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年怨偶红娘

第二章

来源:万年怨偶红娘作者:蔡小雀

喜鹊一愣,疑惑地回道:“今天是十五,月圆,宜建灶上梁出行嫁娶……咦?范大人,今儿不是你娶新媳妇儿的大好吉日吗?瞧你这一身喜袍,不在府中迎接新娘子喜轿,倒跑来这儿做什么?”

“是啊,爷不在府中迎接新娘喜轿,倒跑来这儿做甚?”他的语气很淡很淡,却听得她又是一阵心惊。

“难、难不成……”她倒抽了一口凉气,难得有张嘴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嗯?”范雷霆森森然哼了一声,像是相询,更像是等着看她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新娘子‘又’逃婚了?”她脸色发青,眼前阵阵发黑。

“好一个‘又’字。”他盯着她,冷笑。

“我的玉帝大人啊!”她都快晕死过去了,忽地心念一动,突然一把揪住他胸前衣襟,瞪大眼睛,气急败坏地吼道:“所以你亲又结不成了对不对?对不对?第九十对,你是我的第九十对啊,我好不容易才办完第九十对——”她不要再从九字头变回八字头啊啊啊!

范雷霆万万没想到这个矮不隆咚的小女人竟敢当街揪住他不放,非但一双雪白得像馒头的小手紧抓着他的衣衫,连胸前两团柔软圆润的……也紧贴在他胸膛下方处,霎时,有股软热幽香隔着薄薄春衣透肤而来。

他尚且来不及感觉到浑身冒出的燥热感是什么,一个擒拿手就将娇小的她翻转身子压制住了。

“啊啊啊……”喜鹊被反扭的胳臂险险断掉,痛得豆大泪珠直冒,惨叫连连。“痛痛痛!”

他一惊,闪电般松开了对她的禁箍,心下掠过了一丝懊恼。

他范雷霆这辈子杀敌制夷绝不手软,可从不打女人的。

没料今日却对个头还不及自己肩头的小女子动上了手,虽只是轻轻一记擒拿,可她通身上下软嫩得像枚包子似的,又怎生受得了他习武之人的粗手大脚?

“对——”他僵硬尴尬地开口。

原本硬着头皮想道歉,可抬眼见到她哀怨地揉着胳臂,嘴里还兀自气愤地隐念有词,什么“到底有没有诚意成亲啊?”、“老娘多年信誉都毁在你手里”、“还让不让人活了”……范雷霆心底那丝愧疚感霎时一扫而空。

究竟是谁令他堂堂十万御林禁卫军总教头的颜面一次又一次尽扫落地的?

他浓眉倒竖,粗犷脸庞又是一沉。

喜鹊嘴里原还念念叨叨着,眼角余光一猫见那黑得像锅底的盛怒脸色,刹那间吓得话全吞回了肚子里。

糟了!她小命休矣!

偌大的总教头军府中,门楣梁柱犹张灯结彩喜洋洋,四下却静悄悄得鸦雀无声,所有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早识趣地摸摸鼻子溜了,颇有“理当如此,见怪不怪”的经验,周遭大院屋邸圜子里,剩下数十名原该雄赳赳气昂昂,如今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护卫在站岗。“今日,必须给爷一个交代!”

范雷霆面无表情,眸含杀气,双手抱臂稳稳坐在她面前。

喜鹊下意识摸了摸发冷的后颈,感觉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怕归怕,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本就天经地义,做了七世的媒婆红娘,她这点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这个这个……”她吸气吐气,忙又挂上甜心小媒婆的谄媚笑脸。“敢问总教头大人,你这次和京城首富周千金的婚事不是早已铁板钉钉,十足真金了吗?怎么临到头,新娘子又"又说不嫁了呢?可否把其中内情说与小的闻知二一,说不定是双方有什么误会了。”

当初周家一听到男方便是那手握重权的十万御林禁卫军范总教头,明明高兴了个险些倒仰,忙不迭就点头答应把千金闺女嫁入总教头军府中,就连交换庚帖和三媒六聘时,还满意得多塞了封大红包给她,怎么现在又搞成这步田地?

不问还好,她话一问出口,范雷霆对她露出一抹凛冽如冰的狞笑,一字一顿的问:“你、说、呢?”

喜鹊强抑下打颤的牙关,有些不服气的回道:“总教头真是说笑了,小的心下便是不清楚你的明白,这才不耻下问,大人这么爱卖关子,莫不是故意刁难小的来着?”

他双眸危险地眯了起来,看得她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不管怎样,红口白牙,先解释了再说。

“哪哪哪,大人若是在气怪小的今日没有善尽媒婆之责,自周府一路随行新娘子陪亲到府上拜堂完婚,那大人可就错怪小的了,是周府说他们南方规矩,陪亲的媒人素来是由娘家婶婶当的,要小的今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一所以今日缺席婚礼不是小的没有职业道德,请大人明鉴。”“听来像是冤枉你了。”

“本来就是。”她嘟起小嘴,小小声的埋怨在瞥见他杀人似的目光时,慌忙咽了回去,可憋了半晌,终究忍不住道:“这有话该说,有错当认,若是小的哪儿冒犯了总教头和您的未婚夫人,您也大人有大量的给小的提个醒儿,小的好认罪忏悔去,帮着把这婚事再给圆了回来,如此一来,岂不比您一直坐在这儿瞪着小的强?”

“好一张刁嘴。”范雷霆放下双臂,指节匀称修长的大手改而搭在座椅扶手上,缓缓敲起了紫檀扶手。

一下、两下、三下……敲得她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奇怪,他身上明明是一袭喜气的新郎袍,可不知怎的,恍惚间喜鹊竟有种错觉,仿似眼前威猛如狮的男人正身着杀气腾腾的寒铁战袍,凌厉幽光的盔甲还反射着点点腥红血色。

她不由大大打了个冷颤,气势瞬间蔫了。“有……有事……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