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B版

坏心灰姑娘

1、

“我的女朋友是舒清宛,我不会娶她之外的任何女人。”

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柏然跪下去悄无声息,雪白的绒毛几乎将他的膝盖淹没。他向祖母表明心迹,态度坚决。

他的女朋友舒清宛是精明干练的女孩子,穿职业套装,垂手候在一旁,紧张接受这个大家族家长的审视。

她不会获得认同。柏家是名门望族,往上无论多少代都是富甲一方的大户。到如今子孙从政从商,根基深厚,门户观念更是根深蒂固。

果然老太太面无表情道:“与朱家的联姻势在必行。六月初八是好日子,你准备做新郎就可以。”

她从头到尾没有看舒清宛一眼。

也难怪,清宛父亲是出租车司机,母亲是环卫工人,这样的家世根本入不了老太太的眼。

回去的路上,柏然埋怨她:“我早说你出的馊主意行不通。老太太听到风声一早将你祖宗十八代摸清楚,就连我都知道你没有一处她看得上。”

清宛笑道:“去你的,朋友一场才替你出谋划策。是谁天天叫嚷无人权无自由?是谁不甘心婚姻变成交易?是谁嫌朱家大小姐端庄又贤淑?”

她和柏然演了一场戏企图改变老太太的心意,可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柏然更加绝望:“那位朱颜大小姐是奇葩。毕业于新娘学校,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种学校。我和她通邮件,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她同我一起摆脱买卖婚姻。她回我八个大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清宛幸灾乐祸:“受过专业训练,保管婚后伺候得你舒舒服服。”

整条街便只听得到柏然的哀号了。

看着窗外迅速后退的建筑,清宛勾起嘴角笑,却是侧着脸,在柏然看不到的角度。

她在巷子口从柏然的车里下来。巷子窄,再往里四个轮子进不去。

“再见。”柏然和她道别。

他永远不知道,每一次,直到他的车子远去,再也看不见,清宛才转身。

她一直在心中丈量他们之间的距离,答案永远是千丈沟壑。

没有路灯,她只能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照明。凹凸不平的地面、随意丢弃的垃圾、臭水沟、乱吠的狗,像照妖镜下的世界,清宛生活在这片区域。

她租在地下室,不足十平方米,冬天似冰窖,夏天如蒸笼。除去床和衣橱,再无其他家具,也容不下其他家具。

柏然曾经想参观她住的地方,考究的意大利皮鞋刚刚踏入巷口就改变了主意。

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含着金汤匙出生,不需要努力便什么都有了。急急钻营如她,奋斗一辈子也得不到那些东西。

清宛接了一盆冷水洗漱,清澈的水面映出残妆的面孔。她告诉自己,绝对不会允许柏然结婚,这个男人是她的。

睡觉前清宛打开笔记本。

邮箱里有来自柏然的新邮件:朱小姐,女子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希望你掌握自己的命运。

柏然从来没有怀疑过朱颜的邮箱地址是否正确。这是清宛千辛万苦打听到的,又怎么会出错呢?

看来柏然一直没有放弃说服朱颜。

但他似乎没有搞清楚,他需要说服的对象不是朱颜,而是他的祖母。强势的老太太一手操控子孙婚姻,若有违逆,杀无赦。

清宛回复: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她已经可以想象柏然读邮件时的表情。老太太喜欢朱颜不要紧,只要柏然不喜欢,以他的性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2、

那将是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即使尚未到来,也已经成为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婚纱镶足九十九颗碎钻,量身定做,世上仅此一件。”

“迎娶车队够开一场豪华车展。”

“司仪是综艺节目主持人。”

统统是羡慕口吻,没有忌妒。因为这两个人无论家世、相貌、学识皆是完美匹配。时尚杂志登出柏然和朱颜的合照,宛如金童玉女。

只有舒清宛知道这是合成照片。

她的脸上浮现出嘲弄的表情。对面的同事替她惋惜:“听说柏家允许观礼,喜金人人有份。可惜清宛你在那之前要调往澳洲公干。”

“是啊,非常不巧。”清宛意味深长。她真的非常期待现场观礼,亲眼见证那场新郎不会出现的婚礼,亲眼看那位傲慢的老太太如何收拾残局。

清宛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无视,那是比轻视更大的侮辱。

六月初八,柏然不负众望,逃婚。

清宛策划逃跑路线,安排资金囤积,选定落脚国家——正是她申请公干的澳洲。

柏朱两家鸡飞狗跳,新闻铺天盖地。

最镇定的是新娘朱颜,奢华婚纱尚未换下,已在媒体面前表明决心:“我会等他回来。”

太平洋彼端的电视机前,舒清宛第一次见到鲜活的朱颜。

象牙塔中的公主,有一张不谙世事的脸,眉宇间找不出一丝生活的烟火。

柏然的视线在屏幕上停留五秒:“比照片中的端庄贤淑讨人喜欢。”

是啊,讨男人的喜欢。临危不乱,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一看即是出身良好的温室花朵。清宛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一般的年纪,已在残酷社会撞得头破血流。柏然曾经形容她是脱缰的野马,难以驯服。

前一篇:暴力女的罗曼史

后一篇:奴郎怨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