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10期A版

风流钢琴师

01.

连绵的雨幕又细又密,远远只能看见一盏昏黄的路灯照亮了楼前的一角。但也正因着那一点光亮,陈楚然发觉屋子前面的台阶上蹲了一个女孩子。

有些过于瘦弱的身躯,在这样雨气湿冷的情境下,显得特别楚楚可怜。

“又一个被小墨祸害的可怜虫啊。”一旁的蒋洛刚从车上下来,面上带了几分戏谑,但很快他又停了步子,“这么看起来,小墨应该不在。”

他说的小墨是陈楚然的的宝贝儿子陈墨,就在这附近的音乐学院修习钢琴,他天生是昂着头走路,长相漂亮的妖精,又喜欢在外面四处寻欢作乐,身边从不缺仰慕者的追随,不知祸害了多少单纯无知的少女。

陈楚然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刚过十一点。这么恶劣的天气还这样固执地守在门口,恐怕真如蒋洛所说。

走得近了才看清,那少女抱膝蹲在门口,昏沉沉的好像睡着了。发尖还滴着雨水,白色的T恤湿了大半边。长睫轻覆,鼻息微弱,苍白得有些骇人的面,只有脸颊有不自然的红晕。是个极为清秀漂亮的少女,病恹恹的样子实在惹人怜惜。

陈楚然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真是发烧了。

将手中的伞丢给一旁的蒋洛,他弯下腰将地上的少女抱了起来。她身体很轻,发出一个迷糊不清的哼唧声,便自然地靠上了陈楚然的怀抱,看来是昏睡过去人事不知。

“喂!不是吧!”蒋洛不情愿地给他们打着伞,一路嘟囔着,“楚然,路边的小孩子你也要下手,你真的有恋童癖啊……”

“闭嘴。”陈楚然皱眉。

“万一有什么麻烦……”

“把车门打开。”干净利落,直接打断了蒋洛一肚子没说出口的话。

他极为小心地将少女放入后座,又扯了毯子盖好,略微思索了一下,已经这么晚,好在这个少女看来只是普通的着凉……想着就从蒋洛手里拿回了自己的伞:“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陈楚然!你萝莉控啊你!”

“这路口打车方便。”他不再多言,转身上了车。

懒得去管蒋洛在路边咆哮,不用听也知道他在骂些什么。变态的浑蛋?禽兽?其实,他只是见到这少女,不可避免地让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往事。那时钢琴课上到太晚,也有人坐在门外的台阶上等他。就像这个淋了大半夜的雨的孩子一样,固执得有些任性。

果真还是小孩子啊,他忍不住轻笑。他没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露出这样温柔的笑容了。而后车座的少女却在迷迷糊糊之中呢喃着什么。

“陈……陈墨……”

等她醒来已经是后半夜,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好不容易才看清楚此刻的情境。自己似乎躺在一个既柔软又温暖的被窝里,但眼前的这一切都陌生得很。

身上的衣服被人换掉了,被换上了一套小女生所喜欢的粉红色小熊图案的棉布睡衣。

门在这时被打开,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

眼神深邃幽暗,但他保养得极好,容姿俱佳,穿着既有涵养又十分得体。岁月并未给他带来过多的风霜和倦容,反倒是增添了不少成熟男人的魅力。

“你醒了?”他露出和善的微笑,“我是陈墨的父亲,他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先向你道歉……”

那架势,似乎以为她是被陈墨抛弃的单纯少女。

“是啊,你儿子魅力大,但……”她言辞犀利,语气里暗含着嘲讽,“也不是什么人都得跪拜在他脚下给他舔鞋底的。”

这话既粗俗又难听,陈楚然想象不到,面前这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小女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看起来既苍白又柔弱,好像个时刻需要人保护的小白兔。不……应当说,此刻的她更像一只亮出尖刺,全面对敌的刺猬。

陈楚然无奈地笑了笑:“抱歉,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

“我的衣服呢?”她似乎一点都不知道礼节,神色极为清冷,“我得回去了。”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从那暖烘烘的被子里跳下地来,光着纤细白皙的双足踩在地板上。

陈楚然觉得自己喉头一紧。

已经是深夜了。

但女孩冷淡地拒绝了陈楚然送她回家的好意,换了自己半干的衣服便匆匆走出了陈家的大铁门,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停了一下轻声嘀咕了一句:“我的衣服是你……”

“嗯?”陈楚然有点没反应过来。

“算了……麻烦你告诉陈墨,如果他还想通过考核,就请他抽出一点时间来和我练琴。谢谢。”说完这句,她急匆匆的背影没入黑夜。

02.

南方音乐学院是全国最富盛名的高级学府,陈楚然也曾是这里的学生。

所以他当然知道,一个月之后便是每年一次的大型会考,所有学生都要通过各项考核来决定下一年是否还有资格在这里继续学习深造,这是非常重要的考核。

但很显然,那个整日吊儿郎当的儿子陈墨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陈楚然只得抽了点空,亲自去一趟学院。这次仍是他的师弟蒋洛陪他一起,只是找到练习教室的时候,黑色的三角钢琴前并没有陈墨的身影。陈楚然刚转身打算走,却突然听见教室的另一角传来一阵琴声。

是小提琴。

轻柔欢快的声音,很能显示出拉琴的人技巧娴熟,将一曲经典的《爱的礼赞》拉得很好听。只是孤孤单单,总显得有些寂寞了。毕竟这是一曲有名的小提琴钢琴合奏曲。

陈楚然突然来了兴致,朝蒋洛使了个眼色,悄声走进教室在那座钢琴前坐下,手指翻飞,很快融入到那美好的乐曲声中去。

对于这突兀的闯入者,小提琴只是稍稍滞了下,很快又跟上了旋律。

前一篇:郎心叵测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