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伤心大老婆

第一章

来源:伤心大老婆作者:蔡小雀

又是新的一天。

她轻轻地拉开淡蓝色窗帘,隔在大片剔透玻璃窗外的阳光迫不及待透了进来,她细心的不教灿烂朝阳晒着了那静静躺在床上的沉睡男子,只稍稍明亮温暖了宽敞却冰冷的室内。

花瓶里那束淡粉色的阿卡百合花幽幽地绽放着香气,她抱着花瓶到浴室里换过了干净的水,然后用小剪子将含带花粉的蕊心一一镊下来,以免污染了素洁的花瓣。

“早安。”她坐下来握住男子的手,轻缓地按摩着,柔声道:“今天台北的天气很好,雨已经停了,我知道你最讨厌湿答答的天气,现在太阳出来了,你也好醒过来了,好吗?”

她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依然收不到任何响应。

自他出车祸陷入昏迷以来,这已是第七天了。

她凝视着他因沉睡多日而显得有些憔悴苍白的英俊脸庞,下巴新冒出的暗青色胡碴,和那两道平日就充满威胁性的浓眉、紧抿的刚毅嘴唇……就算在冻结住时光般的沉寂静默里,也丝毫未减半分的霸气。

尽管医生向她保证他一定会醒来,可是她心里依然满是煎熬。

双手又开始不争气地颤抖了起来,她忙别过脸庞,却怎么也藏不住眼眶突如其来的灼热潮湿感,以至于没能发现男子不知几时已睁开了眼,深沉的黑眸灼灼地盯着她。

“……妳是谁?”他口齿含糊不清的问。

她心猛一狂跳,回过头来,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带着霸气的目光因久久等不到响应而显得不耐了起来。

“我问妳是谁?”

“我……”她终于找回了声音,“是你妻子。”

男子不悦地皱起浓眉,面色紧绷而深思,彷佛试图摆脱对状况不明的混沌无力感。

“你认不得我了吗?”她声音微微颤抖。

“念……品?”久久,他才迟疑地吐出了一个不确定的名字。

“是,我是念品。”她眸光温柔却悲伤地望着他,在欣喜着丈夫终于醒来的同时,却也感到一股自心底深处升起的凄凉无力感。

原来,她仍然是他生命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另一半”。

五年了。

贝念品成为他胡宣原的妻子,已经五年了。

过去一个星期是她在这五年内最贴近他的时刻,可是就在他苏醒过来的三天后,一切又恢复了冷淡如故。

她抑下叹息,亲手为他整理出院的东西。

就算他的特助、秘书都来了,他冷漠地指示她可以先走,她仍然执拗地捍卫着这份属于妻子的权利。

“随便妳。”胡宣原高大挺拔的身躯已换上了雪白真丝名牌衬衫,意大利名师手工制合身西装外套,黑色笔挺长裤,他习惯性地瞥了眼腕际的瑞士表──又回到了那个在商场上运畴帷幄、呼风唤雨的企业大老板角色。

她也熟悉了他的疏离冷淡,就只是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落掩住了半边秀气雪白的脸颊,努力将心痛和眼泪,以及同时令她难以承受的,特助与秘书那同情怜悯的眼神阻隔在外。

“董事长,”特助清了清喉咙,“您是不是先休息两天再──”

“我们到公司。”胡宣原斩钉截铁地吩咐。

“可您的身体才刚恢复……”

“和伦敦那份合作书签署完成了吗?”他目光锐利如电,“还有上海申集团那笔物业开发案进度处理到哪里了?”

特助和秘书一凛,连忙一一报告。

“是,合作书已签署完成。”

“李总经理日前来台,合约已拟定,关于细节部分都在报告书里,请董事长过目。”

贝念品只能目送丈夫高大的背影离去,他们谈论着公事,尚未跨出病房就已踏回了熟悉的商场。

他,再度遥遥将她抛诸于后。

“贝念品,妳这个大笨蛋!”她喃喃自语,努力振作精神为自己打气。“宣原这么辛苦工作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呀,妳为什么不能好好体贴他,还要在这里胡思乱想呢?”

他只是太习惯了唯我独尊、发号施令的人生了,只要她继续做一个体贴温柔、替他把家里打点得好好的妻子,也许哪一天,当他回到这个温暖舒适的家里时,就能够真正“看见”她……

一切,也都会变好的。

只要她把这种惶惶不安的感觉抛开,把他是为了救初恋情人的小孩而发生车祸的事实忘掉,她就不会像脚下踩着一条随时会断裂、让她由高处坠落的绳索般,那样地害怕了。

“夫人?”医院院长一听说胡宣原办理出院,马上火速赶来,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扑了个空。“胡董事长已经出院了?”

“啊,是的。”贝念品收拾好东西,闻声连忙抬头,歉然一笑,“张院长,不好意思,我先生工作比较忙,又挂心着公司的事情,所以没能来得及和院长打个招呼……”

“不不,夫人请千万别这么说。”张院长笑道,“我只是想董事长虽然公务繁忙,可毕竟伤才刚好,身体还是得多多休养的……还是让我派一名医师和特别护士贴身照顾董事长?”

“谢谢院长。”贝念品犹豫了一下,腼觍地笑笑,“或者……我先问过我先生的意思,若他同意的话,我再麻烦院长安排好吗?”

“是,是,那当然也得遵照董事长的意愿。”张院长连忙道,这才发现她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夫人,我叫护士们帮您吧?”

“没关系,外头有司机在等我。”她嘴角梨涡浅浅,“院长你忙,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这──”

“院长请留步。”贝念品怕张院长当真大阵仗的命人一路护送她出去,连拎带背着丈夫住院以来的所有衣物用品“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