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七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谢凤华小姐盛情。在下尚有职务在身,恕先行告退。”

“大人请留步!”凤华有些急了。

他神情漠然地回过头,浓眉微挑,“凤华小姐还有事吩咐吗?”

“不,不是吩咐。”凤华一张小脸渐渐红了,轻声细语道:“不知大人能否屏退左右?凤华有话要说。”

给她说!听她说!这是大好机会啊!

喜鹊死命对他又是挥手又是比画,要不是碍于身份,早就抓住他的肩头猛力摇晃了。

范雷霆回她一记足以冻得她浑身结冰的至寒眸光。“方才圣上命在下巡视内宫守卫,在下不敢有所耽搁,请凤华小姐见谅。”话毕,他大手一抓,把搞不清楚状况的喜鹊拖了就走。

憋了很久很久很久,直到终于出了宫的那一刹那,喜鹊再也忍不住大爆发了。

“雷霆大人,你压根在耍我是吧?”

范雷霆没有说话,只是莫测高深地瞥了寒兵和铁戢一眼,他俩立刻识相地告退,一拍马便跑了不见影儿。

“爷饿了。”他一夹马腹,策马往热闹大街上行去。

“喂,你——”她气得牙痒痒,却也只得跟了过去。

半盏茶辰光后。

在全京师最高贵的“一品酒楼”静谧厢房里,喜鹊气呼呼地瞪着面前自顾大杯酒大块肉的大男人。

是怎样?别以为带她来这家贵死人的高级酒楼吃饭,她就会吃人嘴软地放他一马!

“喂,你到底是吃饱了没有?”

他豪迈地干了一大碗热辣带劲的白干,痛快地吁了一口气,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继续大快朵颐。

喜鹊看着他吃得像是狂风扫落叶,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起来,索性心一横,抓起筷子就飞象过河地抢走了他面前的干烧虾球,一口塞进嘴里,下一刻,眼睛亮了起来。

“好——好——吃——喔!”她差点感动到涕泪纵横,筷子迫不及待又往下一道菜夹去。

高级酒楼就是高级酒楼啊,想她平时为了赚几两媒人费镇日奔波,哪舍得到这么豪奢的馆子吃饭,每每听人说这一品酒楼里的一百零八道菜样样皆是人间美味,她也就只有心向往之兼流口水的份。

真没想到这位总教头平时看起来简朴,上酒楼点起菜来还挺大方的嘛!

满满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有干烧虾球、白灼干贝、五味凤凰烩、油淋鸭、葱柳鱼,还有一笼又一笼的包子和烧卖,光看就令人食指大动,更何况吃进嘴里的丰腴鲜美滋味,她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了。

她嘴里塞得满满,筷子还贪恋地戳了一颗炸肉丸,鼻子又嗅闻到了那一阵阵飘来的酒香,她囫囵吞枣地咽下满口菜,舔了舔唇瓣。“那个好喝吗?”“嗯。”他难得应了声。

喜鹊冲动地夺过他斟满的一大碗,学着他仰头灌了大半,范雷霆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她快乐的表情登时苦成了一团,拚命吐舌猛握。“好辣好辣……”她呛到泪花直冒。“咳咳咳……”

“女孩子家学人喝什么酒?”他脸上闪过啼笑皆非之色,伸掌拍了拍她的背。“喝不惯也好。”

喜鹊只觉得酒全化作火焰自喉头直直窜烧进了胃里,可是不一会儿浑身暖烘烘晕陶陶了起来,她打了个小小的嗝,唇齿间尽是酒香四溢。

“还不错耶……”她傻笑地望着那半碗清如水却烈如刀的白干。

“不准再喝了。”他眉头一皱,闪电般伸手抄回那碗酒。

“再一口就好。”她粉嫩的小圆脸被酒意烘托得娇艳欲滴,有些口齿不清地央求道:“一口嘛,就一口,不然半口?三分之二口?二又二分之一口?”

“你醉了。”他叹了一口气。

万万没想到她酒量如此之差,不过半碗白干就立刻见效。

“我才没醉,我谁啊,我喜鹊耶……”她一拍胸口,无比光荣地炫耀了起来。

“想当年我啊……算了,总之一句话,嗝!真是龙困浅滩遭虾戏……呜呜呜……”

还真醉傻了。

“起来,爷送你回去。”他伸手要扶她。

“我不回去……”她突然一把揪住了他胸前衣襟,泪汪汪地望着他,“忠牛,我们回不去了,对不对?”

谁又是忠牛了?

他再度抑下叹气的冲动,早知如此,方才就不该跟她呕气……咦?

范雷霆有一瞬的惊疑不定,他刚刚是在跟她呕气吗?可是又为了什么呕的气?

“为……嗝!什么你要耍我咧?”一股酒气上涌,迷迷濛濛间,喜鹊依稀又认出他是谁了,喃喃埋怨道:“明明那个美人儿小姐就是喜欢你,你还骗我说没有对象,还……还要我跑断了两只脚四处帮你找,你、你当我喜鹊好欺负啊?”

他想笑,又有些没好气,“谁说爷有对象了?相府千金又干爷什么事?”

范雷霆终于想起自己刚刚在不高兴什么了。

瞧她在宫中那副迫不及待想将他一脚踹进相府千金怀里的慇勤样,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说没有!”她玉葱似的手指都快戳到他鼻子上了,愤慨不已地道:“人家漂亮温柔有气质,出身又好……嗝!又哪一点配不上你了?”

“她漂亮温柔有气质出身好跟爷又有什么狗屁关系”范雷霆火冒二一丈吼道,见她瑟缩成一团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禁放缓了声音。“况且身为皇上近身精兵统领,不可与朝中各方势力结交、联姻,此乃大忌,也是铁律。”

他也不知道为何跟她解释这些,可心里就是不想她误会自己。

喜鹊眨着水亮的眼儿望着他,酒意蒸腾下,好似有些听明白了,又好似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