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五章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五张绣

平针金丝银线掐,锦绣空心旧时花;团团对对,盘旋轻舞,落予阿谁家。

陆朗风着实厌烦了被护卫亦步亦趋地跟着,所以便吩咐众人留守状元府中,他身着书生袍子,绣带微束,就这样信步踱了出来。

其实他心底有点不安,有点异常烦闷难解。

路知府昨夜亲到状元府造访,除了与他商谈江南地区的风土民情经济外,言语间还透露了一个大消息——

皇上将宝娇公主下嫁予他们今科状元、榜眼、探花其中一位。

乍听这惊人消息,陆朗风想也不想地冷冷回了一句:“下官敬谢不敏,愿让贤他人。”

路知府没有生气,却只是笑得好不意味深长,表示事虽未定,但是请他早有心理准备,若当真获此荣耀,可是皇命不可违啊。

就是短短五个字——皇命不可违,便让他失眠了一夜。

“总之,我绝对不会辜负娘的托付。”他眸光坚定,神态笃然。“相思需要我,这一生我是不会弃她于不顾的。”

不管他心底深处,对相思究竟是出自母亲的临终托付,或纯属对一个妹子心疼怜惜的情分,抑或是包含了其他更多、更深的心意,他都不会因为荣华富贵而放弃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

春日的微风夹带着隐隐花香扑面而来,令原本烦闷的陆朗风不禁一阵头目清凉了起来。

“对,既然心意已定,就没什么好再困扰的了。”他定了定神,嘴角露出一抹淡定的微笑。“皇上是圣明天子,自然不会为儿女亲事就迁怒臣子,是我想太多了。”

“状元大人?”一个略带惊喜的娇软女声自他背后响起。

他回过头,神色微诧。“你是……唐姑娘?”

风姿绰约,翩若花仙的唐情儿笑吟吟地瞅着他,颊畔美丽梨涡若隐若现,晶莹眸光顾盼流转间好不清灵动人。

就连她身畔随行的侍女也凭般娇艳可人,灿笑如花,非寻常庸脂俗粉可比。

只不过对于陆朗风来说,是红颜是无盐,在他眼底都是一样的。

“自从上次燕鸣曲坊一会后,君别来无恙否?”唐情儿嫣然笑道。

“能吃能睡,一向都好。”他礼貌地一笑,“唐姑娘当日一曲‘挽情咒’琴动天下,至今犹为人津津乐道,陆某亦十分敬佩姑娘精妙高绝琴艺。”

老实说,唐情儿的确颠覆了他对于青楼名妓的刻板厌人印象。

身为歌伎伶人,唐情儿却是他毕生所见过气质最为高雅、谈吐不俗的才女,只可惜莲花绽于污泥之中,倒教人不由得感叹造化弄人,莫此为甚。

虽只匆匆见过一面,听过她奏一曲妙琴美音,但或许同样出身贫门,所以他对她确是有一份“卿本绝代佳人,奈何沦落红尘”的扼腕可惜。

“千金易得,知音难寻,得蒙大人如此看重,实是情儿难得的好福气。”唐情儿柔柔一笑,“不知大人是否有要事在身?如若没有,既是有缘偶遇,情儿可有这个荣幸请大人品一杯佳茗?”

陆朗风脑海浮现花相思羞怯微笑的容颜,迟疑了一下。

唐情儿温柔凝视着他,怅然地怏怏一笑,“大人该是有所顾忌小女子卑贱的身分吧?对不起,是情儿大胆,冒犯僭越了。”

他心念一动,想起他满腹诗书才华却沦落风尘的凄凉境地,不禁脱口而出:“唐姑娘误会了,只是这杯茶,该当由陆某相请才是,就算是回报前次姑娘飨以仙曲之恩吧。”

她清丽小脸蓦然亮了起来,眼眶隐隐含泪。“谢谢大人不弃。”

他有些不自在,“唐姑娘言重了。”

“是,”她巧笑倩兮,“那么,请!”

“请。”陆朗风欠了欠身,尔雅有礼地率前领路,并不忘与她保持三四步的礼貌距离。

不远处,便是以雅茶细点闻名梅龙镇的秀水楼,他俩便坐在靠窗的雅座里,从一开始的不自然,到后来慢慢敞开胸怀畅谈诗词曲律,把茶言欢,气氛好不畅快闲适。

浑然未觉,在雅座窗外柱廊角落处,有个纤秀瘦弱的身形震惊又落寞地伫立在暗影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

在她好不容易一路躲躲藏藏,气喘吁吁地赶到最凑近状元府的那条大街上,竟然一眼就瞥见了朗风哥哥和一位美丽的姑娘在说话!

而且那美丽姑娘好生眼熟,活脱脱就是那日对他谈琴还向他敬酒的同一个!

他们俩……很熟吗?

她脑中一片空白,只能被动得像行尸走肉般远远地跟随着他们的脚步,来到了这一间典雅的茶楼。

她从来都没有跟朗风哥哥来过茶楼。

那位姑娘凭什么剥夺了原该专属她的幸福?为什么朗风哥哥会愿意陪她来喝茶,还对着她笑。

朗风哥哥一向清傲孤高,除了她之外,从来不会和其他女子那般亲近的。

“为什么?为什么?”小手紧紧攒着胸口衣襟,她瘦小身子颤抖得仿若风中秋叶。“难道朗风哥哥真的……真的喜欢这种长得漂亮,又谈吐高雅有见识的姑娘吗?”

那温柔清甜的女声不知说了什么,陆朗风被逗笑了,爽朗笑声飘入了花相思耳里,就像在寸寸凌迟切割着她。

花相思背脊紧抵着柱身,用力屏住呼吸直到胸口闷痛得几乎迸裂,小手掐握得衣襟更紧、更紧。

直到那清朗与温柔的笑语终于消失、离去,她绷紧的精神才松弛下来,一口气却怎么也提不上来,管不住身子虚浮无力地慢慢往下滑,她只觉眼前阵阵发黑……

“相思!”

身后恍似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可是她还来不及回头,整个人就已软软地晕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