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4期A版

美男赖上门

马尚在拎着馒头回学校的路上被打劫了。对方是个COS古代侠士还带着把剑的疯子男,他打劫了马尚的馒头,还想打她的钱包的主意。马尚奋起反抗,可是她饿太久了,拳头还没碰到对方就已经晕了过去。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寝室里,而那个疯子男正坐在床边。

男人叫薛漠北,他见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把钱掏出来!”

“我真的没钱!”

“我知道你有钱,休想骗我!”

马尚急了:“谁跟你说的?”造谣啊,她要找那人算账。

“所有人都说你有钱。”

“我怎么不知……”马尚说得有点心虚,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确实小有存款--可那是留着出国的啊!她藏得那么严实都被人知道了?

“我来到这里之后,每个人都说你有钱。”

“来到这里之后?”马尚觉得这句话有点问题,“你之前在哪里?”

薛漠北迟疑着开口:“我本为朝中武将,遭佞臣陷害被贬,在清凉山为寇……”那一日他们抢了贪官的珠宝,其中有一个奇怪的盒子。打开来后一道金光闪耀,光华散去时,他就站在陌生的路口。流浪了三天,这才遇到马尚。这三天,他无数次听到了“马尚有钱”,心想这人有钱就算了还这么高调,不抢都对不起自己。于是决定先填饱肚子再去找那个马尚,结果第一票就找到了正主……

“穿越?”马尚不信,说他是疯子还差不多,而她也被疯子打劫了。马尚含泪欲泣,她就知道,这个“马上有钱”害死人啊!

马尚赶紧解释:“马上有钱是代表祈祷或者祝福的,祝你马上有钱,不是说我有钱……”胡乱说了一通,薛漠北丝毫不动,马尚焦急道,“我叫马尚,但我真的没钱,你就相信我吧。”

“我不信。”薛漠北说,“我会自己找。”

他看了看马尚住的简陋的学生公寓,一览无余。她到底藏到哪儿了?他一定会找到的。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这段时间我就住你这里了。”

“不行!”养个男人在家里,然后伺机偷她的钱?她是只知道读书,但不蠢!“你立刻离开,否则我报……”

利剑出鞘,寒光凛冽。马尚吞了吞唾沫,识相地闭嘴。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同居了……才怪!首先产生矛盾的是睡觉问题,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薛漠北流浪了三天,急需一张温暖舒适的床,而马尚坚持:“那是我的床,凭什么给你睡!”

士可杀不可辱,闯进她的家,觊觎她的财产,现在还想玷污她的床?马尚有洁癖,坚决不同意。

她的态度太坚决,薛漠北反而起疑:“难道床上有秘密?”或者,是藏了钱?薛漠北立马开始动手拆床。马尚大声阻止,手脚并用地阻拦,还是没能挽救得了它的命运。薛漠北每个角落都翻了一遍,半毛钱也没找到,这才放弃。

床散架了,这下两人都没得争了,薛漠北拿着被子在铺在地上:“我睡地上,床让给你吧。”

“你这叫让吗!”马尚被逼急了,咆哮道,“你闯进我的家我忍了,可是你居然拆了我的床,薛漠北,不带你这么过分的!”

薛漠北捂住耳朵:“吵什么吵,大不了我帮你做一个就是了。”

“这是重新做一个的问题吗!”

“那你想怎样?”

“我……”她想赶人,但薛漠北一副住定了的样子,万一她开口惹毛他,他一气之下灭口呢?马尚郁郁地看着散了架的床,她的每一毛钱都是有计划的,根本没钱再去买一张床,思来想去,她不得不妥协。不甘心地用脚踢了他一下,“还不快去给我重新做一个床!”

马尚留校担任任课老师的申请通过,年后正式开始工作,暂时先帮休产假的老师代课。得到这个好消息后,马尚去了趟超市,除了固定的馒头包子,她还买了泡椒和鸡爪回去做凤爪,算是加餐。

经过宿舍外头,几个工人围在一起,马尚走过去询问情况。原来宿舍外的树被人砍了,刚成为老师的马尚责任感猛增,她讨论推理了一番,警察来了之后,这才满足地离开。

马尚回到宿舍,屋子里一团乱,薛漠北正在折腾新床。他得意地展示成果:“怎样,我做的新床,绝对比你之前那个要好。”

马尚看着满地木屑,目瞪口呆:“你……”身体微微颤动,马尚震惊地看着他,“是你砍了院子里的树?”她要抓的贼就在自己家里?

“做床当然需要木头。”薛漠北觉得她问得莫名其妙。

“可是这些都不属于你,不告而取谓之偷,你难道不懂吗!”

薛漠北觉得无所谓:“那又怎样,我本来就是个山贼。”

“偷东西是要坐牢的!”

薛漠北耸耸肩:“没关系,反正那些捕头也抓不到我。”

他的态度让马尚窝火,她现在完全相信他是穿越来的古人了,因为疯子都比他讲道理!“薛漠北,我告诉你,这里和你生活的世界是不同的,这里讲法律,不论你的武功有多么厉害,你都要承担责任!”

薛漠北呆愣愣地看着她,一头雾水,她到底在说什么?

“我就不信,连你都教不好,我还怎么教育我的学生?”赌上她代课老师的声誉,她也要感化薛漠北,让他放下宝剑,立地成佛。否则这次只是偷砍一棵树偷拿点小工具,下次就是抢银行伤人命了,薛漠北被抓是活该,把她的未来也搭进去就太不值了。马尚端坐在薛漠北对面,言辞恳切,“我不知道你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是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得按照这里的规矩来。这是一个开放的民主的法治的社会,连你那把剑都是违法的,更别提什么抢劫偷东西了,杀人更不行。如果你还想好好生活,甚至想回去,最好克制一下自己。”

前一篇:点石成妻

后一篇:重生有喜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