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坐怀谁不乱

第二章

来源:坐怀谁不乱作者:蔡小雀

她一定得证明自己的实力,她一定得让爹爹安心将风家轿交托给自己。

而最好的法子,就是学得一身雕刻好功夫,叫爹爹再也不能小看她。

可是全轿坊里的老师傅个个见了她就想逃,压根没人愿意教会她这些。

“看来想回轿坊搬救兵也是没指望的了。”她愀然不乐地边走边踢着地上小石子。“唉,难道我风寻暖就真这么人憎狗厌吗?”

走着走着,风寻暖眼角余光蓦地瞥见一旁墙上张贴的告示,不禁停下脚步,睁大了双眼——邢家老铺,徵人启事。

凡十四岁以上,四十四岁以下心智健全之男丁,有意愿加入邢家参与制棺行列者,请入内洽询。

另每月待遇四两银子,供食宿,享棺木员工价四折。

机会难得,迟者向隅,非诚勿试。

不知怎的,这份黑纸白字的徵人启事看得人心头一阵发寒。

所有不小心经过这启事旁的老百姓全满脸惊恐,双手合十频念阿弥陀佛,低头快闪。

风寻暖却是两眼亮了起来,激动地双手贴在启事上。“天助我也,真真天助我也……”

二话不说,她立刻撕下启事!

***

邢家老铺大厅内摆放着一张书案,除开坐在后头的灵子一人外,整座大厅由早到晚,空空荡荡。

“呵——”灵子打了个大呵欠,一手支着下巴,满脸无聊地望着大门。

奇怪了,为什么告示贴出去都三天了,居然连一个应徵的人都没有?

“是我在启事上写得不清楚吗?”灵子纳闷不已,扳着手指数算着,“没错呀,月俸四两银子,供食宿,还有当世少有的员工福利,到底是哪儿出错了?”

“为什么他们百年邢家老铺想新增个学徒人手就这么难哪?

正在自怜自艾间,一个娇俏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们是来应徵的!”

终于有人来了?

灵子大喜,猛然抬头,顿时失望至极。

眼前是个笑吟吟俏生生的小姑娘,身边还带着一个孔武有力的丫头,手持被撕得烂烂的告示……来同他开玩笑不成?

“姑娘,我想你是搞错罗。”灵子挖了挖耳朵,不感兴趣地道:

“‘万花楼’在隔壁街,不在这儿喔!”

“啐,你瞎了狗眼啊?我们家小姐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像青楼艳妓了?”风寻暖还没开口,一旁的丫头阿香先沉不住气了,铜钵大的拳头砰地一槌书案,险些把桌子劈成两半。

“呃,阿香……”她赶紧拦住力大如牛的贴身丫头。“莫气莫气,咱们是来应徵当学徒,不是来拆人家房子的。”

“是是是……是啊,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灵子早吓得躲在椅子后头。

“是,小姐。”阿香狠狠瞪了他一眼,乖乖依言退后。

“这位小哥儿,我们是来应徵当学徒的。”正所谓迎面不打笑脸人,杏眼桃腮、娇俏动人的风寻暖朝他盈盈一笑,“劳驾录取我们吧。”

“可是我们徵的是男丁,不是姑娘喔!”灵子看得眼都直了,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姑娘,你真的搞错了。”

“我没搞错,我就是来应徵学徒的。”风寻暖满眼兴奋与期待。“听说邢大公子一身出神入化的雕刻好功夫,能够雕得花朵栩栩如生、姿态动人,我就是来学这门功夫的!”

灵子满眼的粉红泡泡登时消失,愕然地瞪着这位快乐得小脸都发红的小姑娘。

她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

邢家雕刻鬼斧神工,可是代代传子不传女,传媳不传外的至高无上神秘奇技,又不是路边那等教人家做糖人儿的小贩,可随意传授的?

“姑娘,”灵子觉得有必要替主子声明一下立场。“这是不可能的,你请回吧。”

“不不不,我是很诚恳的来学艺,请小哥儿你务必给我这个机会……”

“唉,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们邢家老铺做的是棺材,甭说一个小小学徒没法学到邢家独门雕刻密技了,就凭你一个女孩子,光是要你刨棺木,怕就把你给吓哭了吧?”灵子双手抱臂睨着她,一脸了然于心。

“我不怕!”风寻暖满眼燃烧着熊熊决心,一脸坚持。

“可是……”

“小哥儿,你就把我和阿香当成是男的就行了。”她美丽的鹅蛋脸上写满了强烈的说服力,“无论是什么粗活儿,我都能行的!”

“当成男的……”灵子目光瞟向一旁浓眉大眼、孔武有力的阿香,呛了一下。

“她是没问题啦,可你……”

“还没找着人吗?”一个好听的男声悠悠响起。

灵子一呆。

风寻暖诧异的回头,望入了平生所见过最清灵澄澈的一双眸子里。

“鬼啊——”阿香惨叫一声,登时恶人无胆地晕了过去。

“鬼?”风寻暖一惊,四下张望,满面疑惑。

整座大厅里也就只有小哥儿和那个白衣翩然、玉树临风、气质脱俗不若尘世中人的好看男子……哪里有鬼?

灵子忍不住跳出来扞卫主子,忿忿不平的斥道:“我们家公子才不是鬼!”

公子充其量只是高了点、脸色苍白了点、衣衫轻飘飘了点、黑发长了点……哪里像鬼?

“对不住,我家阿香打小就有点斗鸡眼,还口无遮拦惯了,请公子和小哥儿莫见怪才是。”风寻暖小脸一红,赶紧对那位英俊的公子爷解释。“你……不会生气吧?”

邢恪静静地伫立在当场,仿佛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只是瞥了眼吓昏在地上的丫头,口吻淡淡的说:“需不需要叫大夫?”

“喔,不用不用,我家阿香晕得快醒得也快,不用叫大夫了。”

她心不在焉地道,目下转睛地傻傻望着他。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那个神秘、诡异、拥有庞大“黑暗势力”的邢大公子呀!

可是他看起来就像天上谪落的仙人,哪里像是外头流言流语流传的那么骇人可怕?

邢恪点点头。

神情幽淡,身形修长,白衣清逸的他,通身上下飘然若仙的气质,仿佛随时欲乘风归去。

而他的确也是来时悄然去时翩然,简短一句问罢,转身就要离去,有些看傻眼的风寻暖豁地醒觉过来,急急唤住他。

“邢公子!”

他回头,神色平静地看着她。

“我叫风寻暖,今年十八岁。”她冲动地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