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坐怀谁不乱

第一章

来源:坐怀谁不乱作者:蔡小雀

……昔,百业初萌,本镇即以“万工轿”驰名天下,尤以镇南风氏为业中翘楚,世所称赏也。

——龙凤镇镇志

清逸清逸清逸清逸清逸

小桥之上,两军对垒。

倏地,“十面埋伏”杀气重重的乐音响起,声声摧肝沥’

胆——“娘的!”憋着大气久久不敢喘一口的张屠夫,猛然回身,狠狠朝一旁穷秀才头上巴了下去。“已经够紧张了,还在那边给老子弹什么琴!”

“是……琵琶。”穷秀才瑟缩了一下,呐呐道:“人家也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嘛。”

是该缓和一下气氛,因为原本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春水桥畔,此时此刻,所有行人摊贩、大人小孩、阿猫阿狗全都静止了动作,屏气凝神地望向桥上。

一列送花轿的队伍和一行送棺材的人马恰在桥上狭路相逢,形成那黑羊白羊争道,谁也不让谁的紧张对峙场面。

良久,领着花轿的娇娇小姑娘终于开口了。

“麻烦让一让。”一身翠绿如柳,眉目弯弯如画的风寻暖笑吟吟道。

“是该让,不过要让也是你们让。”一身黑衣沉肃如煞的邢嬷嬷冷哼,“今日是良辰吉日,我们家棺木急着送交东主手上,可是半点也耽误不得的。”

“婆婆此言差矣!”风寻暖眼儿眯眯地笑着,声音清脆爽利,“既是良辰吉日,难道只准你送棺材,不许我卖花轿不成?”

“谁管你家卖下卖花轿,可你的花轿偏偏挡着我的道儿了!”邢嬷嬷毫不客气地道:“我劝你还是快快让路吧!”

“让路?”风寻暖眨了眨眼,“婆婆,可我做花轿的都不嫌碰上你家棺材秽气了,你怎地反倒还嫌我家花轿碍眼呀?”

“我邢家棺材是怎么个秽气了?正所谓见官(棺)发财(材),不知有多吉利应景呢!”邢嬷嬷双手往腰上一擦,下巴一抬,有说不出的骄傲。“而且俗话说:

‘生死为大’,既知我运的是棺木,你的花轿还不快快后退让道儿?”

“婆婆,真是失礼了,可偏偏我家的花轿就是让不得道儿。”

风寻暖笑得一脸歉然。

“我说你这丫头可别给脸不要脸,可知我今儿个抬出的这上好檀木大棺是何名目?”邢嬷嬷一哼,昂首道:“正是蒋参军家的老太爷指名要的喜材,专给他老人家添福添寿的,你敢拦吗?”

“原束是蒋参军家老太爷的喜材呀!”风寻暖哎呀一声,连忙朝她欠身。“失礼失礼。”

“既知失礼,还不快让?”

“我只说失礼,没说要让呀!”风寻暖小手朝后一比,灿笑如花的说:“婆婆,你瞧,这顶金银彩绣大花轿,顶上锈的是长寿仙桃,轿身刻的是富贵牡丹,端的是华贵逼人,恰恰是赵大都督‘指定’明儿个娶媳妇儿要用的,我风家打造了三个月,今日也是‘奉命’非把轿子送人都督府中不可,十万火急——你说,我能让不能让?”

她也是有千百个不愿意呀。

“赵、赵都督?”邢家众人闻言不禁倒抽了口凉气,为首的邢嬷嬷却是脸色一沉。

“婆婆,我知道生死为大,但是蒋参军老太爷还没急着要死呀,可赵大都督家的媳妇儿可赶着要嫁了,所以婆婆还是让一让道儿,给赵大都督一个面子吧!”风寻暖笑吟吟地道。

这是什么话?

这可恶丫头笑若春花,语声轻软,可字字都是让人抵挡不得。邢嬷嬷再有万般不甘,也只得强忍下这口气,黑袖朝后一挥,“咱们让!”

“谢婆婆。”她甜甜一笑,绿袖一扬,“起轿!”

就在邢家棺木后退,风家花轿前进,两方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风寻暖眼角余光瞥见了那黑沉沉喜材上头的菊花雕纹。

咦?

她心念一动,不禁看怔了。

好美的离纹哪!

虽只是浅浅数办舒展,却有说不出的意态高洁、傲世迎霜。

“这邢家的雕工倒是颇了不得!”她喃喃自语。

两队人马越拉越远,可那菊华雕饰却让风寻暖不由自主频频回顾——哪知虽只一眼,便无意烙下了心,结下了缘…

***

梅龙镇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百年邢家棺材铺,不但字号老,信誉好,工精料实在,寻常更是一棺难求,尤其是由邢家公子亲手所制所离的喜材,更是王公贵族、富绅豪门的最爱,光是下订的单子,已经排到后年冬天啦。

可饶是邢氏家大业大,财势傲人,却还是难以改变人们对于“棺材铺”阴森,秽气、诡异、恐怖的旧有印象。

尤其邢家大宅占地辽阔,却是以黑色珍贵檀木筑成。远远看着,就像是在一片烟波秀丽、花红柳绿的梅龙镇上,静静盘踞伏卧的一头不祥巨兽那般骇人。

所以面对行事作风低调的邢家人,外界人们自然是更加敬畏而远之了。

“大少爷……”邢恪的随从灵子看着专注雕刻的主人,突然叹了一日长气。

“唉!”

相貌英俊却阴郁沉默,身形颀长却气质冰冷脱俗若鬼仙的邢恪头也未抬,修长手指握着凿刀,全神贯注地在上好玄木表面雕出一片片竹叶。

没有好奇,没有回声,没有反应。

对喔,主人本就是个绝世闷葫芦,就算独自一人关在屋里十天半个月也可以吭都不吭一声,他怎么给忘了呢?

“大少爷……”灵子眨了眨眼,既然话已经起了头,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

“昨儿小的又听见墙外有小孩经过,嚷嚷着说咱们这里是鬼屋。”

邢恪只是抬头睨了他一眼。

“小的知道大少爷是绝不会在意这些胡话,但是小的真想要冲出去狠狠教训那些臭小鬼一顿——”灵子按捺不住,气呼呼地道:“说到他们的爹娘还真是没气质、没教养、没礼貌,才会纵容自家小孩在人家屋外臭嘴乱喊,简直是梅龙镇之耻!”

有那么严重吗?

顿了顿,那修长手指又恢复雕刻动作。

“哼!也不想想,我们邢家棺材铺可是赫赫有名的百年老店,放眼这全江南,谁家没用过咱们邢家的棺材?”灵子着实气得狠了,口不择言道:“将来他们就别有求咱们邢家的一天。要不然——”

“灵子。”虽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却极其有效地止住了灵子的口无遮拦。

“呃,是是,大少爷,灵子不说了、不说了。”灵子悚然一惊,赶紧闭口,免得真恼火了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