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花心笨野狼

【第三章】

来源:花心笨野狼作者:蔡小雀

美丽华摩天轮缓缓地转动到最高处,整个大台北市景仿佛尽收眼底。

风景好美,但气温也好冷……

吴春光低头看着捧握在掌心里取暖的罐装伯朗咖啡,从甫自便利商店买来时的热腾腾,到现在已经变温了。

这就是所谓上流人士专门饮用的——真正的好咖啡?

不过她偷瞄了身畔,刚刚还兴匆匆将她拖来坐摩天轮,现在却静默得令人不安的高大男人,识相地没有将疑惑问出口。

她可以感觉得到他现在需要有人陪伴,但同时也需要静一静。

毕竟复杂的亲子关系所衍生出的问题与麻烦,不是一杯咖啡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吴春光嘴角浮起一抹苦涩微笑。

“干嘛那样看着我?”翟恩突然开口,吓了她一大跳。

她定了定神,扬了扬手中的罐装咖啡,“我只是好奇,这就是你听谓的‘好咖啡’?”

“谁规定铁罐伯朗不可以是好咖啡?”他已经喝光了自己的,盯着她手里的,“怎么,不合你口味?”

“太甜了。”她老实道。

“小红帽,你的品味真的有问题。”他毫不客气道,伸手拿过她手上还剩了一大半的咖啡,咕噜咕噜一仰而尽,一脸满足。“我就是喜欢它够甜。”

她无言了半晌。“……翟先生,你高兴就好。”

他以不太满意但勉强接受的眼神瞅了她一眼,随即转移话题,“你以前坐过这玩意儿吗?”

“有。”她不想多加解释自己来到台北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搭乘摩天轮将大半个台北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一如高雄黄昏的爱河畔,花莲午后的大海,梨山翠绿的清晨……每到一处,她总渴望能在当地找到一些什么。

也许是寻找留下来生根的理由与勇气。她怅然一笑。

“我没有。”他望着近处的高楼大厦与远处的隐隐山脉,淡淡的吐出一句。

“这是你第一次搭摩天轮?”她一怔。

他不是土生土长的台北人吗?

“对,第一次。”尽管浓密的黑发被风吹得微乱,他若有所思的英俊脸庞依然帅气得令人心折。“感觉还不错,没有想像中的可怕。”

“你有惧高症?”她猜测。

“不,我是有‘因为得不到它所以恨它’的童年阴影,还有童话故事恐惧症。”翟恩半真半假地揶揄道,“举凡一切跟可爱故事书里有关的都会让我过敏。”

那你还叫我小红帽?

吴春光差点脱口问道,随即安分地闭上嘴巴。

她害怕听见那个答案是——她也令他过敏。

“难道你不会吗?”他瞥了她一眼,“没盖好房子就准备被狼吃掉的三只小猪,随便乱开门就会被一口吞进肚子里的七只小羊……那些小孩是做错了什么?脑子还没长好就得被这么摧残恐吓?而且不是每一只动物在失职的妈妈终于愿意回来后,都能够幸运地再从大野狼肚子里被拯救出来,那些童话故事里,充满了瞎掰的废话!”

她心脏漏跳了一拍,屏住呼吸,不敢置信地望着越说越愤慨的他。

他也有这种感觉?

半晌后,吴春光清了清喉咙,极力镇定住那颗乱跳的心。“我懂。”

他突然安静,性感黑眸直盯着她。

“不是什么事情都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如果童话故事是想告诉我们门外的世界有多可怕,那么或许它也该教会我们……”如何去面对门里面真正的危险?她的声音戛然停顿,舔了舔突然变得干燥的唇,“就这样。”

“你还没说完。”翟恩目光若有所思,直直注视着她,“教会我们什么?”

“我说完了。”她坚持。

“你没有。”

“我说完了!”

“胆小鬼。”

“无聊!”

“幼稚。”

他们像两个闹别扭的小孩般吵了起来,大眼瞪小眼直到彼此不约而同地会过意来,随即大笑。

“天哪,花了那么贵的票价在摩天轮上吵架。”她拭去笑到眼角迸出的泪花,“我们会被天打雷劈。”

“刺激消费力外带振兴经济有什么不对?”他笑着,大手自然地伸过去抓抓她的刺猬头。

小巧的鹅蛋脸配上重装机车骑士的头发,她整个人简直是冲突与趣味的化身。

吴春光像是被夜间汽车大灯照到的小鹿般僵止不动,有一瞬间忘了该怎么呼吸。

然而对翟恩来说,这样亲匿的举动就跟说“早安”、“你好”一样单纯熟练,也没怎么多想,收回手后就对着她笑道:“饿了吧?我请你吃午餐。”

“为什么是你请我吃午餐?”她神智迅速恢复过来,神情叛逆地反驳,“我自己有钱请我自己吃午餐。”

“我从不让女人请客。”他傲然回了句。

“很好,反正我也没打算请你。事实上,我根本没打算跟你一起吃午餐,也就无所谓请不请的问题了。”瞧,她果然是化繁为简的能手吧?

要是她忽然跳得猛快的心脏也能这么好对付就好了。

“我说小红帽——”

“大野狼,下车了。”她拍拍他的肩,率先跃出摩天轮的车厢,脚步稳稳地踏在地面上。

“我们还没谈完——”他皱起眉。

趁他微低头踏出车厢门的当儿,吴春光迫不及待对他挥了个潇洒的手势,立刻闪人。“不,我们谈完了。拜!”

“喂!”

第二天才踏进PUB里,吴春光就接到了老板和其他员工诡异暖昧的笑容。

“干嘛?”她颈后寒毛竖起,被盯得一阵发凉。

“小光光,我喜欢你。”帅帅老板煞有介事地叹了一口,语重心长。

“这是整人游戏吗?”她警戒地倒退了两步,“今天不是我生日。”

“别怕。”帅帅老板赶紧澄清,“我是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员工之一。虽然翟恩那家伙是我死党,但是他专门吃小女孩当早餐,我不希望你那么快就变成下一个,这年头有个性又尽忠职守的酒保不好找。”

吴春光还是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直觉不妙。

凡是会跟那个杀伤力十足的万人迷牵扯上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跟翟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连忙表明立场。

难道是昨天和他一起坐上摩天轮的时候被谁看到了?可恶!早知直在咖啡店一发现他的时候就该立刻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