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四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一旁的护卫睁圆了眼睛,倒抽了口气。

范雷霆脑中一片空白,下一瞬,脑门轰地炸开了硝烟滚滚的灼热震惊感。

掌心之下,沉沉托着的是满盈丰润……震愕的思绪还未反应过来时,他的手指已自有意识地骚动,衡量似地微微探索、摩挲了起来。

好软,纵然隔着春衫也能感觉到凝脂般细滑丰美,指尖不经意碰触到了某个倏然挺立起的小豆,他下腹蓦然涌现一股灼热,所有此时此刻最不该有的男性反应全体凶猛涌现!

“是……女的。”他喉音低沉压抑嘶哑。

“看吧!”喜鹊本想得意洋洋地反斥,可怒火消退后理智陡现,忽尔察觉到自己身子怎么莫名酥麻得发烫,尤其被他大掌贴抚着的胸口,竟阵阵又痒又热了起来。

咦?

“啊啊啊——”她顺着他的手低头一看,登时尖叫得花容失色。

范雷霆震惊得急急缩回手,仿佛烫着了般,古铜脸庞霎时尴尬得红透了。“失、失礼了!”

那名护卫早八百年见机不对,识相地溜了,要不亲眼见了头儿对人家姑娘家“这个那个”,哪还有命留啊?

偌大的总教头军府门口,只剩下一个脸红如枣的大男人和一个背过身去发抖的小女人,夜晚春凉里透着令人脸红心跳又羞窘欲昏的暧昧氛围。

紧紧揪衣护胸的喜鹊欲哭无泪,半晌后,身后响起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爷每日起早贪黑,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她一呆,顾不得羞愧懊恼发脾气,急急转过头来。“大人是答应了?你真答应了?”

见她脸上不可思议的欢然惊喜,他心下一揪,有丝陌生的歉疚感悄悄上了胸口。

说到底,不都是为了他的婚事张罗奔波吗?

一个身量还不到他肩头的小人儿,恁是油嘴滑舌的厉害,可仔细一看,她小脸稚气犹存,肌肤赛雪,像是个才抽芽长大不久的小姑娘。

和一个小姑娘强耗着争意气,他好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越想深处去,范雷霆越觉尴尬不安,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明早在家候着,爷命人去接你。”

“谢大人成全!”喜鹊高兴得一双晶莹圆眼闪闪发光,“嘻嘻嘻!”

“咳,晚了误爷进宫的时辰,自己看着办。”他瞪了她一眼。

“大人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小的省得。”

范雷霆黑眸微眯,突又想起一事。“记着打扮成小厮。”

她才想问,眼珠骨碌碌一转,登时了然。“是,小的遵命。”

总教头大人身为皇城御林禁卫军首领,自然日日都得进宫当差,她若是一身姑娘家打扮,跟着进宫有违禁令的。

不过她一个平民老百姓,就这样一身布衣大剌剌进皇宫不要紧吗?

“爷自会向皇上先禀一声。”像是看出她的疑惑,他哼道。

“大人真了不起,怎么知道小的在想什么?”她满眼崇拜之色。

“咳。”颧骨上微微红晕褪去,范雷霆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天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要紧、不要紧,小的走惯了夜路,自个儿回去就成。”她笑嘻嘻地道,心情大好。“大人早点歇息啊,小的明儿就来伺候您。”

见她兴高采烈,蹦蹦跳跳地就往街上走去,他不自觉皱紧一双浓眉。

喜鹊简直乐坏了,没想到这难搞的总教头竟然答允了她的计划,正所谓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说不定不到十天半个月就能来个“货物出清”,岂不妙哉?

那“七夕一过,魂飞魄散”的威胁感好似也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喜鹊一路快乐得不得了,全然没有察觉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远远地跟在她后头,直到见她哼着小曲儿进了“万年红娘居”里,反手掩门上了闩,这才放心掉头往回走。

“就她那豆点儿大心眼,还好意思自封京师首席红娘?”范雷霆咕哝。

云散去,十六的月亮终于露脸,悄悄地铺就得满大街上淡淡银光……

第二日一大清早,天才濛濛亮,一身小厮童子打扮的喜鹊一本正经地站在他房门口,手里捧着铜水盆,等待大人传唤。

媒人做到这么服务到府的,古往今来,她也算是第一人了。

门呀地一声开了,她立刻举起手中的铜水盆,恭敬道:“大人请用。”

“你这是让爷洗还是让爷喝的?”范雷霆低头看着她,一大早脸就很臭。

敢情是起床气来着?

真不可爱。

她的笑脸僵了一瞬,随即能屈能伸地跟在他屁股后头跨了进去,“大人昨晚睡得可饱?要不要先洗把脸、用青盐漱漱?府上的燕管家说大人早上惯喝小米粥配馒头,小的马上帮您端去?”

“吵死了。”他阴沉着脸抓过屏风上的玄色劲袍套上,再将特制的银链软剑束腰成带,浓密长发尚未梳束。

“这由小的来吧。”一个清脆的甜声在他背后响起。

喜鹊本来看傻了眼,见他动作俐落熟练,想是平常皆亲力亲为,从不唤人伺候的,可是她好歹也是他的贴身小厮,主子什么都做完了,她还贴身个鬼啊?

她另一番暗存的心思却是——若是服务得不好,让范雷霆觉得她的存在压根可有可无,把她给撵出府怎么办?

范雷霆倒没有她这么多迂回念头,只是因她突如其来的要求,微愣了一下。

“大人,你可以先坐下来吗?”她拿着梳子和玄色发带,脸色有一丝为难。“你太高了,小的攀构不上。”

他皱起眉,可见她那眼巴巴望着他的小圆脸,心一软,这才直板板地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