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4期B版

守魂香

1.

夜里醒来,苏凉还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那么不真实,仿佛悬在半空的风筝,只要她使劲拉紧手里的线,彼端就会突然绷断。

身边的被褥被一股凉意侵袭,她愣愣地转过头借着淡淡的月光看过去,被褥折叠整齐,凹陷的枕头上有睡过的痕迹,一两根青丝与枕上的鸳鸯纠纠缠缠。

苏凉翻身下床,穿上鞋子,寻着隔壁断断续续传来的算盘敲打声出了新房。房门上还贴着大红的喜字,她还记得三天前那场梦幻一样的婚礼。

霍卿,她心心念念了好多年的人终于不负众望地娶了她,成了她的丈夫。

想到这,苏凉心里又无言地涌出一份喜悦,脚下越发轻快地走向隔壁的书房。书房的灯亮着,借着昏黄的灯光,素白的窗纸上映着他埋首书案的身影,算盘珠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相公!”她轻轻地推开虚掩的书房门,埋首书案的霍卿猛地抬头,右手匆忙地把桌案上的东西一把扫到地上。

“凉儿,你怎么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儿?”霍卿连忙站起身走过来,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地拂过她额前的碎发,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你不也起这么早?”苏凉低头扫了一眼地上有些凌乱的账册,一卷画轴引起她的注意,“那是什么?”画轴的边缘刻着繁复的文字和图腾,她以前在书房并未见过。

霍卿慌乱地走过去把画轴从地上捡起来塞进身后的柜子里:“没什么,友人送的一幅画。”

“哦!”苏凉喃喃地应了一声,目光瞄了一眼柜子,有些悻悻然地道,“这么多账册都是你自己看的,累坏了怎么办?那些掌柜的都是养着看的吗?”这都成婚三天了,他还是每日鸡不叫就起床,若不是她起来找他,恐怕忙得连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

“凉儿,我知道这些日子委屈你了,等忙完年前就好了。”霍卿爱怜地拍了一下她的手,将她送回新房,“你再睡会儿,天冷别着凉了。金陵的铺子出了一些问题,明天我还要去趟金陵。”说着,人已经转身出了新房。

苏家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霍卿十岁进苏家堡,十三岁成了苏凉的童养夫,那时候苏凉已经十四岁,眼看就要到及笄的年纪。

与霍卿一起进苏家堡的几个男孩子中唯独霍卿最为愚笨,别人十二岁已经能查看账簿,跟掌柜学做生意,唯有霍卿对账簿很是头疼。每每掌柜教他做生意,他总是一边听掌柜讲生意经,一边对着账簿发呆。

十二岁那年冬天,苏老爷给了几个孩子每人一笔钱,然后将他们打发出苏家堡,依照约定,年前谁能用这笔钱挣到三百两银子谁就是苏凉的童养夫。

有的孩子拿了银子就再也没回来,有的在年底真的拿了三百两银子回来,只有霍卿是空着手回来的。他浑身脏兮兮地站在苏家堡高大的门楣前,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看着苏老爷身后的苏凉。

那时候的苏凉很瘦小,一点也不像十四岁的少女,单薄的身体被华丽的衣衫包裹着,小脸惨白的,整个人像一碰就碎的陶瓷娃娃,在阳光下的雪地里一站就仿佛是透明的。

霍卿觉得这么脆弱美丽的小人儿就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爱,就该一世无忧。可苏老爷说,苏凉打娘胎里生出来身体里就带着剧毒,活不过二十岁。

那时霍卿看着她苍白的脸、细瘦的胳膊,心底突然就涌上一股疼,锥心刺骨地疼。

苏老爷走到他面前,慈祥的脸上带着笑意:“霍卿,你呢?”

其他的三个孩子都带回了不止三百两的银子,其中最年长的甚至已经拥有了一家自己的铺子,苏老爷很是满意。

霍卿摇了摇头,有些脏兮兮的小手探进怀里,从里面拿出一块用红布包裹着的小布包,打开小布包,里面赫然躺着一块黑漆漆的东西,墨条一样大小,带着一股儿说不出的腥臭味。

苏凉还记得那时候爹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极其恐惧又兴奋的表情,他扭过身死死地将她抱在怀里,贴在她的耳边告诉她:“凉儿啊!以后你记得,霍卿就是你的丈夫,等你及笄,爹就把你嫁给他。”

2.

隔日,霍卿果然匆匆地带着几个掌柜去了金陵,临别前,霍卿抱着她在雪地里站了很久,直到温暖的身体渐渐变凉。

“凉儿,照顾好自己,我很快就回来。”

苏凉送他上了马车,身后的门被推开,何夫站在门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苏凉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还记得那年的一群小乞丐里唯独何夫最为年长,若非她心系霍卿,若非爹临时变卦,她本是该嫁给何夫的,最后何夫却成了苏家的大管家。

何夫长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欲摸她的头,苏凉闪身躲:“何夫!”

“苏凉,如果我说,金陵其实一点问题也没有,你信吗?”他失望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忍不住嗤笑。

“你什么意思?”苏凉诧异地看着他。

“苏凉,你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何夫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想不到吗?怎么会想不到呢?苏凉愣愣地待在原地。

金陵在南城以北,眼看年关将近,越往北越冷,霍卿的马车里却没有带更加厚实的御寒之物,除非,马车是向南而行的。

前一篇:小小未婚夫

后一篇:鱼情未了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