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二章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二张绣

套针起落把语寄,千丝万缕相萦系;去去回回,春痕碧柳,无计相代替。

陆朗风静静地站在床畔,看着已换过干暖衣裳,牢牢掩着被子沉沉睡去的女孩。

幸亏服了药后,高烧已退,她也睡得颇为安稳。

他总算放心了些,转身离开房间。

陆宅是胡同深处里的一处老院落,只有古朴的主屋正厅和两处卧间,以及旁边的小灶房和种植了一株桂花树的小院子。

院子不大,来回走个十五步、纵横踩个十五步就可行遍,但却是他在酷暑盛夏时,得以在外头乘凉读书的好所在。

自从满腹圣人经纶、一心为民的爹去世后,他与娘亲相依为命,至今亦已六年了。

爹生前是湖北县令,官值七品,向来公正廉明爱民如子,不贪不求,在任上便已是两袖清风,就连每月俸禄也只能勉强维持三餐青菜豆腐的清苦生涯,但他们一家三口却丝毫不以为苦。

其实只要一家和乐,平安适意,便无所谓苦不苦了。直到爹因病故世,他们母子这才迁居回母亲的故乡——梅龙镇。

许是受了父亲的影响,陆朗风自小便极爱读书,过目不忘,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在十五岁那年便乡试第一,尤其手下一篇目“定国安民方”的策论,甚至惊动了当时的知府文大人,亲自召入官邸再三许盛赞。

得此佳誉,陆朗风依然沉静内敛,荣辱不惊,过后继续闭门读书,闲暇时劈竹糊纸做些雅致灯笼,在上头精心落画题字,再送到东鼓大街上的灯笼铺子寄卖。

因他心灵手巧,做出的灯笼别致典雅又好用,上头绘的工笔花卉脱俗动人,题的诗词古雅清隽,兼又写一手好书法,大多由大户人家和文人雅士竞相买了去,所以倒也卖得极好。

就算他将来未能“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至少开间灯笼铺子做做小买卖,也能好好孝顺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成人的娘亲……

灯笼?!

“该死!我把灯笼全给忘了。”陆朗风懊恼地低咒了一声。

当时他急着将她拉出水面,灯笼都给扔到一旁去了……不知现下回去捡拾可还来得及?

“风儿,是你吗?”一个温柔含笑的声音自屋外传来。

“娘。”陆朗风收敛起焦灼的神情,大步迎出去。“您回来了,采买的提篮可重不重?孩儿当时应该随您去的——”

“傻孩子,就这么点菜,还能为难得了娘吗?”额上微有汗意的曹云芬笑吟吟地挽着堆满鱼肉菜蔬的提篮。“都说了你读书要紧,这些琐事就交由娘来便行了。”

“不行。”他坚持将提篮接了过去,提着往小灶房方向迈去。“孩儿是男子,担担抬抬做点事情是天经地义,这和读不读书没有干系。”

曹云芬心窝一阵暖洋洋,噙笑望着如今已长成挺拔俊秀的儿子,心底有着深深的骄傲之情。

她的好孩子……果然已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了。

相公,你在天之灵可安心瞑目了,咱们的孩儿将来定是个胸怀天下的人中龙凤,决计不会教咱们俩失望的。她心中暗暗祝祷。

放妥了食材,陆朗风走出小灶房,有些迟疑地道:“孩儿有一事想禀告娘……”

“怎么了?”

他将救起花相思的过程说了出来,曹云芬睁大眼,神情微急。

“那咱们该不该请个大夫来,好生为那小姑娘诊治才是?”

“她吃过药,已经睡了。”陆朗风顿了顿,有些犹豫的又开口:“娘会怪孩儿行事过于唐突吗?”

“傻孩子。”曹云芬正色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娘怎么会见怪于你呢?对了,那小姑娘人现在在哪儿?娘去看看,也好放心些。”

“她在……孩儿的房里。”他的脸庞微微一红,清了清喉咙道。

曹云芬一笑,随即拍了拍他的肩,“我的孩儿是正人君子,娘自然信得及的,何况你是为了救人,有什么好害臊的呢?”

“是。”

曹云芬一踏入儿子的房里,温柔眸光在瞥见躺在床上的苍白少女时,蓦然大惊失色。

“相思?!”她急急奔近,迫不及待在床畔坐下,心疼着急地抚摸着花相思熟睡的小脸。“哎呀,你、你怎么不乖乖待在府里,还把自己弄成这落魄模样呢?”

跟随而入的陆朗风闻言一怔。

“娘?”他面露不解。

“风儿,她就是娘常常跟你念叨说过的相思小姐啊……”曹云芬难掩焦灼之色,怜惜地低叹。

“她就是花府千金?”陆朗风愣住,不敢置信地盯着那张苍白病倦的小脸。

母亲原就是在花府里当绣娘的,后来因三年前的冬日,花府千金突然病得异常厉害,是偶然入府送绣件的娘撞见,在心惜不忍之下,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她三天三夜。

待花小姐病愈后,娘的工作也从绣娘便成了奶娘。

“她就是……花家的小姐?”他微微怔忡,心头升起一股不知是惊是喜是憾之情,脸上却有些黯然。

“风儿,你救的人原来就是相思……”曹云芬吁了一口长气,深感安慰,“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唉,这丫头定是趁老爷不在,我又告假归家,偷偷出来玩的。”

他点点头,一时无言。

陆朗风并非自惭形秽,但他还是清楚地发觉到她不再只是那一个单纯的、全心依赖着他的小女孩了。

纵然本就陌生,但是此时此刻,他俩之间曾经存在过的那一点点什么,在这一刹那也被“身分”二字深深划开了一道鸿沟,各自分据两端,毫不相连了。

“娘,既知她是花府千金,那么孩儿就通知花家的人来领她回去吧!”他低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