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鸳鸯错到底

第一章

来源:鸳鸯错到底作者:蔡小雀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亦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敛梳妆;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唐秦韬玉

一张绣

盘针边滚旋纷纷,雪绢彩丝玉回纹;曲曲密密,蕊心轻吐,由浅入情深。

湖畔,清灵的白苹花秀雅地绽放在枝头,美得像是略带纷红的动人飞雪。

一名纤柔瘦弱的白裳少女静静地席地而坐,雪白纤细得可怜的小手拈着一根银针,眸光温柔热切望着顶上那甜香弥漫的苹花,玉指如飞地在绷实了的光滑缎面上,一针一线一丝一缕地绣出朵朵雪嫩的白色苹花。

看似不易,实则更难。

要将苹花那清薄雪白中带着淡淡粉红的特色跃然于锦缎上,单单是花线便得挑选上十数种之多。

先以雪白、银白、月白、脂白、玉白、莹白纵横交织成瓣,中心再以粉红、嫣红、浅红、绛红、桃红、梅红掺着皎白劈丝,施散套针绣之技,佐以乱针、挑花、冰纹针法而成。

亏得她随身的绣盒里大小粗细银针、花红柳绿丝线样样皆全,信手拈来,飞针走线,轻巧老练。

那出神入化的绣工,教人难以相信竟是出自一个年方十四岁的少女之手。

只是她绣得专心,浑然未觉背后有人缓步近身前来。

“小姐,歇一歇吧。”一名荆钗布裙,神态娴静的美貌妇人柔声唤道,“该喝药了。”

“芬姨。”花相思回过头来,苍白秀气的小脸绽开一朵灿烂笑花,“哎哟,为什么我又得喝药了?我不是已经好很多了吗?咳咳。”

“小姐乖,待你把这碗药喝完,芬姨就做好吃的桂花糖糕给你吃,好不好?”曹云芬温柔地摸了摸她触手冰凉的脸颊,心疼着她的喘咳犹未见好些。

“可是……”她苦了脸。

“去年桂花开得极好,我特地摘了许多腌酿。不管是做桂花酿圆子、桂花糖糕还是桂花一口酥,都是又甜又香,好吃得不得了呢!”曹云芬故意引诱她,笑吟吟的说。

花相思听得口水直流。“我要吃我要吃!不管是桂花酿圆子、糖糕、一口酥,我统统都要吃!咳咳咳……”

“行行行,只要是我的小祖宗想吃的,芬姨都做给你。”深怕她激动过度,曹云芬赶紧端上那碗乌漆抹黑还微冒烟气的汤药,“那么你先喝完这碗药,好不好?”

尽管吃药吃得烦,可是一想到那绵绵密密、满口甜香的桂花糖糕,花相思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接过药碗,小小脸蛋盛满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之色。

看得曹云芬既是心疼又是好笑,不过花相思还是勇敢地一仰头,将药咕嘟咕嘟地全吞进了肚子里!

待她把药全喝完了以后,曹云芬还以为又会听见她抱怨这药苦死人了。

“嗝——”花相思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长长的嗝。“好饱喔。”

曹云芬差点笑出来,伸手揉揉她的头。“好孩子,真乖。”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做桂花糖糕了吗?”花相思掩不住病容的苍白脸蛋,盛满了期待热切之色。

“可以,当然可以。”曹云芬鼻头一酸,急忙强笑着,亲亲热热的搂紧了她。“芬姨一定会做出这世上最好吃的桂花糖糕给你吃的。”

可怜她体弱多病、命运多舛的小相思啊……

花相思的弱症是打从娘胎带出来的。

听说是怀着她的花夫人在欲临盆前,因嫉妒小妾在她所喝的一盅红豆羹里下了一味红花,导致她娘险些滑胎难产,命丧黄泉。

后来在大夫的极力抢救下,她们母女终于得以转危为安,花老爷也在震怒之下,将那名狠心的小妾送官究办,并且就算背负着花家香火再也无法延续的家族罪名,也坚持不再纳妾。

只是那帖下得十足十的红花,毕竟杀伤力太大了。

花夫人受损的身子在产后始终调养不过来,一年后就过世了,而花相思更是自小就是奶妈的乳汁和着药汁喂大的。

她这十四年来也不知吃过了多少灵丹妙药,看过了多少名医国手,可身子就是一直不见好,病根也总是这样断绝不了。花老爷为了她还去求神问卜,可但凡一问及“健康”二字,抽中的不是下签就是下下签,百试不爽。

虽然花老爷总是含泪把那些签诗偷偷化了,不教她知晓,但是只要一见到她爹那张苦情到极点的脸,花相思也就心知肚明了。

可也许是自小病惯了,其实她也不觉得自己的病有什么了不起,反正就是该吃药的时候就吃药,虽然会烦;该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就起不来,就当作补眠。

她是很能苦中作乐的。

如同现在——

“长命,我跟你说喔,等一下你就负责躺在床上睡觉,把被子蒙得暖暖的,爱怎么睡就怎么睡……”花相思召集“党羽”,秘密从长计议。“百岁,你去拿点心来房里,随你想吃多少就拿多少……咳咳咳。”

“可是小姐——”两名年方十二的小丫鬟面对强大诱惑,既是心动又是不安。“要是给老爷知道的话,我们就惨了!”

“放心啦,我爹今儿要去绣线巷议合同,彩线庄的钱伯伯每回一见到爹,就最爱在那儿杀价砍价,不闹腾上一整天是绝不罢休的;而且芬姨也是今天告假回家拜拜。”她笑嘻嘻道:“所以是‘绝对’不会露馅的。”

“可是小姐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怎么了?”花相思低头打量自己,一脸困惑。“有头有脑,四肢俱在,你们担心什么?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