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第八章

毕竟她和孩子,都是无辜的「相爷-」谭伯闻言大惊失色。

「我朝中还有事,」文无瑕转身走向门口,匆匆命道:「让他们今晚不用备饭,也不必等门了。」「相爷」那高挑背影玉袍翻飞,挺傲决然地疾步消失在门外。

乘着青轿回返皇宫政事堂的途中,文无瑕一直闭目养神,神情漠然。

思绪纷乱翻腾,道不明是困扰还是迷惘,只觉自夏迎春出现后,他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她搅得天翻地覆。

不行,他必须止血。

「阿绍。」他眼仍丰睁,静静唤道。

「在。」轿外的房绍恭谨应了一声。

「明早到禁卫军处调一只玄隼,去信狄亲王府。」他声音清浅若水,却带千钧之力。「最迟一个月,我要得到真相。」房绍一凛。「是。」相爷心情不好吗?

房绍满眼疑惑,却不敢多问什么。

可明明早上他将誊写得密密麻麻的「孕妇须知」交给相爷时,相爷虽然只是淡然地颔下首,示意他随便搁着就好,可当时,相爷眉眼间神态是何等地和悦煦然,似有笑意。

怎么短短一日,风向卫往偏处吹了房绍正胡思乱想间,胃臣自奈先不毒瞥见7一抹熟巷的身影。

「咦?夏姑娘?」原本沉寂的轿内仿若逸出了一个低低的「啊」,可随即又没了声响。

「夏姑娘怎么自己一个人傻站在桥上啊?」房绍揉了揉眼睛,纳闷地嘀咕。

「停轿。」「相爷?」房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停轿。」文无瑕的嗓音透过轿帘,还是那么温雅清亮,不高也不低,但长年随侍的房绍却听出了一丝焦急意味。

「是,停轿停轿!」他连忙指挥轿夫。

文无瑕自轿中而下,目光迅速搜寻了一周,最后停顿在默默驻足石桥上,正对着被暮色渲染得有如金波玉带的河面发呆的她。

「你们先回府。」他心下一动,微蹙清眉道。

房绍看了看他,再看了看不远处的夏迎春,欲言又止,最后只得应了声「是。」「还有,问问谭伯今天陪夏姑娘出门的有谁,」他负手而立,淡然地道,「罚俸三个月。」「是。」房绍吐了吐舌,暗暗为那几个失职的倒霉鬼可怜。

他挥了挥手,房绍等人立时乖觉地悄悄离去。

黄昏的京城一扫白昼间的繁华喧闹,于满天晚霞映落中,显得分外温柔迷离,放眼四周,万家灯火也渐渐燃亮了。

可她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挺着大肚子站在桥上,那平素张扬灿烂的笑脸,此刻尽是连茫脆弱,就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不知家在何方。

他胸口没来由地一紧,脑海里闪过几幕画面,他依稀像是曾在哪儿见过这样的背影,纤小骄傲,又透着凄凉。

你没有家吗?其实,我也没有。

他深深吸一口气,勉力定了定神,挥去眼前变如其来又一闪而过的发黑感,微冷的指尖紧紧压着太阳穴。

自己莫非是思虑过甚,有些疯魔了他确信自己之前从未见过她,是以方才脑海中冒出的,定是幻象。

文无瑕先暗暗训斥了自己一番后,这才缓步上前。

「夏姑娘。」夏迎春闻声回过头,木然的眼神有丝柔弱。见是他,灿烂明亮了一瞬,随即又僵住,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去。

呵,傻子,他不记得她了啊「你下差了?」她想起自己原不该这么颓然沮丧,脸蛋浮现淡淡红晕之色。「咱俩果然姻缘天注定,这么大的京城随便走走也能撞见。」「只是巧合。」他一心里闪过一丝警觉,立时撇清。

「我才不信巧合」她一怔,顿时喜得灿笑若花。「难道你是特意满大街寻我来着?」文无瑕被口水呛到。

「哟,又害羞了。」她掩唇呵呵直笑,一时间,方才所有的伤感全跑光光了。「就同以前一样我说你个大男人脸红起来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夏姑娘」他也不知哪儿来的一股气,清俊脸庞瞬间变得冰净严峻。「你若再不自重,就是逼我讲你送走」心下一震.夏迎春脸上所有笑意消失无踪。

「你就真的这么不待见我和孩子?」良久后,她脸上的神情像是有些痛,有些倦,语气苦涩的问。

「你于我而言是个陌生人,我对你从未有一丝印象,更遑论情感。」文无瑕强迫自己把话说明白。「夏姑娘,这样的你,要我对你有何待见亲厚之处?」她脸色有些苍白。「所以只要你不再记得我,我们的过去就等同一笔抹煞,什么都没有了吗?」「就算事后足以证明你我之间,确实发生过你说的那些事,你腹中孩儿是我之子,我自当回负起责任,娶你为妻。」他顿了顿,虽然有些不忍心,却还是实言以告:「可若说为此便要我对你生起诸多眷眷情深,往后待你百般怜爱,那也是没有的。」夏迎春脸庞惨败无颜色,却没有哭,只是直直地盯着他,小手紧紧攒着衣襟,背脊却挺得笔直僵硬。

「对不起。」他低叹-声。「可若放任你我指尖情况继续模糊暧昧下去,让你误会能再从我身上期待、得到些什么,那更是错上加错。」「所以你宁可一次断了我的痴心妄想,不管我是不是会心痛至死。」她眼里浮现泪光,神情却依然倔强,「文无瑕,你真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没有看她,目光落在逐渐西去的暮色天边。「宁可你现在恨透了我,我也不能允诺你虚幻无根的未来。那样骗你_,更是残忍。」「可我宁愿你骗我。」泪水终于落了下来,跌碎前襟,她的声音低微脆弱得几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