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11期B版

重度深情

【不过是一场戏,你又何须太认真】

沈清打来电话的时候,林念正趴在厕所的格子间里吐得昏天暗地。

“你喝酒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冷清,林念甚至可以想象他皱起眉头的模样。

她倚着隔板叹气:“我正加班呢。”

沈清在那头冷笑:“哦?看来我得亲自去接林小姐下班。”

口齿清晰地报上了地址,便挂断了电话。林念捧着清水洗了把脸,镜子里映出的脸上有无法掩盖的疲惫。

林念回到席上的时候沈清正好走入包间,她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才十分钟,来得挺快。

原本喝得热火朝天的人顿时都静了下来,坐在林念隔壁的胖子率先反应过来:“哎呀,清少,来来,坐。”

沈清整了整袖口,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我正好路过。”

林念暗地里翻了翻白眼,心想你这路过还真是凑巧。正诽腹着,身边的位子已经让人占了去。沈清俊朗的眉目就在眼前:“今天这么高兴,我做东。”

几个老狐狸对视一眼,眼看着沈清已经倾向了林念那边,笑着挡下跟她敬酒的人。明眼人就都明白了,清少这是来要人的。

几杯酒下来,林念磨了三个月的合同已经签好放在了包里。

被沈清拉出饭店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没心没肺地笑着:“看不出,咱清少可真能耐。”

沈清懒得跟她多话,抓过来便吻了下去,恶狠狠地咬她的唇:“你那天天应酬喝酒的破工作,赶紧给我辞了。”

林念摸了摸微疼的唇:“辞了你养我?”

沈清挑眉:“我难道养不起你?”

林念没心没肺的笑就垮了下去,她附在沈清耳边,她的声音还是清灵的,听在耳中却像是一盆硫酸,泼了他满心的窟窿。

她说:“省省吧沈清,你要养我,我还不稀罕。”

她满意地看着沈清好看的眉拢成川字,他的笑已经冷了下去:“林念,你把我对你的好都糟蹋完了。”

林念抬起头看他,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笑容却是妩媚:“我们不过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清少早就知道的不是?你又何须太认真?”

她拦下一辆计程车,没有回头看他。她不是不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她想,他清楚得很她故意约了他又爽约,为的就是包里的那一纸合同。

但她一句话,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赶来,谈笑间就帮她拿下了合约,那是她几个月的生计来源。

林念把头靠在车窗上,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辆路虎紧紧跟着,她忍不住想笑。这个男人,她明明已经摆明了态度,利用他,冷落他,他还是死心塌地。嗤,看,她把名动Z城的青年才俊吃得死死的。

车子在她家楼下停下来,她刚下车,就看见沈清气急败坏地朝她走来:“林念!你的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林念盯着他不说话,半晌他的气势又软了下去,声音低低的:“今天是我生日,你就不能给我点好脸色看吗?”

林念撇过头叹了口气:“沈清,你要我,不过就是图个新鲜,不要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沈清的脸顿时寒得跟冰一样:“我是认真的。”

林念被他气得笑出声来:“你明知道你不可能娶我,谈什么认真?”

说完,撇下愣在当场的他径自上楼去。

电梯的指示灯往上蹿着,她疲惫地靠在墙上,她的心不是被狗吃了,只是爱情于她是奢侈品,她觉得爱情什么的,还不如钱来得可靠。

【即使结局无法圆满,起码回忆做补】

沈清很久没来找林念,她穿梭于各种饭局,也鲜少看见他的身影,也许是她的一席话终于气跑了他。林念手里捏着一块男装表反复摩挲。她是给他买了生日礼物的,却总不能好好跟他说话,一旦针锋相对,就什么都抛在了脑后。

老总的秘书过来敲她的桌子:“有个重要的客户过来了,老总点名让你去招待。”

林念拍拍脸振奋了下精神,爱情终归是靠不住的,还是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好了。

推开会议厅的大门,一眼就看到那个众星拱月般坐在主位的人,几个月没见他,依旧衣冠楚楚,只是看起来似乎消瘦了些。

沈清抬眼看见了那穿着职业装的人,站起来风度翩翩地跟她握手:“你好啊,林小姐。”

林念不知他唱的是哪一出,也陪着他演:“你好,沈先生。”

林念假装没有看见老总的眼神暗示,公事公办地摊开助理递过来的计划书:“那我们开始吧。”

沈清不可置否地挑挑眉,将他打算和林念公司合作的方案说得清楚。林念暗自惊叹,到底是世代经商的公子哥儿,即使游手好闲了半辈子,正经地谈起生意来也是有模有样。

“林小姐?你有什么意见吗?”沈清召回神游太虚的林念,林念不自在地咳嗽几声,开着会发呆,倒是她不专业了。

沈清挑着眉看了她一眼:“如果没意见今天就先到这儿了。”

看着他起身离开,林念更加不解,要她相信沈清特地为了个小小的合作案纡尊降贵亲自来他们公司开会,她是怎么也不信的。

沈清走到门口,顿了下又回过头来,也不顾别人的目光,开口就问:“不知道林小姐今晚有没有空,赏脸一起吃顿晚饭?”

林念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心想总算提到正题了。

在一旁侍候得胆战心惊的老总忙不迭地替她答应下来:“行行行,没问题,她一定准时到。林念,送送沈先生。”

前一篇:悍妻如此多娇

后一篇:护草危情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