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第十六章

在连一刻,小笺突然觉得千金又怎么样?老鸨又怎么样?人要是活得不开心,身分又能顶什么用?

就像相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却越来越不见快乐。

当天深夜,竹影院内依然烛光明亮,文无瑕依然伏在案前,振笔疾书。

夏迎春在竹影院外徘徊了很久,始终无法真正下定决心走进去。

她要说什么?她能说什么?还有,他会愿意见她吗?

她低头看着手中的小瓷罐,这是石城那个老大夫的家传良药,用忘忧草和月季花、香浴草、菖蒲等花药草制成的香膏,具有安神舒眠的神效。

她不知道该吃什么比较滋补,也没有什么好手艺可以帮他补补身子,可是她希望他最少也要能睡个好觉。

只要人休息好了,神清气爽,自然胃口也会好起来的。

她本想着交给小笺拿给他便好,可是又怕小笺胡思乱想,误以为她又起了什么旁的心思,几经思量,只得作罢。

夏迎春深浑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跨进竹影院,一手扶着大肚子在紧闭的门前蹲了下来,将那只瓷罐压在一张写了用法的纸笺上,置于门缝处。

这样他一开门,就会踢着了香膏,也就会知道该怎么用了。

她屏住呼吸,慢慢撑地站起来,揉了揉滚圆的肚子,小心翼翼转过身的当儿,蓦地,门呀地轻开了。

「吓」她猛然回头,瞥见他的身影不由一惊。

「小心」文无瑕见她吓得往后退,倒抽了口冷气,急忙伸臂环住了她。

夏迎春余悸犹存地靠在他温暖的胸膛前,听着那又快又重的心跳,自己也是心跳如擂鼓。

他的味道,一如往常那般地清新醇厚好闻,干净得像雨后的碧绿竹叶。

下一刻,她悚然一惊地回神过来,用力挣离他的怀抱。

文无瑕怀里一空,温柔的眸光一黯,深深怅然失落了起来。

她现在视他为毒蛇猛兽了吗?

「我、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她目光低垂看着脚下。

「我不觉得被打扰了。」他温和地看着她,沙哑地道。

「那个……听说相爷近日很忙,胃口不大好,睡得也少。」她越说越小声,头也越垂越低了。

她几乎可以听见他心底想说什么又与你何干?

「我呃,令你担心了。」没料想他语调却是轻快上扬,几乎有一丝掩不住的欢喜。「其买也没什么的,就是忙了点,其他都好。倒是你,好像又瘦了。」夏迎春心下一暖,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吗?我觉得最近喝的补汤太多,卫圆了一圈。」「丰润些好,你是一人吃两人补,本就该多吃点儿。」他目光怜惜地看着她。

「谢谢。」她脸红了红,难得地羞涩别扭了起来。「你、你也是。」「一人吃两人补吗?」他微笑。

「哈!」她一怔,随即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已经许久不见你笑了,」他眼神愉悦温暖,难抑心中的喜悦,「你笑起来真好看。」她脸蛋瞬间红得像榴火一般,偏生今晚月亮又圆,教人看得清清楚楚。

「还、还好啦!」她有些结巴,哪还有昔日怡红院老鸨八面玲珑,嘴上荦黄不忌的「风范」他轻笑起来,「如此谦虚,倒不像我熟悉的那个夏姑娘了。」「我瞧你心情很好呀,哪有小笺说的胃口不佳,精神不济,一副快被公事榨干了的模样?」她咕哝。

「你关心我?」他看起来像是在傻笑。

夏迎春心又是一跳,害怕不争气的心跳得越发厉害,赶紧顾左右而言他。「我是想我白吃白喝了这么久,没做点什么贡献也太说不过去了,可我会的那些你也用不上,所以……反正这里有罐香膏,抹点在太阳穴和肩颈上接揉一会儿,你就会很好睡的。」「香膏?」文无瑕有些受宠若惊,却见她两手空空,不由得眨了眨眼。「在哪里?」「地上。」她指指他脚下。

他目光随着她的手指落于地面,忍不住笑了,弯腰拾起。「谢谢你。可为什么不直接敲门拿给我?」「觉得没必要。」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远离他,不想再破功,再累及他和自己了。

「夏姑娘」「总之,你记着睡前抹点。」她低声道:「再天大地大的事儿,也总得吃饱睡好才有精神办得俐索,要是为此忙坏了身子多不值。」文无瑕心头一片温暖,这些时日来的烦乱忙碌,全因她这三两句关怀言语而冰销雪融。

「谢谢你,我会好好用的。」他真挚而温柔地轻道。

「嗯。」她彷佛也感觉到四周氛围变得有些异样,却不敢再多想,急急转身就要离去。「那我回去了。」「夏姑娘。」文无瑕冲动地唤道。

她蓦然回头,在月光下,小脸酡红籽绯如初绽蔷薇,他的心霎时漏跳了一拍。

「你早点歇下吧。」她小小声道。

「好。」他仿佛着了魔般,清俊脸庞有些痴然,恍如置身在梦中,呆呆地点了点头。

夏迎春有些迟疑地对他绽放一个温暖灿烂的笑容,像是他的回答令她很满足,很快乐。

然后,她就高高兴兴地踏着月色走了。

就好似他刚刚不只是跟她说了一个「好」,而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礼物。

文无瑕恍恍惚惚地伫立在夜色底下,良久无法回神颠鸾倒凤第十式懒卧花丛间,褪衣儿剥啄,冰肌煨骨依不舍。

后来,文无瑕果然精神奕奕了许多,虽然事情仍多仍杂仍乱,他依然一袭白衣,翩然从容若清风明月,成为近日朝政内廷纷纷乱乱中的一只定海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