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二章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早上,贝念品站在宽敞时尚的流理台前,对着发出沸腾声音的意大利式咖啡煮壶傻笑。

尽管全身上下酸疼虚软,睡眠严重缺乏,某处羞人的隐隐酸疼,但昨夜却是她两个月来“睡”得最好、最幸福的一晚。

昨夜他的热情就像最温暖灿烂的阳光般,驱离了她这些天来内心深处所有的黑暗与恐惧。

刚刚在刷牙时,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明亮粉嫩双颊简直在发光啊!

好不容易才敛起娇羞又满足的傻笑,想专心料理一顿营养丰富又美味可口的早餐,可是她在煎荷包蛋和培根的当儿,还是心情愉快到忍不住轻轻哼起歌。

贝念品在雪白色镜面餐桌上摆了两只黑色大盘,将煎得恰到好处的嫩蛋和香脆培根盛在上头,在烤得金黄酥软的吐司上抹了自己做的罗勒奶油酱,取出他最喜欢的纯白马克杯,缓缓斟入浓郁的香醇黑咖啡。

“吃早餐了。”她一抬头,恰好看见帅气的丈夫缓步而来。

胡宣原点点头,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浓密黑发和英俊脸庞,再也看不出半点昨夜激狂的痕迹……

犹如白天黑夜般划分得清清楚楚。

而她唯一能够感受到他的爱存在的迹象,也就只有在夜里的燃烧时刻。

贝念品甩了甩头,打点起精神,决定不再让无谓的自怨自艾徒然消耗了夫妻间的感情。

她不该怀疑自己的丈夫。宣原是爱她的。

“好吃吗?”她在他对面坐下,迫不及待地讨好问道。

“嗯。”胡宣原切了一片煎得焦香的培根入口,边看着iPhone上待处理的公事,浓眉微蹙,心不在焉地点头应了声。

若换作是平时,接收到像这样不冷不热的反应,贝念品早就噤声不语,以免打扰他的正事,可是也许是昨夜热情的记忆和被爱的感觉,犹深刻烙印在每一寸肌肤上,她忍不住大起胆子问:“今天我可不可以送午餐去公司给你?”

“随便。”他头也不抬,指尖点出了一则英国分公司传来的重要讯息。

贝念品脸上倏然亮了起来,欢喜得双颊绯红,开始兴奋地盘算起该替他做什么好吃又健康的营养午餐了。

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他饿了。

胡宣原的目光自计算机屏幕前离开,落在腕际的白金表上,眉心微微蹙起。

怎么还没到?路上有事耽搁了吗?

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手机,无巧不巧,来电铃声恰好在此时响起,他一把抓起手机。

“妳在哪里?”他略有一丝烦躁不安地问。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银铃般爽朗的笑声。

“胡宣原,你的电话礼仪不太标准喔!”

“紫馨?”他一怔,随即好笑的说:“这是在大四那年使用暴力版粗话问候系主任的人会说的话吗?”

“嘿,我可是从良很久了。”苏紫馨噗哧一笑,“闲话不啰唆,中午有空吗?想拜托你帮个忙。”

“中午?”他略一迟疑。

“是啊,今天是媛媛幼儿园的家长日,校方安排了活动,要小朋友和爸爸一起玩趣味竞赛。”苏紫馨的声音越说越低,“对不起,我知道不该麻烦你,可是媛媛一直很期待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参加游戏……不过如果你有事要忙的话,没关系,我再想办法。”

胡宣原一想起那张苹果似的小脸将会涌现的失望之色,没有多想的问:“趣味竞赛几点开始?”

“十二点半,小朋友吃完午餐后就准备开始了。”苏紫馨难掩欣喜,“你──你真的可以吗?”

“怎么能让小孩子失望?”他再瞥了手表一眼,“我马上过去。”

取过西装外套,他边穿上边大步走出办公室,不忘对秘书吩咐:“把一点半的会议往后挪到三点。”

“是,董事长。”

胡宣原走向专属电梯,突然脚步又停下来,“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太太,就说我有事,妳让她先回家。”

“是。”秘书有些诧异,忍不住脱口问:“夫人待会儿要来吗?”

“对。”胡宣原踏入电梯,揿下直达地下停车场的按键,银色电梯门缓缓关闭。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外一座电梯上升至三十七楼,当的一声,电梯门开启。

一身淡绿色洋装,长发及腰的贝念品双手拎着精致餐袋,神情掩不住兴奋又害羞地走了出来。

“夫人,”秘书有丝尴尬,“您来了。”

“万秘书,妳好。”她双颊有着淡淡红晕,温言道:“我帮我先生……帮董事长送午饭来。”

“董事长刚刚有事出去了。”

“出去了?”贝念品一愣,脸上有丝茫然。“可是我这次真的有跟他约好的。”

她已经不再像新婚时那样自作主张,连约也没有约,就莽莽撞撞地带点心来,想给他个惊喜,却每每落得了内外为难、里外不是人的窘境。

现在,她知道丈夫每天工作满档,并不是像她这种每天闲闲在家的人那么有空,还可以准时吃饭,有兴致就吃吃下午茶什么的。

想起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这些话”,她双颊又因难堪惭愧的回忆而发烫了起来。

“是,夫人,很抱歉。”万秘书努力想挤出任何安慰的话来,“不过董事长真的是临时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但是他也交代了让夫人您先回家休息……这样吧,我让司机送您回去?”

“不用了,没关系的。那这个先请妳帮我保管,等他回来后,请妳帮我提醒他记得要吃,不然他胃不太好,要是饿过头又会痛了。”她把那只咖啡色餐袋递给万秘书,小脸微红,吶吶道:“咳,就这样。”

“是,夫人,我一定会提醒董事长。”万秘书在公司里五年了,几乎已经不忍再看见夫人每次都被放鸽子时的惨状,难掩眼底的同情,柔声回答。

“谢谢妳。”贝念品把另一只纸袋递给她,腼觍一笑,“还有,这里有综合寿司卷和鲔鱼三明治,是我做的,妳们吃吃看。”

“谢谢夫人。”万秘书连忙接过,受宠若惊道:“一定很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