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3期A版

谁说丫环是废柴

1.

紫水坡上一对衣袂飘飘的璧人正立于凉亭内观赏着落雪纷飞红梅傲的美景,而我却只能哆嗦着手执油伞候在不远处,任由风雪将双眼迷离。

若以为我是冻得发抖那就错了,我不过是在生气而已。

眼不见为净,我垂眸踹着地上的积雪,不禁在心头暗骂自己是脑袋被门夹了,竟傻乎乎地告诉阡墨,经我四下打听来的消息得知,江姑娘最喜欢的便是看这紫水坡的红梅雪景。

现在倒好,两人眉目传情的模样,比这地面映出的雪光还要刺眼,我真是有病啊我。

“阿黑。”就在我一边抖,一边在心头指着鼻尖大骂自己是笨蛋的时候,阡墨那温润如明溪般的声音从凉亭内传来。

我听到声音立马犹如被主人所召唤的小狗,屁颠屁颠地跑至两人面前:“公子是准备回府吗?”

对上我满是期待的小脸,阡墨修长的眉宇微蹙道:“你冷?”

即便是美人当前,公子还是知道关心我啊。然而就在他伸手过来的瞬间,我却连忙佯装打着冷颤将手缩进衣袖:“阿黑手凉,怕冻着了公子。”

话音刚落,一件带有余温的银色大氅落至我的肩头,阡墨顺势接过我执在手中的油伞道:“江姑娘想去雪中走走,你就守在此处烤会儿暖炉吧。”

阡墨眼底浮动着宛如春风般的笑意,我又怎会冷,只是公子你不说刚才那句话会死吗。

只为拿伞而已,原来他并没有想要来探我手的温度,自作多情的我顿时唰的一下红了脸。

“阡公子不仅温文儒雅,就连对待下人也是这般好。”江芸在一旁莞尔笑道,声音好似黄莺般清脆。

江芸乃当朝大将军之女,文采出众,特别是她写的武侠话本更是深受世人所追捧,也正因如此,当初阡墨未见其人便已倾慕于江芸。

江芸乃将门之后,生性直爽,说话的语气并无醋意抑或看不起我的意思。

然而就在此时,阡墨竟笑着连忙在我心坎上补刀:“阿黑自幼便跟在我身边,虽是下人,可我却一直将她视为兄弟看待。”

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而我则愣愣地站在凉亭内看着手上因种红梅而不慎被树枝刮伤的血痕。

“谁要做你兄弟了。”我收回手极没骨气地嚷道。

瓷杯中的清酒映出一张黑如灰炭般的脸,我撇撇嘴,那酒中的脸也跟着撇撇嘴。

这是我的脸没错,不仅只是脸,连同我全身的皮肤亦是如此。所以就算我先前被窘得满脸通红,也只会被掩盖在这漆黑的肤色之下,没人能够看得出来。

十二年前,在我被阡墨捡到的时候便是这副黑乎乎的模样,可阡墨并没有嫌弃我,反倒将我带回府作为他的贴身丫鬟。用他的话说,我能扛能打,长得也够安全,出门在外别家都是公子保护丫鬟,而他则有丫鬟保护,那是安全得很啊。

“嘶——”我将清酒倒在掌心的伤口处,疼得龇牙咧齿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公子,什么时候你才知道心疼我?”我低声说了一句,转而脱下阡墨的大氅跑到雪地中故意将自己冻伤。

2.

“欧阳大夫,她现在情况如何?”

“阿黑姑娘感染风寒,现下正在发烧,还好她长年习武,身体底子不错,待我去开一记药保管服下后明早便能退烧。”

“有劳欧阳大夫。”

我躺在床上,迷糊中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覆在我的额头上,暂时失去嗅觉,我唯有强撑意识去辨别那指腹上可有因长年握笔而留下的薄趼。

许是看到我痛苦的模样,伴着那手瞬间的抽离,阡墨的轻唤声在我耳边响起。

他顿了顿,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这次是我不好。”

“谁让你硬是叫我在大雪天去山上种红梅!哼,现在就要让你知道,阿黑我也是女人,也有弱不禁风的时候!”我不由得在心头腹诽道。

世人皆知紫水坡的红梅林早就被一场大火烧光了,江芸为此还写过不少惋惜的诗句。不过也正因如此,阡墨才想出这般损招,不惜耗费人力物力,在紫水坡上一夜种下百株红梅以博取江芸的芳心。

若我只是个忠心的丫鬟也就算了,偏偏我又忠心得不够纯粹,就算我皮肤太黑,身份太低,我也不会傻到为他人做嫁衣。更何况阡墨又不是那般只在乎外貌而无视内涵的渣男。

我痛苦地哼哼出声,只觉得阡墨握住我的手一顿,而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竟如此废柴,寒风一吹你就跟个女人似的躺在床上挺尸。”就在我得瑟自己秒使苦肉计的当头,阡墨那嫌弃的声音委实如一阵寒风般往我心坎上刮。

什么叫跟!你哪只眼睛看过我跟你一起上过茅房,真金白银也不及我这个犹如墨玉般瑰丽的女人来得真!

我吃力地张开嘴,然而说出的一番话却变成咿咿呀呀的支吾声。

“都快烧成傻子了,还不安分。”阡墨俯身为我掖了掖掀开的被角,柔软的发丝好似羽毛一般拂过脸颊。

我睁不开眼,然而手却挣扎着拽住那缕发丝不放。

我心道,傻的明明是你!

翌日,待我醒来时,只见一缕柔顺乌黑的发丝正被我攥在手上,而他的主人则靠在不远处的木椅上小憩。

这是什么情况?我眨巴着眼看了看手中的头发,又再看了看阡墨。

“杀千刀的废柴,你终于知道醒了。”听到动静,阡墨蓦地睁开眼走到我床前。

前一篇:深情伪装

后一篇:一二三,木头男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