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B版

女友是根绳

【一】

杜维谷最近越发觉得,自己手腕上那条红绳有问题。

明明睡觉前把它解下来搁在床头,第二天一睁眼它却堪堪地趴在自己胸口;明明洗澡前把它解下来放在衣服堆里,一转头却看到它静静地躺在浴缸的洗手台上。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杜维谷觉得这件事细想起来实在让人汗毛倒竖。他甚至违背了多年来对马克思的信仰跑去乡下的神算子那儿算究竟,留了一把白胡子的老道笑得一脸诡异。

“年轻人,这是月老手上的红绳啊。它一定能帮你找到好姻缘的,嘿嘿!”

“……”

好姻缘?他的好姻缘早就到爪哇国去了!

杜维谷在心里冷笑一阵,解掉腕上的红绳,随手便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中午是和相亲对象的例行吃饭,对方是个小学老师,话不多,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感觉很舒服。杜维谷被家里无穷无尽的相亲宴弄得烦了,这才和她确定下来。算一算,这已经是他们第五次约会了。

“陈老师,不知道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你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坐在对面的女人在他定定的注视里,白皙的脸一点一点地红透了。

就这样吧。

家里催婚催得一天比一天急,杜维谷开始觉得厌了,想要安定下来。他飞快地把掠过脑海的某个身影抹掉,搁在餐桌上的手慢慢握紧。按照肥皂剧里的剧情,这时候男主角该吻女主角了。

他拉开椅子起身,身体前倾着慢慢向对面的人靠近。那女人猜到他的意图,也害羞夹杂期待地闭上眼……两个人的嘴唇只差一寸,杜维谷的左手手腕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电流蹿过的酥麻。他皱着眉扫了一眼,整个人触电一般僵在原地。

那条被他丢掉的红绳,正好端端地系在他的左手手腕上。

他明明已经把它丢掉了!杜维谷猛然缩回手,相亲对象半天没等到意料中的亲吻,不解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他满脸阴沉地盯着自己的左手手腕。

“杜……杜先生……”

杜维谷再开口时连声音都有些不稳:“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们下次再约吧。”

他几乎是用飞的一路飙车到神算子那里,面对着对方不解的眼神,他怒气冲冲地撩起袖子给他看手腕上那条红绳:“上次我走了之后明明已经把它丢掉了,为什么现在又会重新戴在我手上!”

“这个嘛,”老道了然,笑眯眯地捋着自己的胡须,“它不想走,你是赶不走它的。”

“不想?”杜维谷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冷笑,“你是说这条绳子还有自己的意志,还分‘想’和‘不想’?你干吗不直接跟我说它是个妖精变的算了!”

“咦,你都知道了?”

“……”杜维谷深吸一口气,“我不管你到底玩的什么把戏,我不想再戴着这个东西了。我要把它永远、永远地取下来,现在,马上!”

“这个我确实做不了主,”老道士眯了眯眼睛,“不如你亲自和它谈?”

“……”

老道用一根银针挑破杜维谷的手指,将涌出来的血挤了一滴在红绳上。杜维谷用一种看神经病的心情看着他做完这一切,可手腕又分明感觉到那条红绳在浸到血之后发起热来。

“这样就好了。”

老道士笑呵呵地出声,而他话音乍落,杜维谷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二十来岁、笑吟吟的女人。

【二】

道堂里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杜维谷作为一个正常人活了二十四年,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猎奇的事情。他僵在原地,脸上的肌肉怪异地抽搐着,恨不得这只是一个噩梦,他能够马上醒过来。

“小谷!”

红衣服的女人率先打破僵持,她欢呼一声连跳了两步扑进杜维谷怀里:“啊啊啊,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啊,小谷!”

这真的不是梦。杜维谷被她撞得回过神来,绷着脸用一根手指抵着对方的额头让她离开自己的身体一米远:“不要碰我。”

热情被冷水迎头浇熄,红绳变出的女人撇着嘴,委委屈屈地看向他。

“你……到底是谁?”

“我是红绳啊,”那女人的眼睛亮晶晶的,视线里的热烈像要烧起来,“这几年你不是一直都把我戴在手上吗!”

眼看着她还有再扑上来的趋势,杜维谷警戒地后退一步,皱起眉:“你在耍我吗?你们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吗,摄像机藏在哪儿?”

“非也非也,”老道士又捋了把自己的胡子,“世间万物皆有灵,如果老道没猜错的话,你手上的红绳很可能是被无意开启了灵智,化成人形。”

“……别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杜维谷黑着脸解下手腕上的红绳扔在那女人脚边,“东西你拿回去,不要再来缠着我!”

“呜——”

“停!”杜维谷走了两步,顿住,转过身来看着那个红衣服女人还想跟上,立刻伸出一根手指挡住,“不要再、跟着我。”

“好吧。”委委屈屈地停住,那女人撇着嘴看他头也不回地走远了,转身对着一旁笑眯眯的老道士鞠了个躬,重新嗖的一声钻回了红绳里。

“你们这是什么奇葩的创意!”

杜维谷压着心中的怒火将手里的文件用力地摔在桌上,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杜总监虽然平时严苛一点,但从来都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前一篇:奴郎怨

后一篇:穿越之民国女屌丝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