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六章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整整三天,看似脾气暴躁却贴心的房东小姐除了叫她吃饭外,其余什么都没有多问。

身心疲惫得仿佛她碰触就会破碎了的贝念品,对此心里盈满了感激。

白天,她在外头找工作,买了份报纸用红笔圈起自己或许能做的职业,晚上,她蜷缩在那摆放在嫩黄玫瑰花壁纸墙面角落,绷着六0年代流行的华丽红绒布面、可如今却褪成一抹旧色胭脂的单人沙发椅内,在落地灯晕黄暖光下,摩挲着右手无名指上那一圈戒痕。

宣原回国了吗?他已经知道了吗?

他会大发雷霆,还是会松了一口气?

贝念品无法自抑地常常去看手机,既期待他的来电,又害怕他的来电。

就连下定决心慧剑斩情丝了,心底深处却还是卑微可怜地盼望着,他对自己或许会有一丝的不舍与挽留。

可悲的她,所有白天表现出来的坚强与独立,在夜晚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第四天早上,天亮了,贝念品用冷水醒脸,试图冷静夜里无眠又哭过的浮肿双眼。

总有一天,她能割舍得下,总有一天,她会在早晨起床时,不再在枕边发现夜里泪湿过的痕迹……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今早,她乖乖地坐在长餐桌上,默默地等着看起来明显有起床气的房东小姐做早餐,纵然松饼和奶油的香味那么甜,气氛感觉起来是那么温馨,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此时,一名短发陌生女子晃进了餐室,贝念品闻声抬头。

“早安。”女子礼貌微笑。

“你好。”她露出一丝讨好的怯怯笑容。

“我是昨晚才到的新房客,以后请多指教。”女子亲切地道。

“谢谢你……”她有点害怕被人瞧出微肿的泪眼,惶然地低着头,小声解释,“其实我也是三天前才来的……就是靠近后院的那间房间……”

“如果你们两个聊够了,可以自己动手拿盘子过来盛松饼了吗?”管娃翻了翻白眼。

“好。”女子忙抄起桌上绘着樱挑的白色磁盘。

“对不起。”贝念品以为房东小姐生气了,内疚地低声致歉,也乖乖拿着盘子过去排队。

管娃铲起了煎得金黄诱人的松饼,各扔了两片在她们的盘子上,旋即利落地又敲了三颗蛋进锅里。

她们俩噤若寒蝉,像小学生一样站在旁边等,有些讪讪然地互觑了一眼。

等荷包蛋煎好了之后,管娃再度支使她们去倒牛奶,然后自己煮了一大壶浓浓的咖啡,一样是砰地放在长餐桌上。

管娃优雅地将自己盘子里的松饼对切成漂亮的八片,然后抓过白瓷罐,在上面淋了一大堆枫糖。

“干嘛?”她突然睨向那名短发女子。

一旁的贝念品下意识缩了下身子,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你想说人胖不是没有理由的吗?”管娃手中的叉子正确击中枫糖松饼,报复性地咬了一大口。

贝念品想开口解释安慰,可乱糟糟的脑子里还想不出什么有用的句子,身旁的短发女子已经接话——

“那个……关于美国CIA某高阶探员……前妻……”

她倒抽了一口气,不安地轻扯了下那短发女子的袖子。

房东小姐脸色已经够难看了,“前妻”这个词会不会再去踩到她的禁忌?

短发女子茫然地看了看她,小巧的脸庞难掩迷惑——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吗?

她自己也不确定,但是看房东小姐的眼角都开始在抽搐了。

“是真的。”可没想到咬牙切齿吞完一块松饼后,管娃突然出声了。

短发女子喔了一声,也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下去。

贝念品尴尬地低着头,努力做出一脸专心研究面前松饼的表情。

“我叫管娃,前夫是个没脑袋的猛男种马。”房东小姐冷冷地补充,“他的优点是性能力超强,缺点是爱国主义已经吃光了他的脑细胞,我们的性生活火花四射,婚姻生活却是烂到爆,所以我逮到机会一逃离婚姻马上就跑回台湾——该谁了?”

现在是在召开第一届逃妻住户大会吗?

贝念品肩头缩得更小,有点希望地板突然裂开个大洞把自己吞进去藏起来。

“我是吴春光,昨天才从台北搭火车到台中,我的‘未婚夫’警告我不准挟带他的宝宝私自潜逃,但他是个颠倒众生的花花公子,而我是个有婚姻恐惧症的流浪癖患者,所以我们真的已经一点关系也没有了。顺便问句题外话,婴儿也在‘禁止携带宠物’的规定内吗?”

宝宝?!

贝念品猛然抬头,望向说话率直的吴春光。

“生下来借我玩。”管娃圆滚滚如黑钮扣的大眼睛若有所盼地盯着吴春光的小腹,语气里透着一丝努力压抑下的渴望,“违规的事就一笔勾销。”

“谢谢你。”吴春光松了一口气。

“宝宝……”她泪光莹然,目光痴痴地看着人家的肚子。

“你。”管娃手中的叉子突然重敲了下贝念品的盘子,吓了对方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