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12期A版

二货皇后

一、

我是皇后,俗称皇帝他大老婆。

稍微懂点国史的人都知道我大楚最近这几代皇后皆出自涂钦家,乃涂钦一族血统纯正的嫡亲女。说起这宰相涂钦裕家,真是权倾朝野富可敌国尽人皆知。

于是,我顺利地通过海选初选复选精挑细选,最后顺利地被册封为皇后,母仪天下。

犹记新婚之夜墨寰轩亲手掀开我盖头,含情脉脉地望我,口中却道:“朕不想娶你,朕想要的女人是苌青。”

我表面平静,内心翻腾。

说到苌青,过去十年她是我的隐卫兼替身,知道她存在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这位深宫仁兄是何时何地看上她的?莫非是那次公主寿宴,苌青假扮我入宫那回?我当时去哪儿来着?好像在妓院鬼混……

所以,墨寰轩愿意娶我,是因为我和苌青长得像?

娘亲说得好,男人就是贱,贱人就是矫情,渴望一个女人,就先找个替身来求安慰求刺激求各种!

爹知道,会哭的。

二、

和墨寰轩第一次见面我做了皇后,三个月后第二次相见,我做了孩子他娘。

太医三指按住我手腕,眉头皱皱松松,最后整张老脸忽然焕发,扑通一下跪在墨寰轩跟前,激动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从脉象看皇后娘娘此胎应是个皇子!”

“皇子?”

“臣绝不敢妄断!”

墨寰轩始终一言不发,眼神怪里怪气的,直到门外有太监通报,说姜国有位亲王来了,他这才起身,临走前不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显然,正宫嫡子母凭子贵,削弱涂钦一族的希望更渺茫了。

皇后娘娘怀了皇子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前朝后宫,端妃彻底毛了。这个端妃,仗着个从一品的将军老爹,骄纵跋扈人人嫌恶,一直对我这个后位垂涎欲滴。

我看了眼端妃派人送来的补药,起身去外头透气。一路上贴身宫女红露都在和我说这几日皇上大肆款待的姜国亲王,亲王还带来了一位公主,据说是姜国皇帝唯一的宝贝女儿,美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重点是公主此番前来是为了联姻。

我不感兴趣地哦了一声。红露很焦急,把各种猜想利弊未来形式一一分析,我充耳不闻地朝眼前凉亭奔去,她在后头边追边喊。我已经坐下大吃大喝起来,好精致的点心好爽口的水果!哎,当皇后最大的福利就是有一种可以走到哪儿吃到哪儿的霸气!

“禹谟王到!”

太监话刚落,我满口的葡萄全喷了出来,旋即一双白鞋停在满地残渣前。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男人,干巴巴扯出一个笑容,对方微微弓身:“皇后娘娘。”

我慌忙一抹嘴:“皇叔好,皇叔好……”

墨苍禹面无表情点点头。说起这位皇叔,和先皇乃同母所出,当年可是继位的热门人选。财大势大无所不能就不说了,性格怪癖行为乖张也不说了,至于私生活方面我更加不想说。

这还是我进宫之后头回见到墨苍禹,半年过去他也没变多少,长相是成熟了点,表情是装逼了点,不过配上这一身贵气的朝服,真让人不得不联想起四个字:衣冠禽兽……

我干咳两声,正想问墨苍禹为何进宫,突听太监高声道:“姜国咏容公主到!”

姜国公主?我看了红露一眼,她俯身下来给我倒茶,用唇语快速道:“皇上约公主在此赏花,禹谟王作陪。”

话刚落一窈窕女子款款而来,我还没看清她模样太监便上前道:“禀王爷,皇上此刻在御书房处理急务无法抽身,皇上请王爷好好款待公主。”说完,那太监又看向我,“皇后娘娘,此处风大甚凉,您有孕在身,奴才送娘娘回宫歇息如何?”

我一声不吭,直到咏容公主走进凉亭我才开口:“正因为皇上有事特令本宫前来作陪,公主远道而来,皇叔也难得入宫,本宫岂能怠慢二位?”

那太监的脸,瞬间僵硬了。

这皇上不是摆明了在给墨苍禹和公主创造机会嘛,看来联姻这个事是真的。只不过这么如花似玉的公主他不要却塞给自己叔叔,未免也太大方了点。

这段时日我想了又想,一国之君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除非墨寰轩不想强逼。毕竟依苌青的性子,要一个会睡无数女人的男人去睡她,后果简直不堪设想!由此看来,墨寰轩对苌青是认真的。

我看那公主一眼,对墨苍禹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忽然之间顿悟了。

原来,吸引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一直得不到,倒贴上去的,大多不幸福,比如我这样。

三、

次日,我经过御书房后窗,无意间听到了杯子砸地的响声。

我好奇地凑近听了听,房中安静半天,良久才听见墨寰轩和太监的说话声。

“朕再问你一遍,昨日皇后到底对咏容公主说了什么?”

“其……其实皇后娘娘也没说什么,就是公主说出门多日甚是想念父王母后,娘娘说日后嫁到大楚来一辈子也别想见父母,还说万一两国成敌她就会被砍头,又说禹谟王王府里美女如云,说我们和姜国不一样,丈夫要是过世正妻是要殉葬的,不然就……”

“说。”

“就要去给其他弟兄做妾室。说反正禹谟王兄弟很多,虽然老了点丑了点但个个都很勇猛……”那太监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突然又大声来了一句,“其实也不一定是因为皇后娘娘……”

“够了!”

接着,房中一片死寂。

回想昨日种种,我觉得没说错什么。姜楚两国路途遥远哪能经常见爹娘的,日后两国要是打仗谁能保证一定能活命?至于殉葬嘛,你想去死又没人反对。

我撇撇嘴往后退,一不小心踩到裙角就要摔倒,却被人从背后一把接住。我回头一看,竟是墨苍禹。

他将我扶正,还没松手我便受惊地跳开:“你……你……”

墨苍禹大概知道我要说什么:“皇上今日召见微臣,想必是为了咏容公主不辞而别之事。”

前一篇:网游之你擒我愿

后一篇:不靠谱化妆师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