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七章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咳咳咳……”

贝念品鼻塞咳嗽、头重脚轻地慢慢下楼,握住楼梯扶手的指尖冰冷,脚下每走一步,都像随时会踩空。

管娃出去了,门外有人在按电铃……

她重感冒了好几天,药也吃了好几天,可是这可恶的感冒病毒却如影随形,怎么也不肯放过她。

贝念品慢慢地蹭着走到门边,不由得将沉重的额头轻靠在门板上,深吸了口气这才打开大门,迎面一阵秋天冷空气令她打了个大大寒颤。

“咳咳咳咳……”她紧捂着嘴巴,喘息浓重地咳了起来。

直到那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烈咳嗽好不容易过去了,她努力撑起沈甸甸的脑袋,抬头望向伫立在铸铁大门外的人——

她瞬间呆住了。

他站在门外,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笔挺得就像从她每晚梦里走出来,就连浓眉紧皱,脸上的不耐之色,都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她感觉到自己眼眶阵阵灼热,不争气地泪雾迷蒙了起来。

“开门。”胡宣原锐利眸光直盯着她,命令道。

她一颤,狠下心收回痴然的目光,虚软的双脚像是就要撑不住全身重量,还是逼迫自己挺直腰杆,“不。”

“你还想考验我的耐性吗?”他嘴角严厉地抿成一直线。

“除非……咳咳……你是带我到户政事务所办手续,否则你可以回去了。”她紧握拳头。

看着她苍白憔悴得像只鬼,还咳得快断气的模样,胡宣原心脏猛地一揪,再也忍不住咆哮出声。

“你到底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咳咳……”贝念品心一横,声音也大了起来,“我要跟你离婚!”

“我不会签字的。”他冷冷地瞪着她,“你究竟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任性……

她凄迷地望着他,蓦地一咬牙。好,就当她是任性吧!

贝念品再也不想跟他多说一个字,掉头就往屋子方向走,可是一个转身太快,虚弱的双脚一软,不禁踉跄跌跪在地。

她急急以手撑地,掌心重重擦过了地面,痛得她缩了下身子。

胡宣原心倏紧,低咒了一声,敏捷地翻过大门,大步来到她身边扶起她。“笨蛋!你到底在干什么?”

她越急,咳得越厉害,苍白小脸整个涨红了,但依然试着将他推开。

“咳咳……是,我是笨蛋……你回去……咳咳咳……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他脸色一沈,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她激动得又是一连串猛咳,几乎喘不过气来,“咳咳咳……”

胡宣原低下头,这才发觉她额头烧得滚烫,胸口怒火陡升。

“你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难道离家出走还不够,你非要糟蹋自己的身体才高兴吗?”

贝念品冷汗直冒,头晕目眩,“咳咳……放开我……”

“闭嘴!”他丝毫不理会她拚命挣扎的举动,腾出一手开了大门的锁,就这样将她“挟持”走。

台中永丰栈酒店

胡宣原看着躺在床上、吃过药后终于沉沉睡去的妻子,严峻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她瘦了很多。

他拖了张椅子靠近床边坐下,默默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离家?”他伸出手轻轻碰触她的颊,声音低微,“又为什么非要离婚不可?”

他知道他平常工作忙,常常冷落了她,可是他们夫妻这五年来不都是这样过的吗?

以前从不曾听她抱怨,也从来没见过她为这种事闹别扭、不高兴,可是为什么现在……

电光石火间,他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难道她真是在吃紫馨母女的醋?

仔细想来,她种种异常的行为举止,的确是从他与紫馨恢复联络之后才开始出现的。

他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就为了这种小事要跟我离婚?”

胡宣原目光落在她绯红的脸上,心口一紧,在自己意识过来之前,已经走向浴室打湿了条毛机,回到她身边,替她擦拭发热的额头脸颊。

刚刚已经打过针,也吃过退烧药了,为什么她看起来还是这么的不舒服?

他浓眉紧皱,大掌时不时摸摸她的额头。

一整夜,他就这样守在她床边,未曾合眼。

当贝念品自长长的梦境里醒来,一睁开眼就看见伏在床边,大掌紧紧握着自己手心的丈夫。

恍惚间,她还以为自己是病胡涂了,这才把梦里渴望的情景和现实搅混在一起了。

全身上下还是很虚弱、没什么力气,但是头痛鼻塞和咳嗽症状明显减轻了许多,只剩下喉咙还隐隐有些疼痛发干。

她辛苦地吞咽了口口水,迷惘地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努力想看清楚那张靠在自己身边熟睡的英挺脸庞,到底是她在作梦还是眼花?

“宣原?”她呆呆地喃喃。

贝念品迷惑的视线游移至他另一只手上捏着的毛巾,再落在他疲惫的俊脸和冒出了暗青色胡碴的刚毅下巴。

不公平,为什么就连他胡子没刮、满脸倦色的不修边幅样,还是帅得那么令人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