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坐怀谁不乱

第九章

来源:坐怀谁不乱作者:蔡小雀

翌日。

风寻暖站在铺子里,对着一具以南洋福衫造就的喜材发呆。

听说这是京城姜王爷特地为老王妃准备添福添寿用的喜材,周围以罗钿玉石镶嵌着连绵不绝的“福”字,喜棺之首,还请大公子一定要雕上老王妃最爱的兰花。

她伸手细细地抚过那数笔淡然雕就,却是气韵华贵、幽然若山谷花仙。

大公子真的好厉害,每一笔每一划每一道,或是幽静从容,或是飘逸出尘,或是福圜静满,朵朵花卉各有姿态,更生神采,且天然无矫饰。

她以指尖描绘着那或深或浅的刻纹,想要藉此加深印象,铭记于心,找一日也好自个儿来摹仿效法一番。

其实在偷取雕工谱交给邢仲的时候,她心底真有想翻阅偷看的冲动,但是良心与自尊依然严守分际、寸步不让。。

不告而取给邢仲是一回事,再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个邢家子弟,可是她风寻暖虽是与大公子两心相许,但目前终究是个外姓人。

“唉。”她总觉得拜师这件事已是遥不可及了。

“叹什么气?”一只大掌落在头顶上,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风寻暖抬眼,恰恰望入他含笑的眸子里,心先是一暖,随即一个抽紧。

他……可知道了吗?

不不不,一定还不知道,否则依他的性子,早就开口问了吧?

“大公子。”她面上堆欢,笑容却有一丝颤抖。“你今儿也这么早?”

“还有些细功夫待收拾,所以便早点来了。”邢恪目光温暖地注视着她,“你呢?早饭用过没有?”

“……用过了。”她眼神有些闪烁。

昨儿偷了他的雕工谱后,她心底便空空落落,彷彷徨徨了起来,总觉得心虚不安且不自在,哪还有那个心思和胃口吃饭?

现在她只求邢仲赶紧把谱抄完后,交予她还回去,那么她这颗吊在半空中忐忑难安的心,才能踏实地回到自己的胸口里。

“暖儿?”他伸手捧起她有些苍白的小脸,眉头轻蹙。“你怎么瞧起来气色不太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风寻暖心一惊跳,连忙挤出一朵笑容。“哪有什么事?我、我一直很好啊,呵呵呵。”

“是吗?”他犹是不放心。

她像是没睡好,连眼眶都微微发青,有着淡淡的憔悴。

他备感心疼。

“当——然,能有什么事呢?”

“暖儿,”他眸光闪闪,口吻温和却坚定地问:“如果有事,请你务必一定要告诉我。”

他的关怀与体贴让风寻暖既是感动又是愧疚,她咬着下唇,心神不宁地点了点头。

“暖儿,你是我最重视,也是心头上最重要的人。”邢恪柔声道,“我希望要真的有事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与你分担,千万别隐瞒在心底,却是自己憋着难受,好吗?”

她脸色微微发白,莫名恐慌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

可是他的目光依然清澈平和而关切温柔,并无半点苛责或怒意,她顿时安心了些许,却也难掩一丝犹豫。

也许她现在就可以诚实、坦白地告诉他这一切——可是……万一他不相信她的用意,甚至还误解了她偷雕工谱的动机,那该怎么办?

不不不,还是先瞒着吧,总之,等到邢二公子还了雕工谱之后。一切就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会有事的。

“大公子,你放心,暖儿‘以后’——”她特地加强“以后”二字,“绝对不会隐瞒你任何事的。”

***

午后。

大厅之上,邢恪负着手,僵硬地背对着众人。

俊美的脸庞苍白无血色,目光直直地望着堂上那一方字迹奇峻清傲的隶书区额——“百年邢家,天地共监”。

好一个天地共监……可不正是动心起念,天地皆知吗?

他嘴角掠过一抹苦涩的微笑。

邢府上上下下人等均垂手恭立在厅中,明明主子还没发话,可气氛却紧绷得教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死一般的静寂,凝结在空气之中。

风寻暖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和众人相同不安地默立在一旁,她试图从邢恪眼神里找到一丝慰藉和暖意,可是他偏偏是背对着她的。

“二公子到了吗?”邢恪开口。

灵子机灵地上前,“回大公子,二公子还未到。”

邢嬷嬷疑惑地挑起眉,正想问明究竟,门口爆出一阵扰攘吵闹声。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邢仲被两名黑衣彪形大汉一左一右给“请”进来,满面盛怒又惊恐。

厅上所有人都看呆了。

风寻暖睁大了双眼,不明所以地望着这一切。

“邢公子,我们是在梅龙镇通往运河的如意码头‘等’到二公子的。”两名黑衣彪形大汉恭恭敬敬地朝邢恪行礼。“‘通幽棺材庄’那里,飞鱼堂主已亲自过去‘关照’过了。”

“有劳两位壮士和飞鱼堂关兄弟了。”邢恪温文地对他们一颔首。

“邢公子莫客气,只要你吩咐一声,全漕帮兄弟无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两名黑衣彪形大汉恭声道,随即默默护卫在一旁。

他们是漕帮的人马?

风寻暖眨了眨眼,心下暗暗惊叹。

难道传言是真的?听说漕帮老帮主便是用了邢大公子亲制的喜材,至今高寿九十七岁了,依旧身强体壮健步如飞,大喜之余,便下令全漕帮一万三千兄弟皆受邢大公子号令。

这段江湖美谈乃是出自于梅龙镇“虎兰茶馆”里,那个号称口水比江水还要滔滔不绝的茶博士之口。

当初风寻暖还以为这些奇谈是茶博士道听涂说,甚至自己掰来骗赏银的,可如今看来,倒有那么几分真实可靠。

有传说中的“阎王护驾”,还有势力雄厚的漕帮供其驱策。

无怪爹老说邢家是得罪不起的。

她灵巧晶亮的眸子仰慕崇拜地望着那个气质清逸如谪仙的心上人,心底塞满了与有荣焉的骄傲感。

大公子真的好了不起啊!

“大哥,你为什么叫人把我当贼一般地押回来?”好不容易被放开的邢仲,气怒难平地揉着酸痛的肩臂,恶人先告状地喊道:“难道你不再拿我当兄弟看待了吗?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把我踩下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