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媒人请进门

第8章

来源:媒人请进门作者:蔡小雀

到底要不要告诉姥姥呢?

打从茶楼回来后,柳摇金时不时徘徊在大厅门边窗口,偷偷摸摸地望着在厅里和客人口沫横飞的姥姥。

只是当她下定心来,仔细瞧着正在应付龟毛难缠客人的姥姥时,她突然发现姥姥嘴上的胭脂好像画得太红了,厚厚敷着的粉怎么也掩饰不住眼角深深的鱼尾纹,还有额上那层层像是可夹死蚊子的皱纹。

她赫然惊觉到——姥姥真的老了。

尽管嘴上依旧舌粲莲花,滔滔不绝,可是她老人家说了一长串话后,就得换口气,频频喝茶润喉。

而且她坐着的时候,躯着的背看起来更加地驼了。

柳摇金望着厅里那强打着精神、强颜欢笑的姥姥,鼻头一酸,喉头莫名地缩紧了。

“姥姥……”她紧紧捂住了嘴巴,强忍住夺眶泪意。

怎么会这样?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姥姥……姥姥竟然变得这么苍老了呢?

印象中姥姥永远是嗓门儿奇大,说起话来中气充沛,嗲劲十足,好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用不完的精力。

可是眼前的姥姥以宽袖掩口,竟然偷偷打了哈欠?

柳摇金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姥姥,我要去南海拜师学艺,三五年恐怕也回不来。

这样的话堵在喉头,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

坐在房里对着打包到一半的包袱发呆老半天,柳摇金怀里抱着件厚厚冬衣,却怎么就是没法决定到底要不要放进去。

放进去,就表示她一定会在南海停留至少一年以上,这才需要换上冬衣。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那就代表至少三百六十五日是见不着姥姥的面。

姥姥要是病了怎么办?还是做媒时一不小心出了岔子,给人家欺上门来,又该怎么办?

“我在瞎操心个什么呀?”她喃喃自语,自我安慰。“姥姥做媒都作成精了,从来只有她挖坑给人跳的份,哪有人欺负得了她呢?”

对对对,她对姥姥通天彻地的能耐还不清楚吗?

“就是说嘛,我们家姥姥可是一张嘴打遍天下无敌口的呢!”她松了一口气,宽慰的笑了。“除非是遇上像苏瑶光那种精明干练、奸诈狡猾的笑面虎,要不然的话,姥姥不可能会吃上什么亏——”

她一顿,心儿突然酸酸的,喉头涩涩的,眼眶热了起来。

她如果去了南海三年五载都没回来,他……还会记得她吗?

她突然气氛地一拍大腿,生气自己的气来。

“柳摇金,你这个大笨蛋!究竟还想被他耍上几百次,你才甘愿死心地认清楚他天杀的可恶的真面目啊?”

不过就清静了几天,她就忘了被当做傻子恶整的天大耻辱吗?

她忿忿地把冬衣丢进包袱里,咬牙切齿道:“哼!等姑奶奶我学回一身惊天动地的好武功之后,第一要铲除的就是你这个梅龙镇头号大败类!”

“小姐!小姐!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天大喜事啊!”小金乒乒乓乓地撞了进来,满脸欣喜若狂。“咱们柳家要发了,要发了呀!”

柳摇金一惊,赶紧抓过绣被盖住包袱,连忙转移丫鬟的注意力。“发什么发?难不成是姥姥今儿个又大大敲了哪个旷男怨女傻瓜呆的竹杠吗?”

“不是的,”小金满面春风,兴奋难掩。“是皇上……皇上颁下圣旨来了!”

她张大了嘴,傻了。

皇上?至高无上的天子?万民爱戴的一国之君?下圣旨?

到这鸟不生蛋的小镇?

“小姐,快快快——”小金一把拉起她,兴高采烈的说:“那位公公说全府上下都要齐聚跪迎圣旨,咱们千万不能耽搁了!”

柳摇金就这样一头雾水又惶惶不安地被拖到了大厅去。

果不其然,柳府上下主仆二十八口全到位了,齐齐伏拜在地,等候京师来的公公宣读圣旨。

在梵起檀香的香案下,柳姥姥难耐万分荣幸却又紧张的心情,急忙将她拉到身畔跪妥。

“回张公公,柳氏一门阖家到齐,恭聆圣谕。”柳姥姥深吸气,恭敬地禀道。

“嗯咳。”银发苍苍的张公公清了清喉咙,拔尖着嗓音恭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察闻江南梅龙镇‘柳氏媒人馆’、‘东家喜宴楼’、‘风门凤轿坊’、‘花房嫁衣阁’四大世家,世代以来善营婚事喜庆之事,颇受江南百姓称许,朕闻知甚喜,特将帝姬宝娇公主婚事托予尔等。今著柳氏新人继承人,于三个月之内,在当今状元、榜眼、探花之中,考核何者契合,从中择一为公主之乘龙快婿。若能于期限之内玉成此金玉良缘,朕心大喜,当御笔亲书‘天下第一媒’圣匾颁封,并赐下黄金五千两,以兹奖赏;如若有违朕意,有负朕深切托付者,自当重重领罚,钦此,谢恩。”

“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柳姥姥听完圣旨,刹那间惊异掺和着悲喜交加,一时间也分不清是酸甜苦辣,总觉得应该要仰天长笑,可是心头却怎么隐隐约约感觉到大事不妙呢?

柳氏新任继承人……这七个字越听越不祥。

“柳老夫人,这可是寻常百姓人家求也求不来的圣泽隆眷,你柳氏一门得好好把握这大好机会。”张公公意有所指,语意心长地道:“柳老夫人,公主的终身大事,还有皇上御笔钦赐这‘’天下第一媒圣匾是否能顺利挂在你府上,从此风光庇荫子孙后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谢公公提点。”柳姥姥脸上笑意如故,不细看的话,决计瞧不出她眼底掠过的一抹惊惶之色。

待恭送张公公离去后,跪在刘姥姥身旁的柳摇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凑近,强抑着忐忑不安,语带迟疑的开口。

“姥姥……您真要接下这千斤万担的重责大任吗?人家说伴君如伴虎,万一弄得一个不好,害公主嫁错了人,那可是杀头的大事呀!”

“你、你这张嘴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好话来听听?”柳姥姥差点气昏。

本来就已经又惊又喜又惶恐,现在被孙女儿这么一提醒,心上更是添了七分的担忧。

堂堂公主金枝玉叶的亲事,可由得人随随便便说合吗?

“姥姥,您别生这么大气,做媒的事您是专家,我懂个什么?也不过就是随口瞎说罢了。”柳摇金吓得赶紧拍抚着姥姥的背,还真怕老人家一时想不开。“乖,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不气不气喔!”

柳姥姥好不容易才顺利口气,望着孙女率真却憨然傻气的小脸,不禁一阵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