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花心笨野狼

【第四章】

来源:花心笨野狼作者:蔡小雀

晚间九点整。

吴春光看着手机里的那则简讯,心跳霎时僵止了一瞬。

刹那间,PUB里猫王的歌声与所有的人声统统消失了!

她一手紧紧掐捏着黑色机身,另一手死死撑在流理台上,尽力不让突然虚弱的膝盖失去平衡,跌坐地面。

“怎么了?”阿志发觉到她的不对劲,停止和客人聊天,关怀地问她。

“没事。”她硬是挤出一抹不在意的笑,故作轻松地开口,“手机刚刚好像有点摔坏,看样子明天我该去换支新手机了。”

并且,立刻终止旧号码。

又或者,也该走了……她神情黯然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阿志热切地提议,“你可以挑支照相功能好一点,还有,里面的手机游戏多一点的,像赛车啦、宝石连连看啦……”

“谢谢你的意见。”她提振起精神,颤抖的手指将手机塞回包包,重新把自己投入忙碌的工作里。

可是她能感觉到,胸口那团熟悉的恐惧感再度悄悄蔓延至五脏六腑。

“小红帽?”

吴春光猛然抬头,脸上还有一丝来不及收拾隐藏的惊惶与痛楚,稍定了定神后,这才面色如常地朝他点点头。

“翟先生。”好久不见。她咬住下唇,抑下险些冒出口的话。“还是马丁尼加柠檬,冰块摇匀?”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出现总能令她感觉到,这个世界依然以种种热闹快活的旺盛生命力运转着,没有地球暖化、没有粮食危机、没有圣婴现象。

也没有任何过去的恐惧与阴影。

但也许,他也有他的阴影。她想起那一日在咖啡店见到的那一幕。

可是显然他面对得很好,或者是对抗、压抑得很成功。

“发生了什么事?”翟恩黑眸里的微笑被锐利之色取代,紧紧地盯着她。

她心一跳,“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气色很坏。”他二点零的视力就算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能清楚看见她方才一闪而逝的脸色异常。

他竟然注意到了?吴春光心头没来由地一暖,但理智随即冒出来扑杀殆尽。

“灯光的关系。”她面不改色地撒谎,却不得不感激因为他的出现,转移、淡化了她胸口凝结不去的那团冰冷。

“小红帽,你要真有事的话,可以告诉我。”翟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快乐。”

她的眼眶没出息地发热起来,只得假借转过身去取马丁尼酒瓶,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心颤抖软弱成一盘豆腐。

她真希望这一切是真的。他是她的朋友,他希望她快乐,而她可以永远跟他一边斗嘴一边大笑到天荒地老。

——该死的星期三情歌之夜,为什么DJ小花偏偏在此刻选了山形瑞秋的“I wish you love ”播放?

i wish you bluebirds in the spring

to give your heart a song to sing

And then a kiss but more than this

I wish you love

(愿你快乐,像心头有只知更鸟在春天里唱歌,献上我的一个吻,但不只如此,我盼望你幸福)

And in July a lemonade

To cool you in some leafy glade

I wish you health

But more than wealth

I wish you love

(愿你平静,像炎夏里一杯冰茶沁凉你的心,不只富足,祝你健康,更愿你幸福)

My breaking heart and I agree

That you and I could never be

So with my best

My very best

I set you free

(我和我那破碎了的心都不得不承认,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于是,我竭尽所能,让你自由。)

I wish you shelter from the storm

A cozy fire to keep you warm

But most of all when snowflakes fall

I wish you love

(愿你平安,有个舒适温暖的地方帮你遮风挡雨,但最重要的是,当雪花飘落时,我愿你幸福。)

But most of all when snowflakes fall

I wish you love

(最重要的,是当细雪纷飞时,我愿你幸福。)

这首歌是她的死穴。她每回听,每回都无法自拔地感到脆弱……

不,她并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她不欣赏他,她甚至不喜欢他。

完全没有任何烂理由能够将他和她内心情感溃堤的原因连在一起。

可是在这该死的一瞬间,他温柔诚挚的一句“我希望你快乐”,却几乎击垮她所有重重的盔甲和防备。

她用了比平常还要久的时间才调好那杯马丁尼,低着头,把酒推向他。

山形瑞秋沙哑慵懒又感伤的嗓音在空气中飘散,吴春光此时此刻只希望这首最爱的曲子快点唱完,好让她记起所有应该对这个世界武装的原因。

“小红帽,你在忙什么?”翟恩浓眉微蹙,讨厌她一直低着头不跟自己说话。

“我要去上洗手间。”她匆匆撇下手边的单子和满流理台的东西,匆匆告退离开。

翟恩困惑而不安地盯着她逃走的背影,沉思了片刻,忍不住对着酒保阿志勾勾手。“小红帽怎么了?”

“翟先生,光姊手机摔坏了。”阿志立刻向他报告。

他眸底迷惑更深。“只有这样?”

“应该是吧,光姊很节俭的,那支旧手机用到外亮都刮伤褪色了还舍不得换。”阿志满脸同情,忍不住加油添醋,“我猜她一定是家里负债很多,家累很重,不然你看以她一个月三万五的薪水却穿成那样?”

想起她每件衣服的穷酸相,翟恩立刻毫不犹豫的相信了。

“把你们老板叫来!”他就知道,在台风期间还跑去海边玩命冲浪的老姚,脑袋已经坏掉很久了。

像小红帽这么尽忠职守的员工他还不懂得好好珍惜,他脑袋装大便吗?

天蓝色干净的化妆间里,吴春光将脸埋进注满水的洗脸盆里,试图让冰凉的水冲掉她满眼灼热的泪意。

抬起湿答答的脸蛋,她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就算在晕黄的灯光底下,仍然能看见那张昔日再熟悉不过的脆弱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