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忠心坏男人

第五章

来源:忠心坏男人作者:蔡小雀

她必须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逃不可,可是脑中不断叫嚣的声音警告着她: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有心要她小命的人,也一定能找出趁乱解决她的办法!

他们不就轻易杀掉了史塔利和莱德了吗?

管娃不知道她该逃到哪里去,恐惧张大利牙狠狠咬住她,她不假思索的躲进女厕里,管他安不安全。

“对不起!”她和从某间厕间出来的妇人撞成了一团,惊慌地急急道歉。

“没关系。你还好吗?”一身出差打扮的中年妇人关怀地问,并帮她收拾落了一地的东西。

“谢谢,我、我没事……”她强忍牙齿打颤的冲动,突然庆幸今天自己穿的是黑色套装,血沾在身上并不明显。

老天!史塔利和莱德因她而死,她竟然疯狂得脑中只闪过这个念头?

她一定是疯了……被吓疯了。

管娃迫不及待躲进其中一间厕间,立刻把门上锁,跌坐在盖子放下的马桶上,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浑身抖得像急速失温的濒死之人。

莱斯!

“对,打给莱斯,我得警告他有危险……”她喉头哽住了,“还有史塔利和莱德……死掉的事……天哪!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伸手在手提袋里一阵翻找,指尖触及到冰冷的钥匙圈、零钱包、某个沉重的东西——管他是什么——然后终于找出了她的手机。

颤抖的手指几乎按不准熟悉的号码,她拨错了好几次,才在重播键里找到了丈夫的手机号码。

“快接电话,拜托,快啊!”等待接通的几秒钟漫长得仿佛永恒之久,她的心脏猛烈敲击着胸口,脑中阵阵晕眩。

“娃娃?”终于,莱斯低沉有力的嗓音响起。

一听到他沉稳可靠如磐石的声音后,管娃紧绷的神经霎时松弛了下来,灼热的泪水也滚了出来。

“莱斯……史塔利和莱德死了……有、有人杀了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她呜咽着断断续续道。

“你现在在哪里?”他的声音也充满了紧绷,还有一丝她猜不出的异样感觉。

“我在机场的女厕里。”她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坚强全消失了,颤抖的嗓音里只有着深深的依赖和求助。“你可以来救我吗?快点来,我、我……”

“我马上到。”那头已断线了。

我好害怕……莱斯,我需要你!

她甚至还来不及说出这句话。

“没关系,莱斯就快到了,他会保护我的,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管娃蜷缩着身体蹲在厕间的角落,就跟颗球一样,神经质地不断重复喃喃,“他会救我的,他会救我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恐惧感重重挤压着她肺叶间的空气,像要将她压迫到窒息为止。

每一个进入女厕的人都令她心惊胆战,每一个敲她门的声响都令她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终于,莱斯低沉的声音隔着门板响起。

“管娃,你在吗?”

莱斯来了!她心爱的丈夫来了,她安全了!

“莱斯……”她立刻开门出来,又酸又麻的双脚几乎撑不住虚软的身子。

他却没有上前搀扶她,连他身后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探员也没有。

在这一刻,管娃混乱的脑袋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她满心满脑只知道莱斯来了,她可以不用再逃再躲,也什么都不必害怕了。

她想奔进他怀里寻求慰藉和保护,却在抬头接触到他眸光的那一刹那,他眸底有种异样阻止了她飞奔过去的冲动。

“莱斯?”她不解的唤道。

站在她面前的高大剽悍男人,突然陌生得不像是她两年来深爱熟悉的丈夫,却是个严厉铁血无情的执法人员。

“请把你的手提袋扔过来。”莱斯冷冷地开口。

“什么?”她一脸茫然。

“女士,请把你的手提袋扔过来,并举起双手。”他身后的一名探员重复他的指令。

也许是她终于吓疯了,所以一切都变得超乎现实的虚假可笑……出自于某种痛苦到麻痹的机械化动作,管娃慢慢地把手提袋抛过去,黑眸紧紧盯着他毫无表情的棕眸,却看不出他的企图,以及一向熟悉的温柔。

他就是伫立在那儿,高大伟岸的身躯强悍如钢铁,向来令她感觉到安全与幸福的强壮力量,在这一刻却成了让她胆战心寒的危险源头。

“长官,”一名探员自她的手提袋里翻出了一把黑色手枪,略略检查了下,难掩一丝遗憾地报告道:“是贝瑞塔,和史塔利与莱德中弹的枪型一样,弹匣里少了两颗子弹,并有火药击发的气味。”

什、什么?!管娃震惊得张口结舌。

“束手就擒吧。”莱斯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仅有嘴角微微抽动泄漏了一丝情绪的痕迹。“和我回去面对司法。”

“我……为什么要杀他们?我有什么理由杀他们?”她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疯狂的世界。“难道你真的相信是我杀了他们?”

她心爱的丈夫怀疑她是杀死他属下的凶手……他眼底不带一丝爱意地注视着她,不,他的眼神甚至带着戒慎、敌视与憎恨。

管娃大受打击地踉跄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嘴唇颤抖着,想说点什么,脑中却一片空白,什么话也挤不出来。

“我都知道了。”他的语气冰冷得令她几乎心碎而死。

“知道什么?”她该死的想哭,更想尖叫,或是狠狠捶他一顿。

“你是被恐怖分子吸收的女间谍。”

她生平头一次目瞪口呆了。“我是……什么?!”

