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3期B版

主上我要从良

(一)她是云家最好的一把刀

孔雀十岁那年家乡闹了饥荒,她跟着人群逃难,后来生了病被父母抛弃在荒野。那是个阴雨天,她饿倒在泥泞中,远远地听到有马车驶来,她努力睁开眼睛,便看到一截华贵的紫色衣袖伸出了车帘,好看的手上托着一个白白的馒头。孔雀的目光几乎黏在了那个馒头上,之后听到车中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后来孔雀实在不愿意同别人提起这段过去,她觉得当初自己真是太廉价了,为了一个馒头便出卖了自己。倘若当年她读过“贫贱不能移”这种有深度的句子,想来今日双手也不会染上那么多的鲜血。

十年来,她已经记不清为云屾杀了多少人,也记不清救过他多少次了。

她是个杀手,是云屾的影卫,也是个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嫁人生子过上平凡日子的好姑娘。至于像有些话本里那样爱上自己的主人,孔雀想,只有像凤凰那样的傻姑娘才会如此天真,愿意被云屾送给王上。

孔雀正一个人默默地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唉声叹气,忽然听到那清冷凉薄的声音唤了声:“孔雀。”她连忙回神,翻身从房梁上跃下,单膝跪地垂眸敛目道:“属下在。”

在主人云屾面前,她从来都是一个冷面话少的女人,眼睛垂着,永远都不注视主人的双眸。并非她规矩多,而是云屾长了一张着实俊俏的脸,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人看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深情的错觉。即便是看了很多次,她对上这样的目光时还会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

她听到云屾的书页翻动了下,大概是带了风扇动了烛火,烛光微微晃动,云屾斜在地上的影子也晃了晃。

之后,云屾道:“去杀了花楼的沈莺莺。”

孔雀眼皮一跳,忍不住抬眸看了云屾一下,恰好撞上他投过来的视线,连忙低头,轻声道:“主上,那地方查得严,是不会让女人出入的。”

云屾正站在书架前翻书,随意应了声:“我知道啊。”然后把书放回书架后坐回书桌前,半晌,见孔雀仍旧跪在地上不声不响,才恍然大悟道,“哦,是了,我忘记你是女人了。”

孔雀忍不住用十分委屈的表情看向云屾。

云屾的目光从孔雀的脸上往下一扫,扫过她胸前后,才淡淡道了一句:“你可以女扮男装,应该不会有人看出来的。”

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人!好歹是兢兢业业为云家干了十年啊!悲愤欲绝的孔雀单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狠狠地看了云屾一眼,这才扭头离开。

就在孔雀离开后不久,书房里的烛光微微摇晃了下,只听咔咔地响了两声,书架忽然向两边滑开,露出了一个密道。那密道中走出一个男人,男人蹙着眉,出来后只是低了下头行礼,转头看向孔雀离开的方向问:“这样真的可以吗?”

门处的珠帘还在晃动,屋子里还残留着孔雀身上独有的草香,云屾看着珠子微微出神,半晌,道:“她是云家最好的一把刀,只能如此。”

(二)要杀的这个女人曾是主人的最爱

花楼中,舞娘们献艺的高台上长出了一棵棵桃树,桃花瓣旋转着飞舞,在舞娘的水袖中穿梭,好似一幅人间仙境图。

沈莺莺便是这台舞的主角,一颦一笑皆是动人的神色,让人忍不住看得痴了。

孔雀记得,当年也是在这里,沈莺莺也是跳了这一出舞,云屾惊为天人,竟砸了十万两黄金来买她的初夜。相比于自己那一个馒头的身价,孔雀不禁悲从中来。再说自己之后十年的风风雨雨,云屾除了赏她几口饭吃,居然没有在她身上多花过一两银子,就连凤凰完成任务后都有几万两的赏银。在这种巨大的差距下,孔雀姑娘更加坚定了离开云家另辟天地的念头。

这时曲子渐消,沈莺莺摆完最后一个动作便退了场。孔雀连忙追到高台后红纱遮掩的阁楼里,她的轻功极好,轻盈地落在沈莺莺身后竟然无一人察觉。下一刻正要动手,目光倏尔瞥见她藏在腰间若隐若现的一块令牌,手中流光一闪又飞快地藏在了袖子里。

那块令牌云家总共有三块,见令牌如见主人,孔雀没料到竟然有一块在沈莺莺的手中。她又想到云屾曾经多次和她谈起这个姑娘,善解人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各种美好的词都往她身上堆砌。原本不曾注意,现在想起来,云屾在谈起沈莺莺的时候眸子似藏着浓墨般的深情。

就在她愣神的片刻,沈莺莺已转过身来。看到孔雀,她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还未到十五,孔雀姑娘怎么会在这里?是主上有什么吩咐吗?”

“啊?”孔雀顿了下,干干笑道,“那个什么,主要是,我想你了……”

沈姑娘一头黑线地别开脸。

孔雀姑娘某些时候脑子不甚灵光,但好在她十分敏感,很多危险都机警地躲开了。譬如这一次,她深深觉得这次任务有问题,所以扔下沈莺莺后连忙往云府赶去。

她是匆匆赶回来的,低着头,脚步急促,恰好撞到了正拐出来的丫鬟身上。那丫鬟手里端着个托盘,这一撞,茶壶斜斜地砸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后,茶水便溅到了她的衣服下摆上。她原本并未在意,正要继续往里走,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退了回来,蹲在那碎片前,伸手沾了沾水沫,蓦地问:“这是什么茶?”

“毛尖。”

“怎么把茶端出来了,看这汤色,泡得还不错啊。”

“公子说要换成龙井。”

云屾从来都不喝龙井的,并非是口味不喜,而是他母妃正是因为喝了他亲自沏的一杯龙井茶而死的。这事情除了她,其他人并不知晓。孔雀转头看向那雕花的大门,眸色深邃,思绪万千,这才推开了那扇门。

从前孔雀禀报事情的时候从不抬头,今日却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虽说隔了珠帘,云屾的身形有些影影绰绰的,可那眉眼却像是早就刻在了心底一般熟悉。明明是一样的五官,一样的声音。

前一篇:总裁,节操呢?

后一篇:马上有对象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