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第四章

来源:夜访多情郎作者:蔡小雀

夜晚十点,向磊带着愉快充实的心情回到自己的住处,才踏进屋内就听到了电话铃声。

他的笑容消失了。

知道他私人电话号码的只有他的继母和弟弟,其它人若有事要找他,会拨他的行动电话。

“喂?”他拿起话筒,方才飞扬的好心情已经悄悄隐退。

“向磊,不知道你明天有空吗?”果然是他的继母。

“什么事?”他皱眉。

“新玉集团的陈夫人明天晚上要举办一个盛大的酒会,她央我请你务必赏光。”她急急地道:“我已经答应她了,如果你没有去的话,我很难在她们的圈子里立足……我知道你向来不理会这种事,但是大家都尊称我为辛氏的老夫人,为了你父亲,也为了辛氏在社交界的名声,请你好歹去一趟好吗?只要去露个脸就行,求求你。”

向磊嫌恶的撇撇嘴,他的继母向来对这种上流社会的奢华游戏乐此不疲,而他明知她的无理与贪婪肤浅,却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他经常在矛盾与厌恶之间,翻搅着、挣扎着。

只因为她是父亲的未亡人,父亲爱了她几十年,最后撒手西归前还叮嘱他要好好照顾她。

看在父亲的份上,他实在无法真正硬起心肠!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他心底深处还有一个很傻气的念头,就是他真的希望她是他的母亲。

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渴望后母真正爱她;当年父亲把继母娶进门时,他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也非常非常想要叫她一声妈妈!

可是高傲骄气的她却彻底粉碎了他的幻想。

在十二岁那一年,他就认清了一个事实:她和向扬之间的感情,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的。

而当他的父亲一颗心都在新妻子与儿子的身上时,孤单的他就决定将自己的情感完完全全地封住,并且关上心门。

他是辛家的一个鬼魂,孤孤单单地飘荡在庞大的责任里。

他揉揉眉心,瞬间将翻腾而出的感觉再度压抑回去。

“几点?”他听见自己说。

辛老夫人欣喜若狂,她紧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道:“七点,七点在玫瑰酒店顶楼。”

“邀请卡呢?”

“我马上派司机给你送去。”

“没事了吗?”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坐入沙发。

“没事了。”辛老夫人显得无比喜悦,“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大的面子。”

向磊挂上电话。

其实他很想让继母别这样惧怕他,也很希望和继母之间不是如此生疏客套或仇视……

可是这似乎是他们之间唯一可以沟通的方式。

他闭上眼睛,一股浓浓的萧索又在他的四肢百骸散布开来。

他实在应该把自己的感觉封闭得更严密,否则游移飘荡在这种矛盾的情绪当中太久,他都觉得自己快疯了。

如果他能够像云眉那般,心灵澄澈无尘,想哭想笑都自然随意的话,那该有多好?

想到云眉,他的脸庞不禁出现了一抹温柔。

这个带领他逛完一整条小吃街的女孩,此刻正在做什么呢?

怀中的行动电话倏然响起,惊醒了他的思绪。

“辛向磊。”他沉声道。

“总裁,您要的那份数据我们已经赶出来了,现在马上传真给您可以吗?”

他的特别助理恭谨地报告。

“好的。”他迅速站起身,面色严肃地大步走向书房,“美国那方面怎么说?是不是已经将那份订单交给我们了?”

“是的。多亏总裁亲自出面洽谈,美国方面已经决定将那份一年五千万美元的订单给我们了。”助理的语调很兴奋。

“很好。”向磊浓眉一挑,“你们的功劳也不小,我会在本月的会报上提出嘉奖的。”

“多谢总裁。”助理受宠若惊地道。

向磊走向传真机,“好了,把资料传过来吧!”

* * *

云眉埋首在一迭迭的报表中,振笔疾书。

她桌上的电话陡然响起。

“总务部,我是云眉。”她报上自己的名字,眼睛仍盯着报表。

“我是辛向磊。”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透过话筒,柔柔地传入她的耳畔。

云眉心窝一暖,眼神不由得放柔了,“嗨。”

她完全忘了现在是上班时间,而向磊正是她的顶头大老板。

向磊也不要她记得。

“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他轻声间,彷佛怕吓走了她,更像是害怕她会拒绝。

“干嘛?要再去小吃街血拚一场吗?”她直觉地问。

向磊低低轻笑。“不,今天换我带妳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去。”

云眉心头一跳:是约会吗?

“事实上,我很希望妳能够陪我去。”他的声音里有一丝莫可奈何,“那是一个再无聊不过的地方,我想如果有妳在我身边,时间就不会显得那么难熬了。”

“我的荣幸。”她被他的赞美惹得脸红心跳,“可是我们要去哪里呢?”

“新玉集团的酒会。妳有没有适当的衣服可以穿?或者我下午放妳半天假,妳到专门的服饰店去买。”他急急地说,害怕她会婉拒,“我会吩咐他们将一切费用记在我的帐上。”

酒会?

云眉立刻有些着慌,“呃,等等……”

“有什么问题吗?”他的话里有一抹忧虑。

“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可大了。我从来没有参加过那种正式场,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她吞着口水,“我可能连路都不会走了呢!

不行,我去只会搞砸一切,要不然就是给你丢脸。”

“妳并不需要去迎合他们,”他沉着地回答,“那些人自然会去奉承妳。”

“他们奉承我做什么?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她又不是某某大企业的千金,她不过是个牛肉面摊老板娘的女儿罢了。

“妳和我一同出席,他们自然会对妳恭敬有加。”他冷冷一笑。

“你不要语带不屑嘛!”她烦恼地抓抓头发,“有钱的是你又不是我,我也没多大的兴趣狗仗人势。再说你可能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合,可是我不行的,我从来没见过什么大场面——”

他的语气好失落,“妳的意思是不愿意?”

云眉心口不禁一紧;他的声音好像充满了失望与萧索一般。

“如果……”她迟疑地开口,“如果你不怕我给你丢脸的话,那我很愿意眼你一起去开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