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3期B版

爱情抢救无效

第一章 【梦里是谁】

指针快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全妤给祁越打了个电话,电话那端的声音依旧冷静自持:“我待会儿还有一个紧急开颅手术要做,你先睡吧。”

全妤乖巧地应了声好,听着那突兀的断线声在黑暗中响起来,嘟嘟嘟嘟,格外刺耳。

全妤点燃蛋糕上的蜡烛,又全部吹灭,连许愿的机会也干脆放弃。她没有告诉祁越今天是她的生日,反正他那么忙,提醒了他也不见得会回来。

全妤摸黑进入房间,她趴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

祁越回来的时候全妤已经睡着了,茶桌上放着完好的蛋糕,他用手指抹了抹上面的奶油,尝在嘴里却丝毫没有甜味。

全妤熟睡的脸上带有笑容,似乎梦见了什么美好的未来,祁越叹了口气,在全妤的身旁躺下,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

祁越不知道,全妤梦见的不是未来,是过去。她梦见晴朗的夏日午后,医院白色的外墙边,她初遇祁越的那一天。

全妤穿着护士服,站在妇科部硕大的招牌前面,努力挤出一个亲切的笑容,对着照相机的闪光灯眼睛眨都不眨。

全妤十八岁出道,作为一个平面模特,她已经沦落到要拍摄大妈们才会看的妇科免费杂志。拍摄结束的时候,她累得不想走,又渴又饿,偏妇科部所在六楼的自动贩卖机又坏了,她只能乘着电梯到五楼找贩卖机。

电梯刚打开,全妤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人扯了一下,她抬起头,就看见一身白大袍的祁越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愣着干什么?跟我来!”

全妤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把病历卡扔到她怀里,转身快步走进一间病房。她觉得莫名其妙,只好拿着病历卡追了上去。

是病房例行检查,祁越格外严肃,不苟言笑,每次全妤打算开口解释就被他的目光瞪了回去。

走出病房的时候,祁越终于冷笑着开口:“真不知道你身上的护士服是怎么穿上的,作为一个护士连做记录都不会吗?”

全妤在他的吼声中顿时清醒过来,她终于想起解释,但鉴于祁越恶劣的态度,她只是把病历卡塞回祁越怀里,咬牙切齿地回复他:“抱歉!我是模特!来拍照的,不是你们医院的白衣天使!”

说罢,全妤无视祁越腾地红起来的脸,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在祁越的注视中骄傲地走远。

全妤没有想过她还会有机会见到祁越,广告杂志的反响不错,所以第二次广告拍摄的时候还是选中了全妤。

全妤在妇科部见到了祁越,他从来没来过妇科部,一出电梯就遭到了白衣天使们的围观,他是院长的儿子,医院里最前途无量的医生,浑身都像镀了一层金光。

祁越站在那里,有些尴尬地沉默着,偏偏不远处那个忙着拍照的女人却连看都不看他。好不容易挨到全妤拍完照,祁越才从群众的注视下走上前去。

全妤收拾好东西一回头就看到了祁越,彬彬有礼的样子和之前判若两人。他说:“上次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们医院的护士,我请你喝杯咖啡赔罪吧。”

全妤今天赶了好几个场子,累得腰酸背疼,今天给的护士服也不知道哪里拿来的,格外紧,料子也扎人,她心情不好,也不理会祁越的赔罪,扭头就要走。

然而刚踏出一步,就听到刺啦一声,天气太热她连件打底衣都没穿,背后顿时凉飕飕的。全妤愣在当场,布料扎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开裂。

祁越当时就在背后,眼睁睁地看着那套护士服刺啦一声裂开,粉红色的蕾丝内衣清晰可见。祁越的脸顿时红得像火烧,但好在动作够快,他在全妤抓狂之前,脱下自己身上的白色大袍,披在了全妤身上。

当时阳光正好,全妤一回头,就看见面红耳赤的祁越,他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平日里连法语也能说得格外流利的外科大夫,此刻面对一个女孩子却支支吾吾起来,他说:“你……你的衣服裂开了。”

全妤不知道怎么的,焦灼烦躁的心情突然一扫而光,对着祁越笑了起来。

她当时觉得,这个医生,真是怕羞得可爱。

第二章 【我养你】

全妤和祁越的相识虽然谈不上惊心动魄,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自那以后,全妤总是有意无意地在祁越面前晃动,每次祁越见到她,总要莫名其妙地脸红上一阵子。

全妤做了好几年的平面模特,见过许多男人,偏偏像祁越这样看起来冰冷严肃,实际上干净又单纯的男人,她却从来没有遇到过。

祁越渐渐适应了全妤的存在,偶尔看见她提着两杯外带的咖啡出现在医院里,她就会说是拍完照不小心路过。但不加糖的意大利浓缩咖啡,明明是他喜欢的口味。

祁越一向冷静自持,医院里漂亮的女孩子那么多,他从来没有心动过。偏偏是全妤,她每次一出现,他就方寸大乱。

在一个做完手术的午后,他坐在住院区的长椅上,看着全妤东张西望地走近,手里提着一袋东西。她在祁越身边坐下:“我刚在附近拍外景,就顺便过来看看你。喂,请你吃蛋糕。”

全妤从袋子里掏出一块小蛋糕,凑到他的嘴边,满意地看着他涨红了脸。

祁越往外挪了挪:“你……以后还是别来医院看我了。”

前一篇:网游之狐妖请上线

后一篇:饭桶夫君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