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1期A版

村花追夫路

楔子

阿狗哥指着庭中那棵刚长出两根枝丫的小树苗严肃地对我说:“待其亭亭如盖,我做了大侠,便回来娶你为妻。”

可第二天,他就背井离乡,离村闯荡。他走得头也不回,我却看了很久,直到天边的云都被落日烧透,都忘了掉眼泪。

爹气得把宝贝洞箫当成了烟杆子狠狠敲地,发现之后脸上的褶子心疼地皱成一团。

“狗屁的大侠!”

后来皱纹慢慢爬上了爹的脸,他每日对着铜镜哀叹他不再清俊的容颜,教村里的孩子吹洞箫时也心不在焉。我每日都去村里唯一的榕树下听说书人说外面的世界,而我努力浇灌的那棵树,终于在我决定去找阿狗哥的那天,生长得枝叶繁茂,像一朵惊世的云。

1

扬州城很大,白日里喧嚣繁盛,入夜时灯火迷离。来往的姑娘小姐都是清一色的薄纱水袖,飘逸得像是天边的仙子。

我走进客栈,本想问问有没有人听说过阿狗哥,可不是背着刀就是拿着剑的人根本没空理我。他们人手捧着一本没有字的书,像是要把纸张瞪穿。我背的土产行囊太大撞到了路人,他生气地一抬手,我便砰的一声飞了出去,摔了个大马趴。

“哪里来的要饭的,走开走开!”

我揉着屁股坐起来,还没辩驳又听见一个人替我出头:“光天化日欺负良家妇女,当我们捕快都是死的吗?”

推我的人立马没了气焰,点头哈腰地赔不是,脚底抹油似的溜走。

来人挡住了明晃晃的日头,我只能看见红黑相间的布料。他在我面前蹲下,我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他长得唇红齿白,严格说起来他生得比阿狗哥还要好看几分。老实说阿狗哥走了之后,除了爹我没和几个成年男人打过交道,此刻他离我近得很,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认真地打量着我。我局促地向后缩了缩,顺便用脏兮兮的手抹抹脸,以免被他发现此刻红得诡异的脸颊。

“这些人越来越没规矩了,就算碰上了叫花子也不能这么凶,是吧。”他喃喃自语,从怀里掏出一锭碎银子给我,“拿去买吃的吧。”

方才的好感登时烟消云散。我怒:“我不是叫花子!”

他惊异地瞪着我:“你的衣服看上去比他们的破烂多了。”

废话,我跋山涉水刚从村里出来,身上又没有银两,到哪里去买好看的衣服。

“我是来找人的!”

“找什么人?我叫阿歌,是扬州城里的捕快。”他干脆在我身边坐下,不理会干净的衣角一下子染上了尘埃。

爹说捕快吃衙门饭的,都是好人。我便把阿狗哥的事通通和他说了,只是叫他阿歌时别扭极了,总感觉被占了便宜。

“千里寻夫,真是感人肺腑。”他忽然直起身子,“跟我走吧。”

我下意识地用行囊挡在身前,警惕地瞪着他。他作势朝我的胸前探出双手,我尖叫,却觉得怀中一轻,原来他把我的行囊接过,抱在自己怀里。他看着我,脸上的笑意更甚。

“姑娘,我也是万花丛中过的人,还不至于饥渴至此。你先随我回家,我慢慢帮你找人。”

他说完潇洒转身,大概想帅气地扬长而去,可手中的包裹让他身形一沉,狼狈地打了个趔趄。

我大声笑了出来。包袱里是今年的收成,花生、玉米、冬枣应有尽有,他实在太小看庄稼人的实诚。

路上我问他客栈里的那些人为什么那么凶,他告诉我下任武林盟主一直悬而未决,现任盟主云若情便将一本无字的遗世天书广印派发,并说能解出秘籍奥妙的,便是下任盟主。江湖上那些人为了争这个位置,都快要把脑袋争破了。

我哼了一声:“你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大方的人吗?肯把武林绝学都拿出来分享?”

“谁知道呢。”他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2

无论如何,阿歌还是收留了我,让我暂住他家。

他利用职务之便帮我打听阿狗哥的踪迹,只可惜找了许久都没有消息。我闲来无事就和巷口的张大妈聊天,她对我和阿狗哥的故事十分唏嘘,很快向她的菜友们传播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十年前你骑白马我弄青梅,谁料苍天捉弄你我被迫天各一方。如今阿花我已亭亭玉立,我的阿狗哥啊你在何方。

第二天各种慕名上门求亲的人几乎快要把阿歌家的门槛踩破,难得旬假在家的阿歌被挤得贴在门上。我干脆躲进茅厕,捂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外面乒乒乓乓直到暮色低垂才消停下来,我蹲得脚都快麻了,听见阿歌在外面敲了敲木门。

“要纸吗?”

我拉开一条门缝,确定他神色如常不会杀掉我才悻悻地钻出来。

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如了好几个时辰的厕都不要纸,阿花姑娘果然豪爽。”

我十分感动他对破坏了他十天一次旬假的我的包容,动情地握住了他的手:“阿歌,我明天就去和张大妈聊聊,让她给这样善解人意的你说门亲事!”

在阿歌拔出他的佩刀之前,我飞似的逃离现场。等我藏在柱子后面,再偷偷看他时,发现他还站在茅厕旁边,无可奈何地笑。

我气喘吁吁地平复着呼吸,顺便给莫名发烫的脸颊扇了扇风。

入夜,我正梦见阿狗哥带着千军万马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他单膝跪在我的面前,深情款款地对我说:“阿花,我……”

结果一声惊叫传来——

“又死人了!”

我杀气腾腾地冲出房间,想把门外破坏我美梦的人揪出来往死里揍一顿,眼前却多出一个白花花赤条条的影子。我捂着眼睛大叫,阿歌很尴尬地在墙角缩成一团,用水瓢遮住最关键部位。

我忍不住偷瞄几眼,他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出来,肌肉很结实,没有一丝赘肉。

门还在砰砰作响,外面有人喊:“阿歌你快点!客栈死人了!”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