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不二嫁

第三章

来源:公主不二嫁作者:蔡小雀

燕戈像个大哥哥牵着小妹妹一样,牵着宝娇的小手,带着她漫步在京师大街上。

“你家在哪条街哪处胡同?还记得吗?”

宝娇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听见他的问话,因为她脸红心跳,正忙着盯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傻傻笑得像个小呆瓜一样。

他跟她在手牵手耶!真是太刺激、太开心了,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啊,哇哈哈哈!

燕戈又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答覆,这才迷惑地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呃……没什么,只是我忘了我家怎么走了。”她回过神来,面不改色地胡诌。

“大略的地点呢?”

她摇摇头,耸耸肩,“我要是知道的话,还叫作迷路吗?”

“也对。”他有点惭愧。

“是真的不记得了,因为我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很少出门嘛。”她狡黠地偷笑,不忘补了一句:“不过咱们俩闲逛一下,也许走着走着,我就能瞧见眼熟的路了。”

“也好。”他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都已经插手了,他总不能平路撒手不管,把她扔在大街上由着自生自灭吧?

尤其像她这么娇小又弱不禁风的女孩孤身在外头流浪,很危险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恩公’叫什么名字,怎么称呼?”宝娇仰头望着他,眸儿亮晶晶,闪动着笑意。

“我姓燕,单名一个戈,以武止戈的戈,你唤我燕大哥吧,别叫恩公了。”

“燕、戈。”她细细咀嚼他的名字,不禁嫣然一笑。

原来不是赵云,也不是赵子龙,而是燕戈。

“你呢?”他凝眸看着她,“叫什么名儿?”

“我……”她破天荒地脸红了,腼腆地呐呐道:“叫阿娇。”

“阿娇。”他低沉嗓音跟着重复了一遍,微微一笑,“和汉武帝的那位陈皇后同名?”

“才不同呢!”她迫不及待的大力澄清,“她那个‘娇’是瞎了狗眼、嫁了负心汉还可怜老死冷宫的那一种,我不一样,人家我这个‘娇’可是娇滴滴、较嫩嫩、娇生惯养、而且注定一辈子好命的那个‘娇’字呢!”

尽管是微服出宫,尽管是保持低调,尽管她在他面前极力隐藏真实身份,可是宝娇身上那股趾高气昂的气势还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不都同一个娇字吗?哪儿不一样了?”他虽然没有听得很懂她的逻辑,却不由自主被她逗笑了。

“哪里一样?同音同字不同命,我的娇当然比她的娇好上几百倍啦!”她双手擦腰,理直气壮道。

燕戈一时间不知该笑,还是该怀疑她究竟哪来的自信?

最后他清了清喉咙,笑了。“原来你是人小志气高。”

“我不小了。”她不服气地抬头挺胸。

“好好,就算你不小吧。”他笑着点了点她的俏鼻头,举止大方洒脱,可是宝娇的小脸却瞬间红了。

他一定是喜欢上她了……一定是……

不然他为什么会那么习惯地摸她的头、碰她的脸、牵她的手,还对她笑得这么温柔呢?

“脸怎么这么红?你着凉了吗?”

“呃,啊,不是啦。”她脸蛋一热,赶紧找了个理由搪塞。“是肚子饿了,没有力气,血都往脑袋冲,脸当然会红了。”

“是这样的吗?”他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

“而且我也忘了带银子。”她装成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是太惨了。”

“我有银子。”他笑了,“你想吃什么?”

“我想想!”宝娇眼睛倏地一亮,二话不说就扳手指数算起来。“我想吃八宝鸭子、冰糖烤方、红烧对虾、佛跳墙……呃,开玩笑的啦,你请我吃一颗包子就好了,不然半颗也行,咱们对分。”

虽然人帅穿什么都好看,就算套个麻布袋也风情万种,可瞧他身上剪裁简单的粗布衣,就不难想见戏子这门行业挣来的银子肯定不多。

她总不能一餐饭就把他吃垮了,这样就算父皇没动手脚,他也会吓到不敢娶呀!

“我不至于连包子都请不起的。”燕戈失笑,满眼有趣地摸了摸她的头。

“这样吧,前面有家馆子的肉包不错,又大又香又鲜,我们班子里的人都爱吃,你可以多点碗大卤面……放心吧,不会吃穷我的。”

宝娇呆呆地望着他,心底不知怎的有些发烫了起来。

实在是……太感动了!

万万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可以跟他同餐共食,提前享受甜美幸福的小俩口世界?

“太好了……我是说,谢谢……”她满脸陶醉。

可是她高兴得太早了,半晌后,宝娇做梦般的幸福笑脸瞬间僵住了——

这这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屋子挤满了扒饭吃面吃得唏哩呼噜满头大汗的贩夫走卒,喧哗扰攘大吼大笑,她得努力捂住耳朵才不至于被震聋。

“烫哦烫哦!”

“闪边闪边!”

“那碗是老子的,抢什么抢?你饿狗投胎的啊?”

“切三斤熟牛肉烫两碗烧酒,快快快,俺还赶着出车呢!”

燕戈被人群挤得紧紧靠向她,他小心翼翼地护着她,不让她被一旁的彪形大汉给挤坏了。

他暗自懊恼自己怎么会把她带来这么乱糟糟闹哄哄的地方?

“对不起,我忘了你是个姑娘家。”他语气充满歉意。

“什么?”她双耳灌满了四周轰然的吵杂声,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要不要换个地方?”他在她耳边喊。

“啥?”

“我是说——”

砰地一声,两大碗热腾腾香合十里的大卤面放在他们面前,阻住了燕戈尚未说完的话。

宝娇虽听不明白他到底要跟她说什么,本来已经被挤到烦得受不了,想要当场拍桌走人了,但是当那股融合面香、菜香和肉香的食物香气飘进鼻端时,肚子登时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她是真饿了。

算了,先吃再说吧!

虽然不太想承认自己竟然会被这种上头堆满乱七八糟菜肉的粗食给吸引住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