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八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路人甲和路人乙相觑一眼,彼此都有些火大——头儿的事就是他们的事,谁说不相干了?

可是头儿在,他们谁也没敢冒然抗议。

范雷霆则是在听到她说了寒兵和铁戢乃是“不相干的路人”之后,心下一乐。

嗯,这话听来还算顺耳。不过——

他清了清喉咙,装作浑不在意地淡淡问:“你们三个有什么嫌隙不成?”不问还好,他一问,喜鹊憋着的一口气涌了上来,本想告状,还是强自忍住了。

谁会知道这两家伙皮相长得好,可性情却是那么讨人厌哪?

前两天她也不过是旁敲侧击一下两位副统领娶亲了没,谁知道他们两个竟然连同她打声官腔都懒,直接就冷冷甩了一句:“有头儿那样的前车之监,换作是你,你敢吗?”

是怎样?不过是失误了那么一两次、两三次,谁都可以来打落水狗了不是?

范雷霆察觉到他们三人之间瞪来瞪去,已明显升化成剑拔弩张的紧绷火爆状态,突然有点想笑……是小孩子吵架不成?

思及此,他心念一动,凝阵盯向小脸鼓鼓、愤慨不平的喜鹊。

唉,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年轻轻的小人儿,酒后忘了前事也是情有可原;反倒他一个大男人足足生了半个月的闲气,未免也太气量狭窄了。

他那张黝黑脸庞掠过一抹讪然,闷了良久的心情顿时松缓了许多。“寒兵,铁戢,你们也去用饭吧。”再望着她时,范雷霆的眼神已是正常了些。“喜子,你留下来,不过爷只有一盏茶辰光可以听你说。讲重点,别又废话一堆。”

果然大人一言,抵得过千军万马,现场立刻清空,只剩下左手拿着颗馒头,右手握着画轴的喜鹊,和一脸“好吧,爷倒要听听你怎么说”的范雷霆。

“是这样的,雷霆大人,小的这次又帮你精挑细选了几家美貌才情一等一的小姐,应该会非常符合你的需求。”她满脸热切地走上前来,随手把馒头丢一旁,也没等他同意就把画轴往桌上一放,自顾自地紧挨在他身边细细介绍起来。“你瞧,这一号曹小姐出自书香世家,饱读诗书,善音律,温柔婉约,长得极为可人意儿—”

这家伙,还给爷来真的。

“下一个。”他冷哼了声,极为不给面子。

“为什么?”她脸上满是错愕。“你再多看几眼嘛,我觉得挺不错的。”“爷要的是女人,不是豆腐。”他冷冷地道,“赌她禁不起爷一声吼就口吐白沫,昏厥倒地。信不信?”

喜鹊哑口无言,然后默默地换过另外一张画卷。

没关系,雷霆大人牙口好,吃硬不吃软。

“那大人看看这二号武家小姐,出身京城第一镖局,自小习鸳鸯刀、百节棍、八卦掌,浓眉大眼英姿焕发——”她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打断。

“下一个。”他像赶苍蝇似地大手一挥。

好你个范——喜鹊强迫自己咽下问候人祖宗十八代的不良冲动,努力挤出了一朵不耻下问的灿烂笑容。“敢问雷霆大人,您又有何见教呀?”

“舞刀弄枪,打打杀杀,爷成日看得还少了吗?她又如何当得起一家主母?”他不悦地道:“况且爷不是刘备,娶什么孙尚香?”

雷霆大人软硬不吃,是个有原则的。行!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吁出后,继续换过第三张画卷。

“京师礼教坊主家妹,自幼读女诫,习妇德,举凡古今南北礼制规矩,无不熟稔于心、成竹在胸,容貌清傲若兰花之姿,身段纤秀——”

“下一个。”他皱眉,不耐地道。

“好你个这次一定要给我说清楚——”喜鹊差点失控从他头上“猫”下去,最后总算及时悬崖勒马,努力维持住一丝理智。“小的意思是——您又、哪、儿、不、满、意、了?”

“咬文嚼字的,规矩那么多。”他看起来也很不高兴。“没准爷脱了衣衫要上,她还让爷先去焚香净身,顺道再背两篇礼训。再不做到一半,突然想给爷讲番夫妻敦伦之道来听听,谁受得了?”

“所以雷霆大人喜欢食不言、寝不语的?”她眼角微微抽搐。“用叫的可以。”他倒是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随即提出精辟的释义。

她闭上眼睛,在脑子里大逆不道地痛扁了十万御林禁卫军总教头一顿,然后睁开眼,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很甜很甜的笑脸。“那么,我们可以换下一张了吗?”

他耸了耸肩。

真是十足考验她这七世以来的修行……

“好的,让我们再来看一下这张,当当!”喜鹊献宝炫耀地打开画卷,用胜利的眼神看向他。“美呆了吧?京城第一红牌小清倌,外号‘纯情小百合’,长得楚楚动人,我见犹怜,虽是清清白白的处子之身,然而在绝代老猜雀姨的调教之下,熟练玉女十八招、翻云覆雨二十一式,还有——”

她未完的话全断在一阵骇人凶猛的腾腾杀气里!

而且他就只是那么冷冷地、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要这种的,爷早八百年前娶了,还用得着付你媒婆钱?”

“大爷我错了。”她立刻幡然醒悟、痛哭流涕、痛心悔改。

“下一个。”他很满意她良好的犯后态度,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喜鹊接下来小心翼翼、几乎是百般讨好地掀开了最后一张画卷。“来来来,您看看您看看,这位出身小家碧玉的郝姑娘保证是温良恭俭让的民间代表,性情贤德纯良吃苦耐劳勤俭持家……”

“看着就闷。”他撇了撇嘴,“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