仰望着一身朴素白衣,挽袖露肘,对着她微笑的俊秀斯文男子。

心又漏跳了好几下,她好半天才想起要合上嘴巴。「你、你怎么会进来?谁准你进来的?」「我想你也该饿了。」文无瑕只是笑了笑,递上一方打湿拧干的温帕子。「擦擦脸会舒服些的。」她应该还没很清醒,否则怎么会傻傻地就接过那温帕子,还傻傻地真的擦了两下脸,又傻傻地交回他手里,乖顺得像小羊羔一样?

「来,吃吧,吃完后搁着就好,我会再来收拾的。」他温言道。

夏迎春愣愣地看着他默默地消失在门口。

他不吃吗?还有,他这是要去哪儿?

「等一下,我管他吃不吃,又管他去哪做甚?」她一拍脑门,懊恼地低斥自己。「夏迎春,你心软个什么劲儿啊?不都说别害人了吗?你别给他好脸色,他久了受不了便回京城去了就不信他一个位高权重的宰相能告假多久-」边对自己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强硬告诫,两只脚却自有意识地来到桌边,待看见满桌子眼熟的菜肴时,鼻头立时不争气地酸热了起来。

西湖醋鱼,酸辣瓜条,清拌藕片,翡翠鱼圆羹,浓稠稠的小米粥,都是他以前最常做给她,她也最爱吃的。

「笨蛋,以为这样我就会被收买吗?」她嘴里喃喃低骂,眼泪却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夏迎春坐下来,就这样塞一口骂一句,夹一筷掉一次泪,把满桌菜吃光光。

「呜呜呜厨艺都退步了还敢做给我吃--可恶的家伙」接下来连续半个月,文无瑕都这样静静地出现在她的屋里,帮她收拾,服侍她擦脸、漱口,甚至不管被她拍骂过几次,最后还是成功赢得了帮她绾发的殊荣。

在这十五天期间,他做各种她喜欢吃的菜肴,难掩喜悦地偷偷画着她因有孕而越发丰阔可爱的各种形象,井且在她故意刁难的颐指气使之下,任劳任摆,笑容满面。

夏迎春都快精神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像打也不死、赶又不走的屎壳螂?不是说书生都很傲骨铮铮的吗?他还是个宰相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一个宰相帮她端洗脚水还可以眼含笑意、目露温柔的啊?

这天晚上,夏迎春雪白小手支着下巴,呆呆地望着一盏静静燃着的纱灯,忽然觉得,再连样搞下去,她要不是心软投降,就是肚里孩子提前出世。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她捧着沉重的脑袋,低嚷。

前院丝竹乱耳,笑声喧哗,听得出在宝香的带领下,大家正使出浑身解数帮她家宝宝存未来的聘金嫁妆加家底。

她心乱如麻,一下子想着他现在究竟在哪儿?天气都变冷了,他该不会傻乎乎就在花树底下打地铺吧?一下子又深深唾弃起自己的不潇洒不好爽不干脆,扭扭怩怩儿女情长什么的,最讨厌了。

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一阵清亮尔雅的琴声悠悠破空而来,那一刻所有喧闹嘈杂顿时静止了。

是古琴?可怡红院里没有哪个姑娘会弹这种仅有六根弦、却艰难高深的古琴哪!

琴音一向不若筝声的清脆如滚珠弄玉,然而在一弦一音,指底风华轻撩之下,却恍如孤崖上的傲梅,浮云下的竹海,清溪畔的潺潺流水,纵使夏迎春不是熟谙音律的知音雅客,依然听得如痴如醉。

究竟是谁弹得连样的好琴?

她情不自禁地跟着这美如月色松风的琴音,来到前头的怡红院,隔着一道落地绛纱帘子,她依然一眼就看清楚了正中央盘膝而坐,静静拨琴弄弦的「文无瑕?一」她顿时惊傻了,不敢置信地愣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