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花心笨野狼

【第十章】

来源:花心笨野狼作者:蔡小雀

锋面南移,入夜后下起了一场雨。

吴春光明知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自工作的手工缝纫饰品店里买了一台裁缝机放在房间桌上,随时随地、兴之所至地车缝出一个个小巧趣味的票袋,照史老板叮咛的摆在店里寄卖。

她也替管娃做了两件白底黄点围裙,帮体质虚弱怕冷的贝念品做了件背心,甚至还给肚子里的胎儿缝制洁白透气的娃娃纱布衣。

今天晚上,她用一块漂亮的珠灰色零码布车出一只放太阳眼镜的长型袋,以一条黑色皮绳穿过袋口……她口里哼着歌,神情愉快地做完后,这才惊觉到这只袋子是为谁做的。

她作贼心虚地忙把镜袋塞进抽屉深处,匆匆整理好满桌的布块线团,关了天花板的顶灯,只留下一盏床边的绿色银行小台灯。

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掀开柔软的被子钻进床里。

窗外雨浙沥晔啦地下着,秋意渐浓,半开的窗户吹送进几许沁凉的晚风。

就在她即将迷迷糊糊陷入睡梦之际,窗台突然传来啪地一声响,好像是某个重物落地……

她睁开眼,霎时寒毛直竖,几乎被吓掉了呼吸。

出现在窗口的高大黑影迅速进来,一把捂住了她换气过度的口鼻,“嘘!嘘……别怕,是我。”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的心脏依然狂跳不已,等他一放开大掌,立刻破口大骂:“你做什么?我差点被你吓死!”

“抱歉,我必须靠飞檐走壁才能躲开那个巫婆的监视。”翟恩浑身湿了一大半,湿淋淋的黑发黏在英俊的脸颊上,看起来既狼狈又令人……心跳加速。

吴春光只得将陡然升高的体温归咎于惊魂未定,恼怒地低斥道:“你在这种雨天翻墙还爬上二楼来,不怕摔断脖子吗?”

“我当年好歹也是系上有名的体育健将。”他扬唇微笑,深邃迷人的黑眸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闪亮,害她暗暗吞了口口水,这才想起在宽大的旧T恤底下只穿了条小内裤……

呸呸呸,那个跟眼前的场景一点关系也没有!

“请你马上出去。”她环紧被子坐了起来,暗自庆幸房里光线不明亮。“我们之间已经谈完了,没什么好聊的了。趁房东小姐还没发现前,你最好——”

“哈啾!”翟恩恰恰打了个大喷嚏,在唯有雨声的寂静夜里分外清晰。

群有一刹那,他们俩不约而同屏住呼吸,警戒地望向房门。

聊“你门是锁上的吗?”他黑眸炯炯然,看起来非常严肃。

独她点点头,正感疑惑,却见他开始动手脱掉黑色套头毛衣,吓得她不断眨眼,结结巴巴起来。

家“你、你想干嘛?”

“我看起来像在干嘛?我冷死了。”因为一身湿答答的衣服把自己搞到重感冒,可不是件罗曼蒂克的事情。

在夜色下,他宽肩窄腰线条诱人极了,宛如一头美丽优雅的黑豹——吴春光呆住,登时也看傻眼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解牛仔裤裤头的铜扣了,她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他的手阻止。

“喂!”

翟恩倒抽了一口气。

那不是她的本意,可是吴春光太低估了流窜在他俩之间的激情欲望电流,不管是生物的本能,或是源自心底深处真正的渴望,她的指尖在碰触上他因欲望而疼痛得肿胀坚硬的时候,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地爆炸开来了。

总算在他俩同时跌回床上的时候,翟恩勉强记起身下的纤瘦小红帽怀孕了,所以他没敢放纵自己狂野地长驱直入,抵死缠绵直到她哭喊着再也不敢离开他为止,而是用一连串火热又温柔的吻撩拨得她浑身颤抖,轻怜蜜爱地吻遍她身上每一寸柔软细致的肌肤。

她紧紧咬着他的肩头,不允许自己因极致的高潮欢悦而叫喊出声,夜色是那么地黑,浙沥雨声模糊了真实,让这一切变成了午夜里最私密渴望的春梦……

没有理性,没有顾忌,什么都不需要去想。

只有怀里赤裸的肌肤体温,淡淡的麝香味,沉重结实又宛若丝绒般的触感,扎扎实实地入侵,仿佛直达她体内和灵魂深处……

这一夜,大野狼再度吃干抹净了小红帽。

完了。

吴春光一早醒来,还来不及进行惯常的晨间孕吐,就急忙自那强壮又热呼呼的猛男身上连滚带爬下床,逃进浴室里。

“惨了惨了惨了……”她光着屁股坐在冰凉的马桶盖上,双手徒劳无功地紧揪着头发,懊恼的呻吟出声。

昨夜甚至不能用酒后乱性的借口来搪塞,从头到尾她都是清醒的,并且乐在其中。

“吴春光,你行的,你可以的。”她望着镜子里那张双颊红晕、明显一夜销魂过的羞愧脸庞,拼命自我说服。“不过就是一次火辣辣的性,不需要负责任,也没有什么未来不未来的,你依然可以理直气壮把他逐出生活外。”

一切都没有改变。

当她裹着浴袍打开浴室门的时候,床上英俊阳刚、雄伟有力,拥有强劲如钢肌肉的漂亮裸男正对着她绽露一抹万人迷的微笑。

害她心脏漏跳了一拍,幸好双膝总算勉强撑住,努力维持面无表情。

“昨晚很美好,”她耸耸肩,“不过天亮了,你可以走了。”

翟恩迷人的笑脸顿时垮了下来,“可恶的小红帽,你天亮后就打算不认帐了吗?”

“昨晚只是一时激情,并不代表……”一阵胃酸翻腾上涌,她来不及说话,脸色发白,急急忙忙冲回浴室。

“小红帽?”翟恩脸色也变了,顾不得浑身赤裸,大步飞奔跟随进去。

“呕……”她趴在马桶上吐得唏哩哗啦,不断呕出一口口酸水。

“怎么会这样?你哪里不舒服?吃坏肚子了吗?要不要紧?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翟恩轻柔拍抚着她的背,心疼的语气怎么也掩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