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七章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七张绣

散落针底分阴阳,淡浓求真为谁忙;混混沌沌,此情由天,生死两茫茫。

状元府里的气氛有点僵,又有点古怪不寻常。

陆朗风目光直视着眼前这个身形娇小、头戴珠翠金冠身穿凤袍的美丽女子,眉头越皱越紧。

宝娇公主抱着袋瓜子,坐在那儿好整以待上下打量他足足半个时辰了。

到底是看够了没有?

“公主——”他神情微榅,沉声开口。

“好!就决定是你了!”宝娇公主将瓜子往旁边一扔,拍拍白嫩小手笑道。

陆朗风脸色一沉,目光锐利地瞪向一旁的苏瑶光——在搞什么东西?

“陆状元,宝娇公主经过严肃缜密的参考后,决定钦点你成为她的乘龙快婿。”苏瑶光清了清喉咙,对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这就叫严肃缜密的思考?她明明是边嗑瓜子边看戏,一时心血来潮决定的!

“婚姻不是儿戏,公主金贵之身,自该匹配更加显赫之人,微臣不过一小小状元,小船难以载重,请公主收回成命。”陆朗风夷然不惧地盯着宝娇公主,冷冷地道。

完了,状元郎也是个倔强性子的,一对上刁蛮的宝娇公主,硬上碰硬可怎生得了?

暗暗为他忧心的苏瑶光在一旁,拼命对他使眼色,却只换来他一记杀气腾腾的白眼。

一旁的侍卫及随从倒抽了口凉气,不约而同齐齐后退了一步。

公主凤颜大怒可不得了!

气氛瞬间僵凝如冰,静的仿佛针落可闻。

宝娇公主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没想到人咯咯娇笑了起来。

“呵呵呵……”她忍不住走向前,白白嫩嫩的指尖好不害臊地戳了戳陆朗风的胸膛,“不错嘛,连我父皇都不敢对我大小声,没想到你竟然敢指着我的鼻头骂?有种!我喜欢。”

他刚刚有指着她的鼻头骂吗?

陆朗风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强抑下不悦,沉声道:“微臣对公主并无不敬之心,只是微臣心中早已另有所属,非卿不娶,还请公主见谅,另择贤婿。”

宝娇公主俏美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环眼四周,不忘先狠狠瞪了苏瑶光一眼。

“是怎样?叫你们娶我是很委屈吗?本公主不嫁的时候,你们也不娶,本公主要嫁的时候,怎么一个个就突然冒出‘心有所属’的对象来了,真是芭蕉你个枇杷果!你们是雨后春笋投胎的啊?”宝娇公主火冒三丈,劈头就马翻了一船人。

众人想笑,却又战战兢兢地忍住,因为公主已经开始不高兴了,万一在火上浇油大大惹毛了她,届时他们就算一人有十颗脑袋都不够掉!

“以公主娇媚无双之姿、金枝玉叶之尊,何愁天下男子不倾慕爱之?”陆朗风口气和缓下来,好言相劝,“相信公主终有一日,必定能遇见那一个真正与你相属之人,在这之前,公主又何必屈就我等平庸之辈?”

哟,状元郎果然名不虚传,殿试不是考假的,而且公主也被这么清理并茂的一番话给打动了,脸上怒气渐消。

众人崇拜地望向单凭三言两语便消弭了公主火气的陆朗风,只有苏瑶光心下暗道不好!

这些日子来接皇命为公主挑选夫婿,苏瑶光已经太熟悉公主我行我素的脾性,倘若状元郎这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那么此番言语,他已成功引起公主的兴趣,驸马一位自可坐得稳当无疑。

可加入情况相反,他当真一心拒绝公主的下嫁,那么这番话可就惹祸上身了!

果不其然——

宝娇公主满眼发光,猛拍陆朗风的手臂——因为太矮,拍不到肩——兴高采烈道:”嘿嘿,本公主就说嘛,像我这么国色天香、聪明美丽的美女,怎么会没人要呢?你,就是你——你好样的,懂得欣赏本公主,所以本公主决定非你不嫁!”

苏瑶光同情怜惜地望向脸色大变的状元郎。

各人造业各人担,阿弥陀佛!

状元郎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公主错爱,恕难从命。”陆朗风脸色严峻,语气冰寒,厅上众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一边是任性的公主,一边是固执的状元……这、这下子可怎生是好?

“呃,可否听苏某一言?”苏瑶光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当和事佬。

陆朗风还未回答,宝娇公主一瞥见他,登时脑中灵光一闪。

“我这回可学乖了,”她对着陆朗风不怀好意地笑着,“本公主管你是不是心有所属,反正我要嫁就是要嫁!”

“公主——”他脸色铁青。

“驸马,”宝娇公主抱臂闲闲一笑,已是改口。“你先听完本公主的话,再考虑要不要拒绝本公主,如何?”

陆朗风眉头深锁地盯着她,神情戒慎地问:“公主想说什么?”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乖乖听话娶我进门做大,叫我父皇得以龙心大悦,也让本公主能风光出嫁。然后你的那个‘心有所属’就负责做小,早晚来给本公主请安奉茶叫姊姊——怎样?”

“微臣立誓不娶二妻。”他冷冷地回了句。

“那就是第二个选择了,你只能娶本公主一个妻子,然后将你的‘心有所属’忘得一干二净,从此以后乖乖和我做夫妻,本公主是不会亏待你的,哇哈哈哈!”宝娇公主嚣张地仰天长笑,霸道得跟个抢亲的山大王没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