“我全都知道了。”他灼热危险的目光几乎在她身上盯出个大洞。“你在这两年内收集的情报和建立的人脉足以让你找到管道,让铀弹顺利进入美国。不过你还是失败了,铀弹被拦截,危机已经解除了。”

他是在讲什么二流电影的台词?他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精英吗?怎么感觉上就是个脑袋灌了水泥奇蠢无比的大笨蛋?!

“有人陷害我!你这个大白痴!”她吼了出来。

“你找人在公园里假装攻击你,昨天晚上入侵家里的人也是你安排的。”他冷冷地道,“我早该知道以家里严密的保全系统,在不知道密码的情况下,任何人绝不可能进得了大门,是你给了他密码,制造你身陷危险的假象,也成功地让我安排你离开兰利市,但是你为什么要杀掉史塔利和莱德?就因为怕他们拆穿你要逃离美国的计划?”

管娃气得浑身颤抖,恐惧、绝望和遭受背叛、伤害的痛楚啃噬着她的五脏六腑。

“你的身分曝光了。”他眸光灼灼地盯视着她,“我方证据齐全,你已没有任何辩白的借口。”

这一刻,管娃的心痛得就像要爆开了。

他真的相信这些鬼话?真的相信这两年来的相处只是一场虚假的间谍战?她究竟给了他什么足够的理由去相信,她就是他指控的那个人?

“莱斯·赫本……”尽管在痛苦得仿佛沦落至烈火焚烧的地狱深处,管娃直视着他深邃的眸子,却还是说不出充满绝望与恨意的那三个字,所以她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自齿间迸出:“你是个天杀的大猪头!”

莱斯眸光掠过一丝异光,在她身形微动的瞬间,持枪的手扬起,并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一阵灼热剧痛感在她胸口爆炸了开来,她不敢相信地死死瞪着他,一手捂上活似心脏碎裂成千千万万片的胸口,慢慢跪倒了下来……

莱斯·赫本,你居然真的对我开枪?

刹那间,她觉得好冷、好冷,血液随着剧烈的痛楚流出体外,仁慈的黑暗当头笼罩了下来……

我恨你……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死前咒骂了出来,但是当最后一丝光线消失的刹那间,管娃确信自己的心已先一步而死了。

上帝垂怜。

如果就这样死了,一切结束得干净利落,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

只可惜她没死成。

当管娃从昏昏沉沉却又痛得让人想骂脏话的状态中苏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蓝登·布莱克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我有没有那么倒霉,连死了都和你待在同一层地狱啊?”她虚弱的嗓音里充满了厌恶和懊恼。

她生前真有造口业造得那么厉害吗?

“原来你是那样看待我的?”蓝登哼了一声。

“要改变形象已经太晚了……”她嗤笑一声,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痛得脸色惨白、满头冷汗。“嘶——”

“懒得跟女人一般见识。”蓝登双手抱臂,跷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你死不了了吧?要是死不了,那我可以走了。”

她好不容易才重新聚集足够的力气讲话,“你……你说什么?我……没死?”

“不然呢?”蓝登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还翻白眼咧!

“我在哪里?”管娃转头看看四周,看见了白色的墙壁和点滴架,点滴的管子连接到她的右手上。“这是医院?怎么会?是你救了我?”

她最后那句话嫌恶的意味实在太明显了,蓝登眼角微微抽搐了下。

“相信我,我也很不想管这档闲事。”他表情也很烦。

“莱斯……”她咬牙,死命抑下突然涌现的、像是千刀万剐般的心痛感。“他知道我没死吗?”

蓝登冷冷地注视着她,“我要是你,现在就不会担心这种事,反正你活下来了,不是吗?”

“我怕他再杀死我一次。”她语气苦涩得像是沙子刮过喉咙。

“没有其他人知道你还活着。”他轻描淡写地道。

“为什么救我?”她才不相信他安什么好心眼。“我不是你们FBI眼中的双面女间谍吗?”

“FBI?”不知怎的,蓝登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像嘲弄,不过他随即耸了耸肩,“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太清楚比较好。”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将这一切当成作了场恶梦般地全数忘掉,包括史塔利和莱德的死,包括遭受枪击的恐怖过程,甚至是两年来原本幸福、如今却显得格外讽刺可悲的婚姻,以及莱斯·赫本这个男人。

尤其是莱斯·赫本。

她恨不得把脑中所有关于他的记忆全部清除得干干净净!

比起他亲手杀她更加令她受伤的是,他竟然会相信一个精心布置好的谎言和陷阱,轻易地全盘推翻了她爱他的事实?

“你该不会要哭了吧?”蓝登戒备地问。

“哭你个死人头!”她恶狠狠地吼回去,“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在哭了?你视力有问题啊?去配副老花眼镜吧你!”

她为什么要哭?哭泣是弱者的专利品,她不是弱者,更不会为了那个无情无义、冷血残酷的王八蛋掉任何一滴眼泪!

管娃十指紧握,指尖掐陷进掌心几乎渗出血来。

曾经立誓要爱她并守护她一生一世的丈夫,她最信任、最心爱的男人——

竟然要她的命!

“你真是头泼辣的母老虎。”蓝登啧啧摇头,把椅子拉离病床远一点。

“怕被我咬死就快滚啊!”她现在完全不想看到任何会令自己联想起莱斯·赫本那个大混蛋的人!

“相信我,我连一分钟都不想多留。”蓝登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一双蓝眸紧盯着她,语带警告的说:“管小姐,我劝你把这一切统统忘掉,闭紧嘴巴,好好过完下半辈子,否则你曾经以为远去的恶梦会再度回来将你生吞活剥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