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十三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金銮殿上,一身明黄绣金龙袍的当今天子清皇居高临下地坐在龙座之上,令人就算远远仰望着,也全然看不清楚帝王的龙颜喜怒。

可今日殿上气氛却无比凝重,文武百官汗流浃背,惊惶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出大事了,方才一上早朝,就见位高权重的礼亲王怒气冲冲而来,劈头就要皇上给个交代,说是昨夜邀宴官员,御林禁卫军总教头范大人竟酒后失德,玷污了福容郡主。

“皇上,本王好歹也是皇室宗亲,更是您的亲堂叔,没料想这范雷霆好大的胆子,若是与郡主有情,也该请皇上指婚,三媒六聘正正式式地向本王提亲,可万万没想到……哼!”礼亲王气得脸红脖子粗,跳脚不已。

“可他就这么‘始乱终弃’、一走了之,当本王是死人吗?他置皇室与圣上威仪于何处?这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朝廷王法?”

群臣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就怕这等皇族内廷丑事祸延到自己身上来。

一边是当朝权贵王爷,一边是天子重臣心腹,他们无论站哪边都不对啊!

尤其日前范雷霆砸烂了沐将军府,打趴了沐将军,皇上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罚俸三个月”就了事,这份圣眷荣宠放眼天下,恐怕也再无第二人了。

礼亲王告状完之后,殿上一片安静……安静……

良久,总算听见清皇缓慢地、颇带一丝怒气地哼了声:“这范雷霆,胆子真肥了。”

礼亲王眼底闪过一抹喜悦的满意之色,面上仍做忿忿不平地道:“皇上英明。不过范总教头毕竟是皇上甚为倚重的臣子,平素又是尽忠职守功大于过,去年还在剌客手中救了本王和郡主……罢了罢了,本王也不是那等不懂圆融变通之人,索性就抬一抬手,成全了他们这一双小儿女便是。”

场景自轰隆隆的打雷闪电急转直下,瞬间云散天开春意盎然,百官们脸上表情还来不及转变,个个都成了哭笑不得的尴尬窘脸。

所以现在是怎样跟怎样?

清皇默然半晌,才开口:“来人,宣范雷霆进殿!”

“皇上有旨,宣禁军总教头范雷霆晋见——”

在大大的殿门口,一个高大伟岸的剽悍身影踏着灿灿金光而来,众官员屏气凝神,怔怔地看着犹如战神般稳步踏入金銮殿的范雷霆。

“臣范雷霆叩见吾皇万岁。”他单膝跪下,抱拳朗声。“爱卿啊爱卿,你真是让朕失望啊!”清皇不冷不热的嗓音响起,所有人瞬间一凛。

听这语调,皇上生气了,生气了……

范雷霆脸色微变,随即沉着镇静地道:“皇上圣明,臣自问从未做出有负圣恩之举,请皇上明察。”

“朕的皇叔都来告御状了,说你昨日赴宴多喝了两杯,竟然胆大包天地侮辱了福容郡主。”清皇眸光冰冷。“你该当何罪?”

他心一沉,瞥了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礼亲王,怒气几乎夺胸而出,声音紧绷如弦。

“回皇上,臣没有。”

“没有?难道朕的皇叔会冤枉了你不成?朕的皇叔会不惜拿自己掌上明珠的清白来污蔑你,逼婚予你不成?”清皇的口气越发严峻森森。

范雷霆还未说话,其他官员早就拚命对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告罪谢恩,认娶了福容郡主就是。

反正事到如今,就算他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此时此刻在万年红娘居里——

喜鹊还趴在床上呈假死状态,浑身酸痛不堪,一颗心更是乱糟糟的,满脑子都熬成浆糊了。

“这可怎么办啊?”她捂着小脸,唉声惨叫。“昨儿个这样私自交配,要是给玉帝大人知道了,祂老人家会不会一气之下就干脆提前让我魂飞魄散、以敬效尤?可人家还不想死,人家还没完成任务,人家还要回天庭看织女公主,人家、人家……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理智一回笼,所有昨晚到今早应该想的、来不及想的,刹那间全如雨后春笋般地狂冒出来了。

剩下一个月不到,便是七夕了,她眼下还缺了十一对佳偶——又不能混水摸鱼地把自己和雷霆大人认作是一对——偏偏又是困难重重,思来想去,她好像都只有死路一条。

还有雷霆大人的婚事……他不是有龙阳之癖喜好男风吗?昨晚失身于她,一时“羞愧”之下便说要对她负责任,可她怎么能让他负责?他又能对她负什么责?她可是七夕一到,若不是回归天庭就是魂飞魄散之人,她——她根本就不能答应他什么呀!

不知怎的,一想到这儿,她的心像是被谁拧住了一般,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雷霆大人……”她的眼眶没来由地一热,泪珠下一刻便不争气地滚了出来。

想到要离开他,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为什么她竟有万箭钻心的感觉?难道……

她喜欢上雷霆大人了?

喜鹊那张小圆脸倏地羞红,可旋即又变得苍白。

“不,我怎么能喜欢他呢?我们仙凡两隔,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她轻颤的嗓音碎裂在悚然而惊的痛苦里。“老天!”

她竟然走上了织女公主的老路子,爱上了凡人?!

可是、可是不一样……还是不一样的……织女公主是玉帝的心肝宝贝,又有王母娘娘的护佑说情,再加上太上老君爷爷事后也跟她说了,织女公主和驸马乃是缘定七世的夫妻,就算几经波折磨难考验,最后还是能在一起的。

“可是我和雷霆大人没有七世夫妻之缘,我们是怎么也不能走到一块儿的……”她心痛如绞,“更何况他喜欢的不是女子,不是我……”

就算是,可她能爱吗?明知道没有结果,明知道到最后只会带给他无止无境的痛苦,她又怎能这样待他?“喜姑娘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