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十二章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她满心苦涩,却语气嘲讽地道:“这种事一回生两回熟,只要多加练习就可以了。再说,不是已经有人自愿成为你婚姻里的‘下一位’了吗?”

“你果然在吃醋。”莱斯的语气里有一丝受宠若惊。

她小脸迅速发烫了起来,不禁暗自庆幸起夜色太黑,室内又没开灯。

但,这并不表示她承认自己在吃醋。

“我说过了,我才不在乎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有红发美女、金发美女、棕发美女轮番爬上你的床……”她语气里的醋味明明就浓得呛死人。“我们之间早在两年前你对我开枪的那一刹那,就结束得干干净净了。”

想起那一幕,她永远心痛。

所以理智上她虽然勉强接受他的理由和计划,情感上却不能。

她心里永远有阴影,不知道类似的事件什么时候又会发生。

就因为他擅自决定什么对她才是最好的,所以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无论她愿不愿意,都只得面对与接受吗?

“娃娃,我向你发誓,以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他沉痛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钢铁般的坚定。

两年前,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令他措手不及。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他只能靠着沉稳与干练,当机立断做出最果决的决定——

管娃唯有消失,才能躲开这一切危险!

但是他真的没想到,在未能清楚明白告知她的情况下,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坦白说,在那一瞬间他不是没有想过,应该要先警告她,但是危机逼近得太快,他也害怕她在知情之后会拒绝离开。

她是那么地爱他——对此,他向来深知不疑——以她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离开他?

“我才不相信你。”管娃反唇相稽,只想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愤慨痛苦。

岑寂僵凝在午夜冰冷的空气中。

莱斯沉默了很久、很久。

那坐在床沿的高大身形透着一丝落寞,让管娃突然有种莫名心慌、乱了手脚的感觉。

她……话是不是说太重了?

“信任不是婚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吗?你根本就不信任我,所以才会什么都不告诉我。”她越说越激动。“我是——曾经是你老婆,不是你的部属,不是你做好任何决定,我只要负责配合执行就好了。我当然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可是你有时候也该问问我的想法和立场,不是吗?”

莱斯怔怔地看着她。

可恶!她就知道这种大男人听不懂啦!

“如果我从现在开始学习,你可以答应我不走吗?”他语气里如履薄冰的小小希冀,害她不禁鼻头一酸。

管娃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压抑下想紧紧拥抱他,或是失声痛哭的冲动。

可恶的家伙!为什么他总能一次又一次突破她自以为严密的铜墙铁壁,轻易就击垮了她好不容易建筑起来的决心?

她应该恨他,却又害怕自己一直以来紧紧咬住他过去的错误不放,只是借口,事实上,是她自己没有勇气面对下一波可能出现的伤害。

她也怕自己没那么坚强,怕他终有一天会知道,原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霹雳娇妻,其实在内心深处胆战畏缩得像只小老鼠。

她根本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女人。

“我必须回去。”管娃嘴唇微微颤抖,她痛恨自己不勇敢,并且软弱无能到根本配不上他。“我的人生,是在那个海岛上,不是在这儿。”

“不。”他脸色变了。

“你的国家不是我的国家,你的世界也不是我的世界。”她低声道,神情有些黯然神伤。“莱斯,事实证明我禁不起考验,我无法适应你的人生……没错,我曾经一度以为我可以,而且我的确做得很好,但是当考验一来,我被击溃得很惨很惨。”

“两年前是我没能及时阻止战火烧到家门前,没尽好保护你的责任。”他脸上满是深切自责的痛楚。“如果……如果我的工作真的带给你这么大的恐惧和伤害,那么等这次事件结束后,我会请调到司法部,或其他任何能让你放心的单位……我绝不再让你受到相同的煎熬。”

她眼眶浮现一片泪雾,心紧紧揪得好疼、好疼。

可怜的莱斯,为了一个懦弱的妻子选择放弃他最专精擅长的工作,就像个骁勇善战的战士被迫离开属于自己的战场,转而下田耕作一样悲惨。

老天,她竟然变成了自己最瞧不起的那种自私肤浅女人?!

“听我说,”她喉头干得像砂纸磨过,艰难地开口,“我不要你去妥协、放弃自己的信念与奋战的目标,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行。”

“如果这是唯一能让你留下来的方法,”黑夜中,莱斯棕眸里闪动着决心的光芒。“我愿意。”

一向爱国至上,素来以自己的工作为荣为傲的莱斯,竟然为了她甘愿舍弃站在扞卫国家的第一防线?

管娃在这一刻全面崩溃投降了。

“笨蛋!”她哭了。

“娃娃?”莱斯登时手足失措,焦急地将她揽入怀里。“老天,别哭……怎么了?怎么回事?”

“你走开啦!”她把脸埋在他结实的胸前哭得好惨,模糊的嗓音凶狠得像是想砍人,含糊不清地咒骂些什么。

他只勉强听清楚了其中几个字眼:驴蛋……白痴……无脑男……去给马踢……等等,让他在心疼不舍中,又不禁有一丝好笑。

看来在这两年里,他心爱的妻子对于骂人的词汇又有了更上一层楼的独到心得。

但,他终于又能将她拥在怀里了,感谢老天!

莱斯紧紧拥着怀里娇小柔软的身子,在这一刻,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