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第六章

来源:夜访多情郎作者:蔡小雀

云眉一早上班,就见到自己的桌上摆了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谁把花摆错地方了?

第二个念头是:咦,莫非向磊开始“履行”他身为男朋友的义务了?

但她实在怀疑那个务实严谨的男人会送花给她。

“阿月姊,怎么会有花?”她放下包包,好奇地问,

柯月有点嫉妒却又真心地为她高兴,“妳的仰慕者送的呀!”

“仰慕者?”

“就是陈子霖。”

云眉惊得差点倒退三步,她愕然地瞅着那束玫瑰,“他干嘛要送我玫瑰?我跟他又不熟。”

“妳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他要追妳啦!”

“我才不要。”她现在可是个名花有主;再说,今天就算她没有男朋友,她也绝对不可能接受那个自恋男的追求。

“云眉,妳真的一点都不动心?”柯月瞪大眼睛。

“我真的不喜欢他。”她郑重声明。

柯月悄悄地松口气,“真的?”

“当然。”她把那束花推到边疆地带去,坐下来打算开始工作了。

“方云眉。”

“有!”她跳了起来,“课长有什么事?”

“明天早上有一批报表必须赶出来,妳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加班吗?”她严肃地问。

“只有我一个人吗?”她会怕吔。

女课长昂起下巴,“当然。我这是要给妳一个磨练的机会,妳要好好把握。”

“是。”

女课长将一整迭报表交给她,“明天一早就要,妳动作最好快点。”

“了解。”云眉瞄着上头密密麻麻的文字,突然觉得有点头晕眼花。

看来她得花上十几个小时才有办法完成这一迭繁琐的报表呢!

“换妳了。”柯月偷偷地说。

“怎么?”云眉取过一支原子笔,莫名其妙地问。

“我们这个课长是想给妳一个下马威。”柯月告诉她,“她每次都这样,只要一有新进员工,她就会来上这一套。”

“可是我已经进来一个多月了;而且和我同时进来的还有别人哪!”

“她是要确定妳已经有能力可以承办业务了,所以才敢把那些报表交给妳做;要不然她一个弄得不巧,反而让妳搞砸了工作,那她不被上头的人骂到臭头才怪。”柯月沉吟着,“至于为什么不叫别人单叫妳,我想是因为上次妳害她被总裁骂,她心存报复吧!”

“她怎么可以这样!”云眉一听,当下火冒三丈,“我是辛氏的员工又不是她的私人长工,她怎么可以公器私用、公报私仇呢?”

“妳不要语无伦次好不好?问题是,没人能挑她的错处呀!”

云眉激动地道:“这是不公平、不平等的待遇,我一定要争取办公室人权!”

“妳争取个什么劲儿呀?”柯月安抚地拍拍她,“小声一点,如果被课长听到,我们两个就惨了。”

云眉努力压低声音,“妳刚才说她没有错处,指的是什么?”

“上司本来就有将工作交给下属完成的权利,所以她这样可以说是合法的整妳。”柯月耸耸肩,“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是恰好这个月比较闲,要不然真正忙起来的话,加班的机会可是多的不得了呢!”

“噢。”那她就没话讲了。

云眉想了想,又自我安慰着,“反正是工作嘛,早做晚做都是做;而且我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多赚些加班费也不错。”

“妳还真想得开。”

反正向磊晚上也都在忙公事,所以她并没有亲昵时间被剥夺掉的感觉。

云眉摇摇头,专注在成堆的报表当中。

突然间,她桌上的电话响起,云眉心一跳,急急接过。

“总务部,我是云眉。”她的声音温柔似水。

“我是子霖。”陈子霖在电话那头有些受宠若惊。

云眉的脸拉了下来,她无精打采地道:“有什么事吗?”

“收到我的花了吗?”他语调深情。

“有,谢谢你。不过你太破费了。”云眉把话筒夹在耳际,一边处理公事,“下次请你不要这么做了。”

“谢谢妳的体贴。但是香花配美人,我觉得玫瑰花很符合妳的气质。”他顿了顿,“还有、妳看了卡片吗?”

“对不起,我很忙。”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

云眉看着一堆报表,心底开始盘算着或许没时间吃晚餐,得先把它赶出来再说。

“云眉,妳听得到我说话吗?”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焦虑的声音。

她这才惊醒过来,“啊?什么?”

“妳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妳吃晚饭。”

“没有。”她实在很想挂掉电话,可是又考虑到毕竟是同事,她不好做得太绝。

子霖一愣, “呃,妳可以考虑一下,不必这么直接就回绝我。”

“我真的很忙,对不起。业务部应该有很多事要做吧!我就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

她不由分说地挂上电话,这才觉得耳根清静许多。

“唉,这样专心多了。”

可是她还赶不到一张的报表,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或者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外面吃午饭。”又是他。

云眉差点没疯掉,“陈先生,我真的好忙好忙,可不可以请你明天再打电话过来?”

“意思是妳愿意接受我的邀约了?”子霖欣喜地道。

“再说啦!”她砰地挂上电话,都快哭出来了。

这一大迭繁琐艰涩的报表,她要做到什么时候?

算了,还是赶快赶工吧!

* * *

晚间九点。

当整个总务部唯独剩下她一人时,云眉突然觉得有种寂寥的孤独感。

她的手好酸、肚子好饿,但是她面前的报表还有五大张。

“剩下一点点,我只要动作快一点就可以完成了。”她努力催眠着自己,试图让鼓噪的胃乖乖听话。

电话铃声倏然响起,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分外刺耳。

“喂,总务部。”她神经紧绷地抓起电话,一手还是忙着处理倒数第五张报表,“我是云眉。”

“妳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还没回家?”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咆哮。

她心情一松,紧紧地握住听筒,“向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打电话到妳家里去,伯母说妳还没有回家。”向磊的声音透着焦急和忧心恼怒,“妳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