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十七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喜鹊这些时日总算恢复了过去的雀跃欢快精神,尤其是每天指使着一堆雄赳赳气昂昂的大男人,跟全城含羞带怯的未嫁姑娘轮番相亲,还不能对她说个“不”字,就是人生一大乐事呀!

一时之间,京城桃花朵朵,春色无边,所有待字闺中的怀春姑娘全拿她当偶像崇拜,只差没帮她供个长生牌位了。

在最后两三日里,她更是连哄带骗把寒兵和铁戢两名副统领“推入火坑”,各自配了个特别又有趣的姑娘。

媒人逼进门,修行在个人,婚后,管他们爱怎么翻腾就怎么翻腾,反正奉命娶了亲,想逃也没那么容易。

“夫人,你完全是公报私仇一故意的!”

在婚礼上,一身新郎倌打扮、显得高一俊美的寒兵敢怒不敢反抗,只能逮着了机会咬牙切齿地迸了一句。

“哎哟!我好怕啊!”她搂着范雷霆,对寒兵扮了个鬼脸。“别乱喊,谁是夫人啊,我是媒婆,你真正的夫人正站那儿等着你拜堂呢!”

另外一个在同一天同场出清的铁戢,极为明智、隐忍、认命地牵着那个自己连脸都没见过的新娘,低叹了一口气。

连他们铁血剽悍的头儿都是满眼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句“别淘气,专心看戏”,所以他们不认命又能怎的?

可喜鹊虽是白天闹得御林禁卫军“鸡飞狗跳、人人自危”,一到晚上,她也不忘紧紧抓住这越来越见少的幸福辰光,逮着机会就压上范雷霆,翻来覆去的这个又那个,把威风凛凛盖世大英雄撩拨得理智尽失,形象全无。

正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她已经是豁出去了!

终于,到了七夕的前一夜……

在畅快淋漓的一番云雨过后,喜鹊发乱汗湿地蜷缩在他强壮赤裸的怀里,娇喘未歇,粉嫩指尖轻轻地在他胸口画圈圈。

范雷霆倒抽了一口气,大掌蓦地抓住了她作乱的小手,翻身压在她身上。“是你来招惹爷的,待会儿再求饶也不放过你了——”

“等等,等等!”她浑身上下无一不酸痛虚软,真的是怕极了,“饶了人家吧,我有说要说。”

“先做完再说。”他黑眸越发深幽发亮。

“明儿我就走了。”她情急之下,冲口而出。

这话如巨雷狠狠劈中了他脑门,范雷霆脸色剧变,火热欲 望刹那间全被深深的恐惧取代。

“你说什么?”他猛地坐起身来,双臂牢牢地紧抱着她。“给爷说清楚,什么叫作明天就走了?你要走去哪里?爷不准!”

她痴痴地望着他,眸里盛满了愁肠百转的怅惘和心痛。

“我也舍不得你,可是……”她心一酸,几乎抑不住夺眶泪水,低声道:“我本就不是凡界之人,而是天上受了罚降生历劫的喜鹊,玉帝罚我人间七世,得聚满一百对良缘佳偶才能回返天庭,明日七夕,我就得回去了。”

“你胡说些什么?”他脸色变了,气恼地瞪着她,“你就这么不想嫁给爷,连这等荒诞之言都掰得出?”

“不是掰的,是真的。”她一急,又是眼泪汪汪了。

他看得既心疼又焦虑,可终是气愤填膺地忿忿难平。“爷若是做错了什么,教你伤心,你只管说,往后爷永不再犯,可你就是不能拿这样的虚言妄语来吓唬爷……难道爷的真心,你还是半点也没瞧见吗?当真要爷剐出这颗心给你看,你才愿意相信爷心里只有你吗?”

“瞧见的,”喜鹊赶紧搂住他的颈项,哽咽道:“我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知道你的心,你也知道我的心,所以若不是情非得已,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

“喜儿,”他心口一痛。“既然如此,就不要说这样的话,教爷伤心。”

“我……我真没有骗你……”

她把脸紧紧偎靠在他肩窝,断断续续地说出自己当初是如何见织女公主和驸马肝肠寸断,如何想方设法鼓吹他二人私奔,然后玉帝震怒,将她这主脑和从犯全数打下凡尘历劫的种种,全数和盘托出,半点无保留。

范雷霆沉默地听她呜咽说完,粗扩脸庞越发冷硬僵凝。

教他如何相信她的话?

玉皇大帝,牛郎织女,太上老君,喜鹊忠牛天兵天将,这全都是神话传奇,是民间信仰流传的故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真的?而且传说里的喜鹊,又怎么是他眼前这个此生唯一钟情的心爱姑娘?

荒谬,太荒谬了……他怎么可能相信?怎么愿意相信?

若心底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去信了,那么不就代表他得承认她和自己仙凡两隔,明日过后,终将天上人间永不相见?

不,他不信。死都不能信。

“你若有苦衷,尽可告诉爷,又何必用这样荒谬的藉口来搪塞?”他眼底盛满了被她深深伤害、欺骗的痛楚,嗓音冰冷了起来。“雷霆—”

“不管是谁不允你嫁给我,总之,放眼天下,谁人大得过当今天子?”他霸道蛮横地道,“爷已求请皇上赐亲,明日七夕之夜拜堂完婚,爷倒要看看这天下有谁阻止得了爷娶你?”

她内心激荡不已地望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

他为了自己,进宫求皇上赐婚?

这份似海深情,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又教她如何回报得了?

范雷霆仿佛看穿她内心所想,面色变得温柔,语气和缓道:“喜儿,若你心底当真有我,明日就穿上凤冠霞帔,欢欢喜喜做爷的新娘,好吗?”

听着他说到最后那两个字,却是藏抑不住微微的轻颤,她心一抽紧,那个“不好”又怎么舍得说出口?

“好。”她哭了,在这一刻,什么都不想也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