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夜访多情郎

第二章

来源:夜访多情郎作者:蔡小雀

云眉在星期一的早晨,非常非常守时地来到了二楼的总务部。

据说公司部门的分配是这样的、越往上层就越高阶,想当然耳,总裁自然是住在顶楼喽!

不过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到顶楼去吧!就算是去“参拜”大老板也不可能。

身为辛氏正式的一员,她这才领略到什么叫作“大时代的竞争”。

和面摊的活儿比起来,这里好像五角大厦那般忙碌。

“云眉,上了半天班,还习惯吗?”

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位叫作董成崴的有为青年、为人非常热心,还主动教导她许多工作上该注意的事。

“谢谢,我会慢慢适应的。”云眉对他一笑,感激道。

成崴脸微微一红,一双手脚都没了地方放。“哎呀,妳不要这么客气,我们老鸟照顾新进员工是应该的,这是公司的一贯方针。”

“还是要谢谢你。”

“云眉,妳怎么光谢他呢?”坐在她对面的圆脸女郎叫柯月,也是一个亲切的人;她促狭地道:“我也提供了妳不少协助喔!”

“也谢谢妳,”云眉知道她在开玩笑,眨眨眼道:“亲爱的阿月姊。”

“哇,妳怎么给我取一个那么俗气的称呼呀?”柯月哇啦哇啦大叫。

“你们不要那么吵好不好?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哪!”坐在不远处的严肃女课长拾起头,不屑地道,:“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工作都做完了吗?”

柯月和成崴觑了一云眉一眼,偷偷吐了吐舌。

“对不起。”云眉低头思过。

“云眉,妳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柯月小小声地道,觑了女课长一眼,“我们这个刘大课长是出了名的爱欺负良民,每次都仗着她父亲是人事部经理,就这样嚣张跋扈,不过她也实在是厉害,除了有张台大文凭之外,也很有才干,所以她才能够在总务部呼风唤雨……反正我们都知道她的性格,大家小心一点就没事了。”

“噢,原来如此。”

“我们公司向来是最重视能力的,所以只要妳有才能,就能够一直往上爬,而且屹立不摇。”成崴嘉勉道:“加油喔!”

“谢谢你。”不过云眉听了之后好不心虚,因为像她这种胸无大志、才干平平的人,实在很难在公司里“屹立不摇”。

当然,她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工作,但是若要往上爬的话……

那大概要等到重新投胎,换一个精明脑袋后才有可能吧!

严肃女课长又低哼一声警告着他们,显然她精亮的眼睛以及敏锐的耳朵已经注意他们很久了。

成崴立时噤若寒蝉,赶紧低头处理自己手边的事。

云眉咬着原子笔杆,也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上班的第一天,就在这么有趣的“谍对谍”气氛当中度过。

对于云眉而言,成为一个上班族的确是件很新奇的事儿。

* * *

中午,云眉随着人潮来到了地下一楼的员工餐厅,快乐地端着盘子到自助餐台前挑选菜肴。

“云眉,来吃午餐啦?”站在餐台前忙碌的欧巴桑见到她来,热情地吆喝着。

云眉虽然才上了一星期的班,她的亲切真诚已经赢得员工餐厅里所有伯伯阿姨们的心。

“是呀。”云眉抬头一看,微笑道:“陈阿姨、妳今天看起来心情真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打麻将又赢钱了?”

欧巴桑笑得嘴都合不拢,“就是有妳这张甜嘴,我才会连续几天都杠上开花加自摸,一晚胡好几把呢!”

云眉甜甜一笑,“谢谢妳的赞美;不过赢钱固然重要,身体也要照顾好,毕竟有健康的身体才有美满的人生…… “

“云眉,妳好像在卖药。”她笑呵呵地道,“谢谢妳的关心,我现在身体还壮得很,不会有事的。”

“是呀是呀,为了我们这些爱死了妳的手艺的人,妳要多保重自己。”云眉煞有介事地点头。

欧巴桑被她逗得半天止不住笑。

“云眉,自从妳来了以后,我们每天都好快乐。”她拭去眼角的笑泪,夹了一大块鸡排给云眉,“来,请妳吃块大一点的。”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云眉手足无措起来。

“有什么关系!”欧巴桑再夹了满满一勺的炒什菇给她,“妳这么瘦,要多吃一点。”

“阿姨,妳别看我身材扁平,其实我壮得跟头牛一样,从小到大连感冒都很少哩。”

“身材扁平?还好呀,我看妳该有的都有嘛——”欧巴桑促狭地瞅着她的胸部,“嗯,还挺有料的。”

任厚脸皮如云眉,也忍不住脸红的跟西红柿一样。

“不要跟妳说了,都只会注意我那里而已。”她啐道。

欧巴桑很得意地笑了。

云眉把餐券交给她,红着脸端着盘子离开自助餐台。

她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开始大快朵颐。

辛氏的午餐还真不是普通的美味,光是配菜的选择就有数十种,样样色香味俱全,不输外头的大餐厅。

难怪老妈常说,能够考进大企业是件光荣与幸福的事,现在她也能领略其中的道理了。

云眉若有所思地咬着鸡排,全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突然坐了一个男人。

“请问,”一个悦耳的男声响起,“我可以坐在妳旁边吗?”

她刚好一口咬进鸡排里,闻言猛然抬头。

“你在跟我说话吗?”她小嘴油腻腻,表情却是茫然。

那个男人有着一张英俊的脸庞,眉眼间尽是风流倜傥的“韵致”——

云眉从来没看过一个男人长得那么“漂亮”的。

“当然。我有这个荣幸坐在妳旁边吗?”他摆出优雅绅士状。

云眉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这桌子又不是她专属的,谁人坐不都一样吗?

“我没见过妳。”那男人当真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笑吟吟地道:“妳不认识我吗?”

“我该认识你吗?”她匆匆吞下一口鸡肉,暗自祈祷依旧完整的它不会对胃造成重大负担。

“我是业务部的陈子霖,妳一定听过我。”他自信满满地道。

看他一副自以为潇洒的模样,云眉当下把他列入“话不投机”的族群里。

“我没听过你。”她自顾舀起一匙马铃薯泥,塞进嘴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